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水行真人

水行真人从无极剑宗一路的来到了天阳王朝境外。

他是渔极峰的金龙真人专门派出来,搜寻之前授渔真人的尸体,但是后者的尸体早就已经无迹可寻了。

再加上,后者的气息虽然很强,残留的时间比较久,可是修仙界内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强者更迭,在水行真人抵达目的地之前,就已经完全找不到丝毫的痕迹。

远远的看见天阳王朝上空,所出现的恐怖动静。

那一片血云,覆盖了方圆两万里。

“好可怕的气息,这,这是何等强者陨落了!”

“小小的一个世俗王朝境内,竟然发生了这等大事,有此等强者陨落?”

水行真人有些犹豫,强者的直觉告诉他,在这里面,必定是能够找到,和他师弟有关的一些线索,甚至说不定还能够有一定的际遇。

一旦收获的话,将会是非常的丰富,让后者心中也犹豫不决,因为际遇往往都伴随着风险。

再三的斟酌之下,后者也依旧是紧咬牙关,同时一点头。

“师尊此次让我来办此事,为的就是能够让我经历一番,好好的历练一番,若是连这都有所胆怯,如何能成!?”

水行真人心中明悟,便是脚下不停歇,一脚踏着一道鱼骨般的法宝,迅速的朝着那血云爆发之地的中心飞去。

当水行真人,来到那渡劫期大蛇自爆之地,立刻感受到了那游荡在空中的浓浓的怨恨,血仇,恐怖,嘶吼般的情绪,纷纷凝聚在天空之上不散。

“好强的妖气,是渡劫期的大妖!”

“看来是有大妖作怪,竟然是我人族强者,现身收妖!”

水行真人略微的感应一番,便是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不论你是好是坏,只要你是妖,那就都是恶的一方,妖族是不可能有好人的。

“此前,必定经历一场极为激烈的战斗。”

“此地是天阳王朝和黑月王朝的衔接之地,却不知道是何方高人出手。”

水行真人经历了一番感悟之后,更是震撼于对方的恐怖实力,仅仅是周围这些所弥漫的气息,就足以压制方圆百里之内的灵气。

渡劫期大妖的怨念,并不容易就此度化,虽然血云逐渐的散去,但是这一股怨念会越来越强,将方圆百里之内的生灵,都会进行影响。

“咦,这是……”

水行真人感悟一番后,便是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但是当准备离开之际,却看见河面上,飘荡着一丝的金色的丝线。

如果不是因为这金色丝线上残留的灵气,水行真人也难以发觉。

“这是……师弟的垂天金鱼线?”

水行真人看见这一小段丝线之际,顿时眼中一惊。

“这……此人,竟然和师弟的死有关!”

本来水行真人,对于寻找线索,并不报希望,毕竟孤身在外游历,难免会有许多的意外出现,想要将之查清楚后,的确不太容易。

后者只当做是一场历练罢了,却没有想到,竟然是意外的找到了和师弟之死有关的线索。

“不可轻举妄动,此人的实力强大无比,我先传讯宗门,请求支援!”

水行真人也不莽撞,凡是小心为上,在求援的这段时间里面,也会继续的去收集一些证据和情报。

对方必定是藏身在两大王朝之间。

毕竟之前的授渔真人,也是在天阳王朝附近一带出的事情,这样一来,范围就直接缩小了许多。

“必定是在天阳王朝之中!”

后者的目光锁定了天阳王朝。

一只传讯鸟已经是展翅高飞。

口中衔着一枚传讯用的玉简,速度飞快的冲了出去,消失在血云之中。

水行真人也前往天阳王朝,打探消息。

此时,陆吾等人也都已经回到了王城之中。

楚月准备一鼓作气,将整个黑月王朝都给打下来。

同时也从陆吾的身边,将妖九给借了过去。

虽然没有得到确认,但是楚月的心中,也已经大概的猜测到了,眼前的人,极有可能是一名渡劫期修士。

有了这等高手助阵,黑月王朝,弹指可破。

全然不在话下。

王城。

陈布衣打开了手中的罐子,顿时一股极为浓郁的血腥味,冲天而起。

无比强烈的血腥味,几乎是将陈布衣等着阵法师给冲的昏迷过去。

遭受到此等强烈的冲击,陈布衣不惊反喜。

“精血!渡劫期的精血!”

“好强!好精纯的渡劫期精血!”

陈布衣的眼中透露出疯狂和喜悦!

他本身就是东域之中的顶级阵法师!

但是苦于自身实力的限制,在加上环境因素使然,并不能够突破自身的阵法境界,这也是让后者极为苦恼的一件事情。

本以为毕生将限制在这境界内,没有办法寻找到一些更加强大的材料,就比如足够的灵石,手中的渡劫期妖族精血!

这些东西,整个东域之中,也唯有无极剑宗能够拿的出来了吧。

可实际上,陈布衣的这点阵法修为,虽然在东域内实力不错,却难以入的了武技剑宗的眼。

如今,有足够的灵石。

足够多的妖族精血。

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原本说的只要十滴,但是这其中足足一大罐,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滴。

“这些,够不够?”

陆吾问道,若是不够的话,那就需要再去找一只渡劫期大妖来,倒是有些麻烦了,搞不好这些大妖们听说了这水皇的死,更加不敢冒头。

“够,够了!足够了!天,这一罐子的精血,无价之宝,无价之宝啊!”

哪怕是得到其中的一滴,提取其中精纯的能量,就足以洗精伐髓,让你脱胎换骨!

陆吾竟然是将此等无价之宝,就这样交给了陈布衣,让陈布衣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信任。

这样得宝物,丢到修仙界内的话,必定是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那就好,有其他需要,你就告诉妖月,我不一定有空,早点将我要的阵法早好,你们就可以早点回去、”

陆吾摆了摆手。

他虽然是魔族,但是也讲道理,心情好,就留你们一命,把事情做好就算了。

若是事情办的不好,自然活着无用,杀了也就杀了。

和妖月说?

一看见妖月的时候,众人都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妖月徒手捏爆人头的画面,依旧历历在目。

“你们说,这是什么大妖的精血?”

“这气息,该不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