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自寻死路

春来郡城,本身也是天阳王朝的险要之地。

天阳府设立在此,一来为了保证安全,二来也是为了监督本郡郡守,起到一个监管的作用。

白雾真人之前正在闭关修炼。

也是因为忽然感应到了,那白无夜释放出来的动静,搬山术的动静太过庞大,所以也不得以被惊醒。

等到现身的时候。

就已经是刚才了,正好看见郭雄云堵住陆吾的情景,但是郭雄云并未与陆吾交锋,而是在看见陆吾杀人之后,就这样坦然的离去。

“郡守大人,为何纵容行凶者离去?”

白雾真人开口质问。

身后也有一众天阳府的高手。

天阳府算是天阳王朝所扶持的修仙组织。

所以在天阳府这些人的眼中,都是高人一等,毕竟本身可是修仙者,和你们这些凡俗的武者还是不一样的。

“白雾真人,你可知道,刚才被杀的人是谁?”

听到白雾真人的质问。

郭雄云也是直接开口说道。

眼中的目光,看着白雾真人,更是带着一种后者是有多么无知的感觉。

“不论是何人,都不能够让杀人凶手,就此离开,天阳王朝的王法条例,我看郭郡守,似乎是还没有记清楚。”

白雾真人说道。

“师尊,徒儿请求出战,将凶徒缉拿归案。”

一名灰衣青年说道。

气血充沛,斗志昂扬。

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弧度。

“既然郭郡守不敢执法,那就只有我天阳府代劳了。”

灰衣青年,眼中有着一丝挑衅。

“你说什么,天阳府之人,在郡城范围内,无权执法。”

郭雄云身后的一名统领,立刻是上前怒斥一番,对方这是在小看他们郡守府了。

知道天阳府的这些人高傲。

可是没有想到,竟然连他们郡守府都不放在眼中。

“余烈,随他们去。”

郭雄云挡住了身边这一名统领。

这统领的脾气比较爆裂,可要是和天阳府的人冲突起来,也非常的危险。

余烈的眼中透露出寒光,非常不服气的看着天阳府的这些人,对面的灰衣弟子,眼中有着不屑,真的交手的话,你又能如何,不见得有多大的胜算。

“准了,务必将凶徒给郡守大人带回来。”

白雾真人说道,。

灰衣弟子脸上一喜,很快也一招手,将几名师弟都给召唤,同时迅速的朝着陆吾的方向追了过去。

“嗖嗖嗖!!”

数道身影迅速的腾空而去。

显然天阳府的这些人,想要立功想疯了。

白雾真人也一并离去。

“大人,就容得他们这般放肆,末将请命,必定将那凶徒给抢回来!”

“住口,你们可知道,刚才被杀的人是什么人?”

郭雄云怒声喝道。

这些人跟着他这么久了,竟然连这一点眼色都没有,若是陆吾真的好抓的话,又怎么可能轮到他们天阳府的人动手?

修士犯案,只要是在天阳王朝境内,也都要将他绳之以法,才会设立天阳府作为辅助。

不过这些人已经很久没有立功了,必须是要有立功,才能够得到赏赐。

“属下不知,死的是何人?”

余烈等人也都极为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能够让郡守如此紧张。

在此之前,也都从未见过郡守害怕过什么,这一次似乎是有着某种不一样的感觉,郡守的心中,颇为忌惮,以至于面对白雾真人的挑衅,也都无动于衷。、

“刚才被杀的,是王城白家老祖,白无夜。”

王城,白家老祖!

白无夜!

仅仅是前面两排的称号,就足以让他们震惊。

当白无夜的名字出来之后。

余烈等人才深深的意识到事情的严重。

被杀的,竟然是白无夜?

那可是三十年前,纵横江湖的绝顶高手。

据说已经是踏入的元婴期的境界。

好几次天阳府总部,也都极力的邀请后者,但是都被拒绝了,表示不问江湖事,只想安心的养老,结果却死在了这里。

“那动手的人?”

有人顿时好奇了。

白家老祖,那可是元婴期境界的修士,放在整个天阳王朝之中,也都屈指可数。

那又是什么样的人,将这样的一位顶尖强者给抹杀了。

问及此人。

郭雄云又变得更加沉默了。

毕竟这个名字,说出来也让人更为吃惊。

可是又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毕竟所有的事情,都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发生的,全部都是亲眼所见。

“是陆家陆远的儿子,陆吾。”

陆吾?

他们倒是听说过陆远的名字,毕竟陆远在城内也小有名气,最重要的,陆远是一个古道热肠之人,身上更有一种侠义风范。

让人钦佩。

既然是陆远的儿子,应该也不差,可是在这之前,还真的没有怎么听说过,陆吾的名字。

“陆吾?”

“还真没怎么听说过……”

“大人,那白雾真人他们?”

余烈忽然想到,既然这陆吾这么厉害,那么白雾真人,这些人也都会非常的气势汹汹的,难以有什么好结果。

是不是要赶紧的去阻止一下。

“是他们自己找死,这可由不得我,我已经警告过他们了。”

郭雄云淡淡的笑着。

他又何尝不是看这些人不顺眼,所以刚才也故意的不多透露,就让这些人去自己找死。

陆家。

仅存的两名真阳门刑罚堂的弟子。

挟持了陆远。

因为他们两人想走,但是却被晨风给阻拦住了。

毕竟陆吾可不曾下令要放任他们离开。

“你们都给我让开,否则我要他人头落地。”

“一旦这破魂钉打入他的身体,神仙也难救!大不了鱼死网破。”

两人倒也算是个狠人。

现场看了一圈,也就只有陆远的身份,多少有些作用,如何收集将陆星河之流的给抓过来。

估计都没有多少人会理会。

“放开陆远,我让你们走。”

陆九州沉声说道。

同时也示意陆家的其他人不要冲动。

“你说的不算,还有他呢!”

两人指了指晨风。

此刻晨风也正持剑,守着两人,若是这两人胆敢离开,必定是直接进攻,同时晨风并不会在意陆远的生死。

看见晨风的时候,陆九州等人也都为难了。

晨风可不会听从他的命令,好像之听从陆吾的。

“快让开,要不然我真的杀了他!真阳门不会放过你们的!”

刑罚堂的弟子连连怒吼着。

“嗖!”

忽然一团真气,似乎是从地底之下升起,直接将两人的身形给卷动。

“这是什么!”

真气就仿佛是一条小蛇一般,迅速的钻入到两人的体内,直接将两人身体,从内而外的炼化。

表情无比的痛苦,扭曲。

可是身体已经无法继续动弹。

最后嘭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就好像是一层薄膜包裹的血浆,应声破碎。

两名刑罚堂的弟子,已经被炼化成的仅剩下一层薄薄的人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