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异次元的钟摆

龙悦额头流下一丝冷汗,这个点了,会是谁来这里?异能者天生的警惕心理让龙悦不得不选择隐藏。

龙悦立马回到病床,乖乖躺好,可是却忘了关灯。

糟了!

门开了,只见张楚岚提着一袋水果走了进来。看着灯火通明的病房,明白龙悦已经醒过来了。

张楚岚搬了条凳子在龙悦床边坐下,看着还在装睡的龙悦,不由得拍了拍龙悦的肩。

“好了,知道你没睡。”

龙悦睁开眼,转过身,他总觉得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

紧接着张楚岚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塞到了龙悦手里。

“这是组织的一点心意,叫你去剿灭运输船毒匪的事确实是考虑不周………”

龙悦这才想起来,这是前年发生的事。自己和严冰辰因为组织上的战术决策失误,而闯入了敌方的包围圈,使得自己受了重伤。要不是严冰辰救了自己,只怕自己已是一具死尸。

“今天是什么时候?”

“十二月三十一号啊,怎么了?”

张楚岚把手贴了上来,还以为龙悦因为发烧给烧傻了。

“我去阿拉斯加的时候,也是十二月三十一号……”

龙悦有些手足无措,他突然想起来方斥的那句话:“你会被困在一个人特殊的日子……”

难道,难道,自己会被困在十二月三十一号这一天吗?

“你在嘀咕什么?神神叨叨的………”

龙悦晃了晃脑袋,看了看自己的手表。

“晚上十点了,还有两个小时就是明天了……”

龙悦心里咯噔一下,也许自己想的没错……

“你先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张楚岚脸上有些担忧,但还是点点头,起身离开了病房。

看着床头柜上的水果,龙悦只觉得有些伤神。那天晚上发生的事,绝对不是幻觉……

“当然不是幻觉了。”

方斥冰冷的声音再次从龙悦的心底响起,这让龙悦浑身一激灵,但也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你在哪?”

龙悦正纳闷,突然一股黑烟从龙悦的七窍里释放出来,慢慢地在地上凝结成一团黑色云雾。紧接着,云雾慢慢化成了一只紫黑色猎豹的样子,看样子这便是方斥了。

“你怎么……从我眼睛,还有耳朵,鼻子里出来了……”

龙悦喘着粗气,刚刚发生的一切让他有些心有余悸,他还以为自己被点着了呢。

“我寄生在你身上,当然得从你身体里出来了。”

方斥舔了舔自己的爪子,散发出一种王者的气息………

“我现在知道诅咒是什么了。”

方斥回忆起记忆里的那张卷轴,那张记载着传说十大神器的卷轴。

“是什么?”

龙悦咽了咽口水,那诅咒究竟是什么………

“从现在开始,你的每一天都是十二月三十一号,只是是你生命中的哪一年,那就不得而知了……”

听到方斥说完,龙悦整个人瘫坐了下来,怎么会这样……

“或许,你把咒芒六刃全部掌握了,这个诅咒就不攻自破了………”

龙悦点点头,现在他也只能相信方斥了。

方斥朝地上踏了踏,爆•又漂浮在了龙悦面前。看着面前绽放出紫色光芒的名刀,龙悦伸出了自己颤抖的手,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我现在给你制造一个隔绝空间,在这里面你可以尽情的练习。”

方斥说完,身上围着地黑色云翳褪了下来,渐渐包围住龙悦,让龙悦看上去就像一座黑色雕像。但慢慢的,二者开始消失不见……

在幻境里,龙悦来到一座悬崖边,而身后则是满天废物的狂沙,远处耸立着许多座金字塔。

“这里是埃及吗……”

方斥从幻境外冲了进来,看了看四周后点头道:“这里就是埃及,而幻•的作用其中之一就是让人见到自己最初的样子………”

“最初的样子………”

龙悦喃喃着,在黄沙飞舞的缝隙中,龙悦看见了远处走来一个模糊的身影,他总觉得对面的人好熟悉,就连身上的气息都跟自己很像………

“那是自己吗………”

龙悦手里的刀发出耀眼的紫光,像是产生了共鸣一般。龙悦感受到了手里名刀所传来的躁动,拿起手中的爆•朝身影挥动而去………

强大的爆炸声在远方响起来,但是远方人的身影却没有丝毫撼动。

“你到底是谁………”

站在龙悦身旁的方斥也眯了眯双眼,黄沙中的人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和一千年前的那位一模一样………

“住手!”

方斥一把喝住龙悦,也是怕误杀了黄沙中的人。

龙悦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而这黄沙幻境也如镜子碎裂般瓦解的一干二净……

方斥和龙悦同时喘着粗气,刚刚的场景似乎对他们都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幻•的作用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总觉得站在对面的就是我自己,可为什么我打不倒他?”

方斥摇了摇头,选择了回避:“我不知道……”

医院里的时钟被敲响,龙悦抬头看向钟表,十二点了……

龙悦闭上眼睛,在睁开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科研所。

“这是怎么回事!”

龙悦回过神来,看着自己手里的爆•一时出了神。

就在这时,一双手搭上了龙悦的肩膀。

“臭小子,快过来帮忙。”

龙悦回过头,才发现是贾老。

“贾老,您………”

龙悦话还没说完就被贾赫一把拖到实验室里去了,看着墙头负责记录时间的钟表。龙悦心里瞬间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龙悦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地笑,而钟表上显示的正是十二月三十一号………

方斥在暗处看着这一切,心里也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可是你不知道的是,你改变不了一切………”

方斥迈着矫健的步子朝实验室里走去,实验桌子上放着的四个金属方块引起了它的兴趣。

“这个东西,好像在哪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