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三公主秦雅

萧家众人也都十分吃惊。

毕竟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次,皇室竟然也都忍不住出手了。

“是天风王朝的三公主,秦雅公主。”

萧璐瑶解释说道。

那慕容家族开价两亿五,已经是极限了,并且这也是相当高的一个价格,这么多的灵石一旦拿出来的话,对于整个家族。

或者是整个宗门的运转,也都是相当的危险,岌岌可危,甚至很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就造成极大的损失。

不过这样的一件宝甲,所能够带来的机遇也说不准。

慕容家族如今接连遭遇变故。

相比灵石之下,更为迫切是想要得到这一件宝甲以此来提升慕容丘的实力,只有慕容丘的情况好了,他们才能够更好。

若是慕容丘快要不行的话,那么他们可就是非常的惨了,外界这些人,如狼似虎,说不准就将慕容家族给吞并了。

可偏偏,皇室出手了。

让慕容家族有所忌惮,不敢再出手争夺。

“各位可自由出价,无须顾忌,本宫这一次,只代表自己。”

秦雅说道,眼眸之中有着一丝高冷。

众人听到这话,不由得心中一寒。

同时也是在心中不停的暗骂着,你都自称本宫了,并且还亲自露面,这意思他们还能够不懂吗。

若是继续出价,毫无疑问,必定是得罪天风王朝皇室了。

就你三公主的这种冷漠的性子,表面上也许不会说什么,但是暗地里,必定会使绊子。

“不但有钱,而且够虚伪。”

后者这等阳谋,就连陆吾没读过书的,也都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摆明了仗着自己的身份,结果却让众人不需要在意。

而后陆吾也直接加价。

“五亿!”

原本都已经快要尘埃落定的事情,竟然是又有人再度出价,并且这价格,那可是将三公主给压制的死死的。

高出了太多了。

这价格出来的时候,就连方晴也都吓了一跳。

地冥老祖等人也都已经放弃了。

若是要论有钱的话,他们哪里比得上天风王朝皇室。

不但没有他们有钱,并且本身在实力上,也需要好好的斟酌一番才行。

也不是天风王朝皇室的对手。

财力上既然压制不住对方,那就选择性的收敛一些,或许用其他的办法,可以将东西给拿到手也说不准。

所以在方晴看来,这一波很有可能是会被天风王朝皇室直接拿下。

三亿的价格,已经是让十方拍卖行回本了。

若是说要真正挣钱的话。

实际上在前面的一些拍卖品上,已经将钱给挣回来了。

并且十方拍卖行本身做生意就不会亏损。

只要有交易,他们就能够收取手续费。

所以不存在亏损这一说,最多也只是有的时候,稍微的少赚了一些。

方晴却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出价五亿!

“恩?”

众人也都将目光投了过去,正是萧家的包厢之中传出来的声音。

慕容家族的人看见这一幕之后,顿时冷笑了起来,笑声之中,还带着一分的幸灾乐祸。

“哈哈,萧家还真的是太膨胀了,竟然是敢和皇室作对。”

三公主,难道代表不了整个天风皇室不成?

虽然人家只是稍微的谦虚了一些,想要让自己看上去,更为低调,更加的亲民,不过却并不代表,你们真的可以忽视她的身份。

秦雅身边也有一名身穿黑色盔甲的护卫,直接腾的一声站起身来,准备朝着萧家的包厢走去。

将这个出价的人给拿下。

“回来,本宫说的,自然算话,岂能仗势欺人。”

秦雅淡淡的说道。

但是本身的语气也极为不善,要知道在刚才也都已经以为稳扎稳打了,她都已经是给足了在场所有人的面子。

没有一开始就将这东西给拿下。

更何况给出的价格,也非常的不错,已经算是十分的贴近了,也算是实至名归。

可偏偏还有人敢与她为敌。

烟剑真人,地冥老祖等人,也都忍不住的惊讶起来,这包厢之中,肯定不是萧家的人,萧家的人才没有这个胆子。

萧家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那个渡劫期巅峰罢了,据说停留了三百年的时间,都未能突破大乘期,看样子,估计是快要不行了,就算是真的能够突破,也都岌岌可危。

所以这样的萧家,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这么有种呢。

包厢之中。

萧天雷等人,就感觉是被人用十几柄刀子架在脖子上,他们刚才完全来不及阻止陆吾加价。

并且也根本想不到陆吾会出价这么狠。

在陆吾出价之后。

萧天雷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念头。

完蛋了。

不但要出钱,搞不好还会得罪皇室。

如果拿不出钱,说不准还要被十方拍卖行除名,将来的信誉也必定是大打折扣。

想到这里,就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萧天雷,一时间也都感觉到双腿发软。

“有点意思,五亿五千万。”

三公主秦雅表面上并未有半点生气的样子。

但是在心中,早就咬牙切齿,并且已经是在心中,给这出价之人,一条必死之路,不论到最后的竞价结果如何,此人都必须死。

“五亿七千万。”

陆吾继续加价。

“别……”

萧天雷惊呼一声,但是又晚了一步,这下完了万了,竟然又加价了。

萧家这算是要废了。

萧璐瑶等人也都瑟瑟发抖,甚至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我按错了吗?”

“陆真人,那个,那个可是天风王朝的三公主,三公主表面上和和气气,但是这暗中,却有不少手段,专门来铲除异己。”

“你这样继续的加价,会得罪她的。”

萧天雷这个时候,也都直接挑明了说,没有半点含蓄。

“得罪?我又不怕。”

陆吾不屑的说道。

您是不怕,但是我们怕啊。

萧天雷这话还没有说出来,就听见了拍卖会长之中,秦雅起身,用一种冰冷到极致的语气说道。

“不知是萧家哪位高人在,连番开出天价,让本宫实为钦佩,可否出来一见?”

陆吾听了却是淡淡一笑。

“我陆吾出价,要的起就跟,要不起就滚,见毛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