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马家动静

陆吾就在院落之中,修炼先天神魔功。

同时尝试沟通弑神珠。

就连陆吾也都没有想到,弑神珠竟然能够被自己给炼化。

并且一同的重生在此。

对于弑神珠的力量,陆吾也非常清楚。

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弑神珠当中的弑神界。

能够将瞬间将周围的力量转化,形成一个独立的世界。

在弑神界内,以当年陆吾巅峰的实力,也仅仅能够维持不足五成的实力,被彻底的压制。

还好人族的金仙,都比较废。

否则的话,单凭弑神珠的力量,就足以横扫三界了。

前世陆吾虽然将弑神珠给抢夺过来。

但是想要将之炼化,经过数千年的研究,也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最终也只能够等着命劫的到来。

借助命劫之力,将弑神珠给摧毁。

没想到出了个乱子,重生修仙界,并且还意外的将弑神珠给炼化。

“弑神珠,能够吸收他人精气,转化成为我的弑神真气。”

“能够成为载体,让我释放更加强大的神通。”

“本身也能作为法宝,进行攻击。”

第一点很好理解。

第二点对于他人来说没有什么用处,但是对于陆吾来说,可是有着大用,关键的时候,可以让自己手底下的魔族,完全的献祭自身的力量。

同时陆吾可以借助弑神珠的力量,作为自身力量储存的延伸,一次性的施展出强大的神通。

而不是慢慢的炼化。

第三个用处,本身也早就印证了。

乾羊就尝试过。

那等滋味,显然不好受。

乾羊和晨风两人都在修炼。

乾羊之前的大战,受到了不轻的伤势,尚未将伤势给恢复,对方元婴期修士的实力,的确是厉害的很。

所以乾羊被打了一次之后,就老实了,要是当时陆吾在来一下的话,乾羊也不可能在恢复过来。

就算是恢复能力再强,也都没有那个能力了。

此外就是弑神珠之中,被封印的灵魂世界。

穷奇尚且被困在其中。

倒是陆吾也感应了一番,发现穷奇的力量并未减弱,如果是每天都变得更加虚弱一点的话,陆吾也就要早点做准备了。

但发现并没有那种情况出现。

也就放心了一些,至少不会有更多的问题出现。

还有足够的时间,提升自己的实力。

等那个马家,将一些年份充足的药材给弄来的时候,也就方便了。

如今陆吾的修为,也已经达到了筑基五层。

炼化了乾羊的本命魔气。

之后的力量还会再相对的提升一些。

在速度上,算是非常快的。

同时还有一个方法。

那就是斩杀更加强大的武者。

多杀几个武道宗师,几个武王境界的,那么陆吾的修为,也必定是蹭蹭蹭的往上提升。

弑神珠必定还有更多的力量,唯有等陆吾的实力提升之后,才能够施展的出。

楚月也没有闲着,陆吾交代给了她一个任务,就是收集一下春来郡城附近,出现的一些强大妖物的情况。

这个任务对于楚月来说,也是非常的简单和兴奋的,一来,陆吾的年纪不曾超过二十五岁。

二来,陆吾的实力如此强大,随意的斩杀几只,就能够让楚月保住自己的名声和成绩。

之后在祭祀大典上,也能够挺起胸膛。

虽然不一定要夺得第一名,获得最好的成绩,也只需要不是太差,就都有机会,获得修炼资源的加持。

唯有修炼,才能有机会,更好的摆脱自己的命运。

要不然的话,身为长公主,最为常见的命运,就是和他国联姻。

马家。

当马未央的消息传到马家的时候。

整个马家高层都炸锅了!

究竟马未央是做了什么事情,竟然让长公主如此的生气,将马未央给直接弄成了废物。

相当于是直接废掉了他们马家小半个未来。

毕竟大部分的资源,都是倾注在了马未央的身上,到头来竟然是血本无归的下场。

如何能够接受这样的结果。

“区区一个长公主,也敢将我马家的少家主给废了?我必定要废了这个臭丫头。”

马家的家主,马藤大怒不已,一拍桌子,众人也都噤若寒蝉,毕竟马未央是他的亲生儿子,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受到打击最大的,便是马藤。

他马藤辛辛苦苦培养的孩子,居然被废了。

已经派人将望月轩外的断手断脚给捡了回来,用厚厚的冰层,将这手脚给冰封住,在伤口的地方,也用草药进行保养。

说不定之后还能够接回去。

至少也需要试一试。

“家主息怒,其中的情况,我等也暂时不清楚,长公主还是动不得的,最近刚刚出现三皇子被大妖所杀的事情,若是在此刻,冒犯了长公主,皇室方面,必定会震怒。”

马家的大长老连忙前来劝说。

在场的这么多人,也只有大长老的辈分足够,敢在这个时候现身出来,劝说一下处于暴怒之中的马藤。

“难道我马家,就任由这个疯丫头欺辱!?未央的命,难道就值不了她区区一个疯丫头。”

马藤虽然暴怒,但显然也冷静了下来。

现在的形势,若是再死一个长公主,或者长公主这边出现什么问题。

虽然一切依法处置。

但是马家绝对不可能好过,很有可能就在这一场风暴之中,被卷的丝毫不剩,一切都直接化为乌有。

所以每走一步都极为重要。

不能够掉以轻心。

“家主稍安勿躁,此事,可以先通知一下虎王,此外,当务之急,也是先要将少家主给接回来,再请城内的薛神医出手,看能不能将这断肢从新的接回去。”

大长老还是非常睿智。

其余的长老们也都纷纷点头。

“是啊,这事情才是首要。”

“也许薛神医有办法呢。”

“先将少家主给接回来,若是在望月轩之中出事了,可就不好了。”

一名年轻的长老说道。

忽然马藤的目光就瞪了过来。

“你说什么,你这是在诅咒我儿子吗!”

马藤一拍桌子,正愁满肚子的脾气没有地方发,你小子还故意的在这里说风凉话,看他不出手弄死你。

“不是的家主,我不是那个意思!”

“来人,将他给我带下去,关禁闭两个月,谁都不予许求情!”

“马盛,你速速想办法联系虎王,让他务必赶来,同时将消息告诉郡守。”

“大长老,你立刻去家族宝库之中,取几株灵药来,随我一起去一趟望月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