第204章 同情沙僧

回到自己的沧澜河,李乘风闭上眼睛开始思考了起来。

时空之石一听就知道了,这其中蕴含着时间还有空间的力量也就是说往往去时空之力浓郁的地方,能找到他的可能性比较大,而如果说三阶这种已知的至少是在李乘风心中时空之力最浓郁的地方,可不就是他的老巢吗?

“……等等,该不会时空之石真的在沧澜河吧还是说时空之石,我能在系统进行兑换?”

李乘风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之所以会有这样大胆的猜测以前对于他身上的系统有关,可以说他今天之所以能出现在这个地方,就跟所谓的是控制力脱不了干系,如果说谁跟时空之力的关系最大,那绝对就是他了。

“有这个可能,我得详细咨询一下。”

李乘风舔了舔嘴唇,然后召唤出了许久没有动静的系统。

“叮,宿主,时空之石是极为特殊,还有稀有的物品,如果宿主希望得到的话,系统可以为你开后门。”

经过了一下验证之后,李乘风得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结果,系统居然真的可以弄出来,佛祖梦寐以求都想得到的时空之石。

“那还愣着干什么,那赶紧给我弄一颗出来。”

“宿主,你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想得到失控就是,必须得有宿主身上的东西来兑换,累计三花聚顶一朵花的功德即可兑换一颗时空之石。”

李乘风听到系统狮子大开口,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

“你说什么必须得累积一朵花的功德,才能兑换一颗?”

开什么玩笑不知道说了多少苦超度了那么多的恶鬼好不容易一朵花的功德最后也在后头,娘娘那里开了后门。

可谁曾想到头来想要在系统这里得到是控制室,居然也需要大量的功德,如果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记得把那些功德交给后土娘娘了。

“……我以为系统是超然物外,不属于这个设计的东西,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系统想要,我的功德绝对不是平白无故的,这说明得到大量的功德对它也有好处。”

李乘风又不是傻子,功德这个东西玄而又玄,不仅仅后土娘娘能对他感兴趣,系统更是只需要功德,这足以证明功德这玩意儿的重要性。

可是偏偏功德的获得极为的困难,政治条件可以用苛刻来形容李乘风,实在没有把握能在短时间内弄到这么多的功德。

“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能得到兑换的方法就已经够让我惊喜的了,功德的事情慢慢来,总有一天我会得到时空之石的。”

确定了方法之后,李乘风之后也就在这方面表现的开始热忱了起来。

他开始四处打听火的功德的方法,但是最后却得到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没有捷径任何一种功德的获取途径,都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还有精力长时间的磨练。

就像他之前在地狱所做的那一种事情一样。并且功德这东西是稀缺货,其实这个世界上实力接近圣人的人有一大把,但是为何圣人偏偏只有六个呢?原因就是累计突破圣人所需要的功德,实在是太费劲了。

如同地藏王菩萨那样,不知道已经累积了多少功德了,但是始终达不到突破到三花聚顶的最后的那一个苛刻条件。

三花聚顶不仅仅是一种数量上的变化,更是质量上的变化,达不到最后的条件,你的功德积累的再多,也始终只有两朵花的程度。

“罢了,这件事先往后放一放,如果没记错的话,从黄风岭离开之后,他们就要去流沙河了吧。”

李乘风想到了,现在一个人孤苦伶仃待在流沙河的沙僧,他当初怎么说也是天上的卷帘大叫,说白了就是异地的保镖,仅仅只是因为打死了一个琉璃盏就被贬下界了。

要知道他可是在玉帝身边鞠躬尽瘁,一丝不苟,为玉帝服务了十万年,可是玉帝却容不得他有一丝的差错。

“唉,真是个苦命人呀,我必须救他脱离苦海疯子以后取经的事情完成之后,他也只能落上一个罗汉的名号,还不如卷帘大将呢。”

罗汉也算是佛门的一种地位,排序的称呼。比起一般的僧人肯定高了许多,可是跟菩萨佛祖之流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做苦工的份儿,其实以沙僧的性格好像确实适合当个罗汉,但是李乘风知道他已经够惨了,不想他继续惨下去。

“老朋友,我来看你了,五百年过去了,你看还认识我!”

来到了流沙和上空之后,男主就把自己身上的气势散发了出去,不一会儿流沙河中一道漩涡升起一个满头红发,脖子上带着十个人头穿成的骷髅项链,面目可憎的怪物就从河中冲了上来。

看到沙僧这个样子,李乘风愣了一下。想当初老实巴交吃苦耐劳的卷帘大将,现在居然也变成了这副鬼样子,果然一个人的经历足以彻底改变一个人的性格。

“居然是你李乘风,我当初,悔不当初没有听你的话!我要是早点听你的,在蟠桃盛会上护好那一只琉璃盏,或许现在就不会是这样了。”

尽管五百年过去了,可是那件事情却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让沙僧心中非常的痛苦。

“唉,事事难预料看起来你还没明白事情的关键事情不出现在那只琉璃盏上面,你今天能因为打死了一只琉璃战就被驱逐,下界明天也会因为一些其他的破烂理由把你赶下来,你懂了吗?”

上次还是不懂或者说他还没有看透,总以为只要做好了事情他就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但实际上若是有人有心想要搞你,你做的再好都没用,毕竟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把一切事情都做到完美。

要是他想搞你的话,鸡蛋里也能挑骨头,所以关键点不是你做事情做的好不好,而是你要搞清楚背后的人为什么要这么搞你。

“算了,跟你说这些估计你也听不进去,那我们就说点正事吧,你在这里待了五百年,感想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