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老祖救我

陆吾的想法非常简单,拆了真阳门,将那宗门宝库之中珍藏的药材给拿来,杀光真阳门的人,就直接离开。

所以来了之后,并未有过多的招呼可打,直接就动手了。

此刻陆吾也是转头看见了秦武。

乍一看的时候,有点陌生,随后和记忆才慢慢的浮现出来。

“这小子就是秦武?”

陆吾看见秦武,之前的一些记忆也逐渐的变得清晰。

“你们先打着。”

陆吾直接从藤牛的身上一跃而下。

众魔纷纷战斗,藤牛这一尊出窍期的存在,给了对方极其大的压力,这是瞬间将眼前的这些人都给碾压了。

不得不全力以赴,各种道神通都在不停的施展出来。

阻止这藤牛。

藤牛的夺命黑气,也是藤牛本身的本命技能。

黑魔障。

藤牛最强的本领,也就是这黑魔障。

若是黑魔障被破除,藤牛未能有多少强大的手段,可以威胁到元婴期修士。

烈阳真人等人,也算是看出藤牛,外强中干,于是都纷纷的奋起反击,虽然如此,但是面对出窍期的大妖,也还是不能够掉以轻心。

所有的金丹和元婴修士,都被众魔给吸引走。

陆吾则是从天而降,轰的一声,落在了众多的内院弟子之前。

“秦武。”

陆吾喊了一声。

弟子群之中的秦武闻言,心中一惊,陆吾果然记得他,果然是来找他的麻烦!

“陆吾魔头在此,诸位师兄弟,我们一起连手,将此魔头斩杀!”

秦武高喊一声。

眼看眼前的陆吾出现在面前,但是其余的护法大妖,却都被宗门的高手给组拦住了。

既然如此,说不定可以直接将陆吾斩杀!

将陆吾给拿下后,其余的大妖,也将受制于他们。

“杀!斩杀陆吾魔头!”

“杀了陆吾!”

“杀了他!”

众多弟子纷纷呼应。

同时体内真元爆发。

周围也都有许多的弟子快速的聚集,同时看见陆吾的时候,也都兴奋的喊打喊杀。

毕竟他们是认识陆吾的。

区区一个陆吾,能够有多少的实力?

就算你实力再强,遇上这么多的人,你也终究是会有真元耗尽的哪一个时候,等到这个时候,你将无路可逃。

“众生寂灭!”

陆吾抬手,随意一掌。

“轰!”

一掌浮动。

所有叫嚣着要斩杀陆吾的真阳门弟子。

都纷纷的保持原有的动作。

呆立在原地。

眼中也都迸发出不可思议的目光。

“我的力量……”

“我的手……不,这不可能!”

众人纷纷震惊,因为他们发现,自己体内的生机正在不停的流逝。

并且皮肤也是直接的变得衰老。

扑通!

一人摔在地上,同时再也无法站起身来。

终于是风轻轻一吹。

将此人给当做是黄沙给轻松的吹散。

所有的弟子,基本上都倒在地上,成为了一坯黄土。

然而怂恿众人出手的秦武,却不在其中,因为他早就已经是转身而逃,众人出手之际,他便是转身奔逃而走。

因为他知道,陆吾绝非那么简单。

所以想要和陆吾抗衡的话,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唯有逃跑,才是唯一的活路。

奔逃之中的秦武回头一看,上百位弟子都被陆吾一掌扫灭。

这是何等的恐怖。

同时在看陆吾的时候,却发现陆吾的身影已经在原地消失。

“什么?”

秦武心中一惊。

停下了脚步,猛然的转头,就看见陆吾出现在身前不远的地方。

“你!”

秦武就好像是看见了鬼一样,陆吾的速度怎么会这么快,什么时候到自己前面去的。

“陆吾,你可曾记得,当年你被妖兽追杀,是我就救的你!”

秦武知道自己是躲不过了,想要打一打感情牌。

陆吾抬手正欲解决秦武这个祸患。

拔掉心中的最后一根刺。

却不曾料到,身后不远处一座山洞的石门,却轰的一声直接打开。

“我突破了!我终于突破了!”

一个让陆吾略微熟悉的声音传来。

转头一看。

只见一名身着内堂弟子服饰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莫翀!

莫翀闭关许久,终于凭借陆吾的九品灵根,成功的突破,只是这种直接夺取灵根的秘法,并不算稳固,废了不少的功夫,才算是将这灵根给掌握住。

在加上筑基丹的效果。

终于将自身的瓶颈给冲破。

成功的筑基。

“陆吾?”

莫翀一看见陆吾的时候,顿时一愣,而后也是咧嘴一笑。

“你的九品灵根,还真是一个好东西,不枉费我花了这么大的力气。”

莫翀挑衅着说道。

秦武在一旁看傻了,这位大公子,你是没有看清楚现在的局势吗,竟然还敢挑衅陆吾,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刚才陆吾可是直接出手,秒杀了上百名内堂弟子,你以为这是在随便的糊弄你不成。

就你这区区刚筑基的实力。

有什么值得狂傲的。

在陆吾眼中。

莫翀甚至连一只苍蝇都算不上。

“秦武你来的正好,我们二人联手,一起斩了他!”

莫翀说道。

同时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天空被一层黑气遮住,不知道是在经历着什么,并且还有许多恐怖的动静出现额,感受到这些动静气浪,不停的席卷而来。

莫翀也不由得一疑惑。

“陆吾,一切都是他的主意,他和莫凡才是罪魁祸首!我是被他们威胁的。”

秦武直接大声的喊道。

“你疯了还是傻了,你在说什么!”

莫翀听着秦武在那里大吼大叫的,这里可是门派修炼之地,万一是有人路过听见了,岂不是糟糕。

“没空陪你们玩了。”

陆吾对着莫翀屈指一弹。

嘭!

莫翀的胸口被炸开了一个大洞

陆吾的真元就好像利箭一般,瞬间从莫翀的胸口穿透。

将内脏都给轰碎。

莫翀低头一看,他真想要运转真元,将陆吾给斩杀,正好也尝试一番,自己筑基期的实力。

结果,就感受到胸口的剧痛来袭。

“你……”

莫翀倒在了地上,生机全无。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都已经筑基了,竟然还挡不住陆吾,甚至可以说,完全不是陆吾的对手。

对方,依旧是不将他给放在眼中。

秦武见状,直接转身朝着门派的禁地冲了出去。

同时大喊一声。

“老祖救我!”

一道真气从秦武的脑袋贯穿而过。

嘭!

秦武的脑袋瞬间被炸成了粉碎。

无头身体直接倒在地上。

鲜血正在不停的从脖子之处流淌出来。

而秦武倒下的地方。

正是真阳门历代先祖坐化之地。

天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