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常家来人

常深是何人?

秦风比谁都清楚,若是立个天河市年轻一代“人人得而诛之榜”,常深必排前十。若不是碍于常家势力,他早就将其绳之以法了。

在他看来苏玄此举也是为民除害。

但已经钻进牛角尖的韩雪仍然一副不屈的态度:“付不付得起责任不知道,但我一定会给死者一个交代的!”

秦风怒得险些没背过气去,终于忍不住怒道:“你给我滚!”

一旁的吴刚叹了口气。

年轻时犯错很正常。

但犯了错,就是要承担后果的啊!

同时,他也用目光看向不远处的苏玄,能清楚地感受到其身上那股子宁静致远,淡漠的气质。

他瞳孔中唯有惊色。

眼前这个男子,年龄应该不过三十吧……

他开始绞尽脑汁地想,目前龙国明面上的年轻才俊有没有叫苏玄的?

就在这时,一道苍老又浑厚的声音响起。

“没想到堂堂警局大楼前,也会如菜市场般喧闹。”

只见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拄着镶金拐杖,身后跟着两名中年男子,正款款从大门处走来。

见到来的三人,吴刚目光一沉。

“常鸿,常奎,常山!”

老者身后的两个中年男子,左边国字脸的便是当今常家现任家主常奎,右边的则是常奎的弟弟。

并不是亲弟弟,而是常奎之父领养而来的,因一心武道,故名声不显。

至于那位老者,自然是常家真正的顶梁柱,常奎两兄弟的父亲——常鸿!

一个就算隐居幕后,年近古稀,也让无数人心生忌惮的老人。

此三人便可代表常家!

吴刚可不认为这三人是来找他喝茶的,也不委婉,直接开门见山,沉声道:“常老家主,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常鸿同样没有废话:“无他,只是想见一人。”

“见谁?”

“那位杀我孙儿,名讳苏玄的人。”

语气平淡,好似闲聊。

但,其中所隐藏地淡淡杀意,令在场的吴刚与秦风两人都是心中一凌,果然不愧是一代枭雄。

就算到了暮年,骨子里的杀伐之意却还在!

吴刚也不是吃素的,目光毫不避讳的跟常鸿对视:“找他何事?”

“吴局长心知肚明。”常鸿目光浑浊,不带任何涟漪。

“常深一案,尚在调查,等结束后,我们自会给常家一个交代,所以为了尽快结束案子,还请常老家主配合。”

从常鸿亲自带着两个儿子前来,一切就已经不言而喻了,这是在向他施压!但吴刚绝不做任何让步。

虽然他不知道苏玄真正身份,但他心里却清楚,这次兴许是他能抱住苏玄大腿的机会……

对于现在他而言,仕途已经无望了,除非有一场大机缘,而现在他坚信,属于他的机缘来了,就是苏玄!

所以,去踏马的常家,挡老子抱大腿者,死!

“吴局的意思,老夫明白了。”

常鸿微微点头,沉默了两秒后,继而开口:“那老夫退而求次,可以让我见见那人吗?”

吴刚皱眉,还未开口,常鸿便继续道:“老夫作为常深的爷爷,应该有权利见见杀我孙儿之人吧。”

这句话稀疏平常,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

确实,无论怎么讲,苏玄杀了常深,常鸿于情于理都有资格见他一面。

只是……

吴刚用余光隐隐看向站在常鸿右边的次子常山,心生警惕。

如今世界战乱不断,龙国也不再重文轻武,提倡全民习武,武术在当今时代早已百花齐放。

像常山这种自幼醉心武道之人,虽然名声不显,但也绝对不容小觑!而且能被常鸿带到这里,便已经侧方面证明,此人绝非善类。

见吴刚久久不给回复,常鸿额头的皱纹拧在一起,十分不悦:“怎么,吴局长连让老夫见杀人凶手一面都不肯?”

吴刚面露犹豫,在这个问题上,他可就不占理了。

就在他犯难的时候,一直在旁边保持沉默的苏玄开口了。

“我就是苏玄。”

“嗯?”

常鸿顺着声音转身看向苏玄。

当见居然只是个年轻人后,他挑起白眉问道:“此人便是杀我孙儿的凶手,苏玄?”

吴刚一愣,没想到苏玄居然会站出来自报身份来招惹常家的麻烦,但转念一想,兴许人家根本就没把常家放在眼里。

想到这,吴刚心中怜悯,但愿常鸿不要过分,否则的话……他坚信,从今天起,天河市常家,不复存在。

只不过他也坚信,常鸿这老匹夫是百分百对苏玄动了杀心的!

“没错,他就是杀了常公子的苏玄!”

这时,被秦风一巴掌脸都打肿了的楚航突然满目怨毒地喊道。

当看到常家来人,楚航就已经把他们当做救命稻草了,一直隐忍不说话,就是为了等着这个“投奔”的机会!

秦风一怒,刚要开口,就被吴刚用眼神给制止了,示意其不要轻举妄动。

得到证明。

常鸿浑浊地目光瞬间爆射出危险的目光,笔直盯向苏玄,与此同时常奎和常山两人也是将目光定格在了苏玄身上。

常奎双拳紧握,见到杀子仇人,心中怒火瞬间陡增,恨不得现在就上去为常深报仇。

常山面色平静,但平静中却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暗藏杀机。

总之,这三双目光齐齐聚在一个人身上,换做常人兴许早就吓尿了,但苏玄依然古井无波。

两秒后。

常鸿率先打破寂静:“老夫只问三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苏玄没有拒绝:“可以,这是你作为死者爷爷的权利。”

“在杀他之前,你可知道他是常家的人?”

苏玄摇头:“不知道。”

“那你现在知道,杀了他你将会付出怎样的代价了吗?”

苏玄摇头:“不知道。”

“那你怕死吗?”

苏玄迟疑了一会儿,继续摇头,缓缓开口:“不怕。”

如果死的话……

苏玄抬头看着天空,他只想知道,他会到去天堂吗?

下一秒,他自嘲一笑。

一个被称之为杀神,手上沾满肮脏鲜血的屠夫,会上天堂?

只不过……

上不去天堂,就看不到青韫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