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孤傲

众人惊觉,齐将目光望向苏玄,在场所有人就此人有最大的嫌疑!

灯光昏暗,大厅却寂静无比。

众目睽睽之下,苏玄目光古井无波,仿佛没有听到沈豪的咆哮似的,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还有谁想找死,苏某可以奉陪。”

在场所有人瞳孔一缩,好狂!

这句话虽然没有正面回答沈豪的话,却也在告诉他们,绿毛就是他杀的!而且,他不介意再多杀几个!

很快就有人心生惧意了。

别看这些人平常没事就打架斗殴,蛮横的不行,但相较于杀人来说那都是小打小闹,平常就算打架再猛,都不可能出人命。

能不能是一回儿事,敢不敢又是一回儿事。

这种杀人不眨眼,还扬言要继续杀人的狠角色,他们自认惹不起……

“踏马的,敢杀我的人。兄弟们,他就一个,我们那么多,怕个蛋啊!”

沈豪不干了,这里可是他的地盘,若是被一个无名小卒给压了风头,那他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

苏玄见状,眉头紧皱,大好的心情全被这个蠢货给毁了。

他目光逐渐冰冷:“乱世之中,人人为了自保,甘愿付出一切;盛世之下,却有人争着抢着找死,倒是突出了一个字。”

“贱!”

话音一落,苏玄目光如刀,面色如冰,身上杀意也不再收敛,顷刻间如同洪水般宣泄而出,笼罩在整个酒吧空气当中!

一身傲骨,两袖杀气!

既然这群人想寻死,苏玄也不介意再多杀些人。

突如其来的寒冷杀意,令得在场所有人身体打冷颤。

就连沈豪心中也突然升起一股恐惧感,但想到自己日后的面子问题,还是牙齿一咬:“兄弟们,杀了这人,事后我请你们去人间天堂潇洒!”

听到人间天堂,正打退堂鼓的小弟们无不眼冒精光,心中恐惧一消而散,大喊道:“豪哥万岁!”

气势一下就上来了。

“聒噪。”

只见苏玄身影一闪,就来到了沈豪身前,像是在拍苍蝇似的,带着白色手套的右手,朝沈豪大脑一挥。

“嘭!”

站在原地的沈豪,就如同被十八级大风吹到了般,整个人瞬间被苏玄给拍了出去!

与平常清脆巴掌声不同的是。

苏玄这一巴掌打的并不是脸,而是沈豪的半边脸骨头尽碎,在空中就像断了线的风筝,狂喷鲜血,撞在了不远处的酒桌上。

厚玻璃作的酒桌,当即四分五裂,上面酒水四溅,玻璃也被沈豪鲜血立马染红!

沈豪躺在满是狼藉的地面,半边脸都像是塌了一样,血肉模糊,四肢抽搐了几秒后,就停止了抖动……

像是没了声息。

死了吗?

在场除了苏玄,谁都不知道沈豪死没死。

不过,看到沈豪惨状,众人嘴角抽搐,这跟死了区别好像不是很大。

“你居然敢伤豪哥。”

一名小弟呆若木鸡,傻在当场。

“这个人完了!”

在场众人此时不但没有去同情沈豪,反而都用一种怜悯的眼神去看待苏玄。

众所周知,青州帮跟血影帮乃是天河市地下势力中的两大霸主,而作为最该讲义气的地下势力而言。

每个地下势力都是极其护短的,尤其是两大霸主。

不况且,这踏马还是在青州帮的地盘下,去杀青州帮的人,还伤他们的干部。这不是在打这位霸主的脸吗?

而且是啪啪啪啪的响!

想到青州帮雷厉风行,心狠手辣的手段。众人都不禁倒吸口凉气,下意识向后倒退数步,与苏玄拉开距离。

生怕让青州帮误认为,他们是跟这货一伙的。

至于那些青州帮的小弟们,看到苏玄这种手段早就吓得魂儿都没了,自然不敢再给沈豪报仇,连“收尸”都不敢,全都连滚带爬的离开了酒吧。

一下子,人满为患的酒吧就显得空荡了些许。

苏玄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沈豪,面无表情地摘掉手上沾染了血迹的白色手套,随手一扔。

手套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精准无误的落入垃圾桶内。

“力气才恢复四成。”

剩下的众人闻言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

瞧瞧,这踏马说的还是人话吗?

“还打算继续在这喝酒?”

苏玄看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甄晗问道。

甄晗看着沈豪满是鲜血的样子,心中直犯恶心,听到苏玄的问话,愣神了一下后,慌忙摆手:“不了,我,我还有事……”

今天晚上经历的这一幕,已经给她单纯的心灵造成莫大的冲击了,哪敢继续在这待?

苏玄简单的“嗯”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灯光下。

望着苏玄渐渐离去的背影,甄晗贝齿紧咬红唇,小跑追了过去。

………………

雪下的很大,短短两个小时,整个城市银衣素裹。

街道上。

雪落无声,人影稀落,除了偶尔的车辆鸣笛声,静到素雅。

积雪像糕点铺里的模子,把各色各样的脚印刻成形状,听上去只有一声:嚓。

嚓——嚓——嚓——人踩在雪上的声音瓷实,压抑,单调,僵硬。

苏玄呼出一口热气,看着鹅毛大雪,习惯性地搓了搓手,然后便打算走在雪色下,渐渐消失。

但,他还没刚走两步。

“喂!”

甄晗就已经从酒吧中跑了出来,朝着苏玄大喊。

苏玄转头,疑惑地看着她。

“谢谢你救了我。”甄晗道。

苏玄礼貌地笑道:“举手之劳。”

“可是你杀了人,会不会有麻烦啊。”甄晗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如果警察找你,你就说人是我杀的,我会帮你承担责任的。”

苏玄面露古怪之色:“为什么?”

甄晗表情认真地道:“因为你是为了救我才杀的人,你,你要是被警察抓走了了,我良心会不安的。”

苏玄:“……”

该说这女孩傻呢,还是说这女孩好呢?

甄晗澄澈的双眸,一下都不眨,在等苏玄回复。

大约过了十几秒。

她得到了回复。

“一个该杀之人,无妨。”

她又是一愣,就发现苏玄已经转身离开了,潇洒的向她挥了挥手,那意思大概是让她不用担心?

大雪中。

她望着那个人的黑色背影,萧瑟又孤寂。

如同雪原上,一头孤傲的雪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