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属于她的雪

苏玄帮忙将行礼放到后备箱,两人上车后,都坐在了后排。

引擎启动,如野兽般咆哮的轰鸣声响起,甘若彤的心脏也随着怦然跳动。

她家里虽然条件不错,但也还接触不到这种两百多万的豪车。

换做平时,她肯定得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不顾形象地打量车中内饰,时不时发出惊叹声,以及爆两句粗话。

但今天,她却正襟危坐在后面,只是偶尔用余光偷偷打量周围,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淑女些。

坐在她身旁的宋灵大感头疼,这妞不会真喜欢上姐夫了吧。

不过,再怎么样,这都是自己的傻瓜闺蜜,宋灵叹了口气,然后就向苏玄介绍道:“姐夫,她叫甘若彤,是我闺蜜。”

正在开车的苏玄没有表现出任何高冷样子,对着甘若彤笑道:“我叫苏玄。”

见苏玄跟自己说话,甘若彤立马变成了乖小孩,结结巴巴地道:“那,那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苏玄自然注意到了“您”这个敬称,不禁哑然失笑:“不用这么拘束,我也没比你大多少,喊我一声哥就行了。”

甘若彤见苏玄很好相处的样子,旋即松了口气,然后亲切地喊了一声:“苏哥。”

短短的介绍环节结束后,苏玄就自顾自开车了,听着后排的甘若彤跟宋灵聊天,偶尔笑着附和两句,勉强算是参与其中。

虽然他没比甘若彤和宋灵大多少,但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不会有什么共同话题。

“你没带衣服,晚上怎么办啊。”

“哎呀,你的不就是我的嘛!”

“甘若彤,你脸皮怎么越来越厚了。”

“略略略,你能把我怎么样!”

就在两人在后面嬉笑斗嘴的时候。

苏玄放在一旁的手机,暗着的屏幕忽然亮了,是单武发来的一条短信。

“今天晚上七点,林晟将在林家举办他的二十五岁生日会。”

苏玄眼神深处丝丝杀意一闪即逝。

“姐夫,我饿了。”这时,宋灵撒娇似的开口道。

苏玄收起心绪,意外道:“你们现在还没吃饭?”

“没有。”宋灵和甘若彤两人齐声道。

苏玄忽然想到一个词“当代恶臭年轻人”。

于是只好将车子停到附近的车位上,就近找了家看上去档次不错的饭店。

“你们先进去点菜,我在外面打个电话。”苏玄坐在车内,对着宋灵和甘若彤说道。

“好。”

宋灵和甘若彤下车后,没了暖气,就连忙小跑进了饭店。

苏玄这才给单武打电话。

电话没响两声就接通了。

“主上。”

苏玄简单的“嗯”了一句,然后问道:“柯诗茗的工作安排的怎么样了?”

血手堂的事情结束后,柯诗茗就已经向何毅提出离婚了,而一直认为柯诗茗出轨了的何毅自然不会拒绝。

离婚后,柯诗茗净身出户。因为她的工作是以前何毅帮她介绍的,所以她也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奋斗数年的岗位。

“回主上,我正好有个下属退役后,就在天河市创建了个公司,可以让柯小姐去那里。”

“只是……”

“只是什么?”苏玄问道。

“我那位下属想见见您。”

苏玄眉头一挑,本想拒绝。

但又想了想,毕竟人家帮了个忙,于是他抬起头看了下饭店的名字后,便开口道:“我在琳琅饭店等他。”

“好。”

“另外,不知晚上的林晟的生日会,您想怎么打算?”单武恭敬问道。

苏玄沉吟了一会儿:“定做的棺材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一副棺材,四个花圈上务必写好挽联。”

“是!”

苏玄这才挂断电话,在车里点燃根烟,目光望着路边残留的雪堆渐渐入了神。

他以前因为生活环境原因,有点自卑,跟别人正常交流是可以的,但若是在公共场合下,他就会跟僵尸怕光一样,必怂无疑。

不过,他仍然记得。

天河一中是封闭式学校,无论是什么学生都必须住校。

是高二下学期的时候,他与宋清韫两人关系已经很好了,但却还是没有捅破最后那层窗户纸,成为男女朋友。

那天正在上晚自习,老师没有来监堂,宋清韫就跟苏玄的同桌换了位,跟他一起上晚自习。

忽然,靠窗的宋清韫发现外面下雪了,便用手戳了戳还在努力刷题的苏玄,开心地指了指外面:“今年的第一场雪。”

苏玄也很高兴,因为他也喜欢雪,不过更因为宋清韫那副开心的样子。

不过,宋清韫稍后又叹了口气:“可惜我们下了晚自习后就得回宿舍,没法堆雪人了。到第二天早上还得早自习,等中午估计雪都该化了。”

天河市的第一场雪是留不住的。

那时候的苏玄看着宋清韫失望的侧脸问道:“你很喜欢雪人?”

宋清韫眨着长长的睫毛,用铅笔敲了敲苏玄的脑袋:“笨呀,哪有小女孩不喜欢雪人的。”

“也就你这么个木头疙瘩,钢铁大直男,天天就知道学习,不懂风情!”宋清韫嗔怪道。

坐在车上的苏玄想到这一幕时,不禁咧了咧嘴,显得很呆。

这是一个不可能挂在现在玄君脸上的表情。

他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宋清韫还有第二层意思,两人已经都是男女朋友了,但苏玄还一直没有跟她表白。

那会儿宋清韫为此可是经常跟他怄气呢。

不过,正因为他心里自卑,宋清韫是宋家的小公主,他不敢表白。

但那天晚上,当看到宋清韫那张气鼓鼓的漂亮脸颊,还有澄澈的双眸后,像是刺激到了苏玄似的。

一种莫名的勇气从他心底燃烧了起来。

下了晚自习后,理应去食堂吃饭了。

但他以要继续复习的理由就没去,宋清韫想陪着他,被他态度果断的拒绝了。

宋清韫只好老实听话,同时她心里忽然有种莫名的预感。

就像即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等全校人都进食堂了后,苏玄放下笔,走出了教室。

直到二十分钟左右,有学生陆陆续续从食堂出来后,就发现,有一个身影正在学校路灯下忙碌着。

众人皆投以好奇和疑惑的目光。

苏玄最怕这种万众瞩目的时候。但那天晚上他像浑然不觉一样,堆着他的雪人,仿佛世界只有他和面前快要成型的雪人。

直到。

一个穿着紫色羽绒服的貌美女孩从食堂走出,看到了灯光下的两个雪人。

她突然脚步一滞,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一个是真雪人,由两个大小雪球堆积而成,因为沾了点泥土显得脏兮兮地很丑,眼睛和鼻子也画得很粗糙。

至于另一个雪人,正朝着她呲牙笑道:“宋清韫,我喜欢你。”

一种积攒很长时间的情感从她心中升起,鼻子很酸,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她张开双手,向着苏玄快步跑过去,想拥抱这个“傻瓜”。

但殊不知,苏玄的腿已经冻得发抖,宋清韫跑的太快,还没等苏玄来得及喊“等等。”

“噗通!”

两道身影在众多学生的注视下,苏玄被扑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