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魅影酒吧

林家府邸。

那天晚上的尸体,血液以及一片狼藉,都被处理完了。

就像是那晚的事情从未发生一样。

不过……

相较于以前热闹的林家,现在的林家多少有些冷清。

“岑龙死了。”赵真双拳紧握,脸上满是阴沉之色!

不到半天的时间,青州帮被人突然屠戮覆灭,帮主岑龙也被人杀死的消息就传的人尽皆知了。

不过,在吴刚的极力控制下,众人并不知道青州帮覆灭有军队插手。

“那个苏玄究竟是什么身份!?”翁天福脸色难看至极!

赵真沉默了,说他现在心里不忐忑那是不可能的。

不久前,他还跟岑龙取得联系呢?

然而当再得知岑龙消息的时候这个人就死了?

兔死还狐悲呢,更何况他们现在和岑龙都属于同一根绳上的蚂蚱?

苏玄这雷霆万钧之势的覆灭青州帮,带给他们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

“你们怕了?”林遵已经浑浊的目光放在赵真跟翁天福两人身上。

面对林遵的问话,赵真没有说话,翁天福却脸色涨红地反驳道:“我堂堂翁家家主字典里就没怕这个字!”

见翁天福表达,林遵目光放在了赵真身上,淡淡道:“你认为,你怕了,向苏玄跪地求饶,他就不会杀你儿子吗?”

赵真内心一颤,紧咬牙齿:“不会!”

从苏玄这段时间掀起的血雨腥风上就能看出一件事。

曾经任何伤害过宋清韫的人都得死!

“所以,你,我,翁天福,我们三人都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只剩下一条路可走了,你觉得我说的对吗?”林遵道。

赵真叹了口气:“你说得对。”

“现在不是恐惧苏玄手段的时候,无论此人有多大的背景,我们三大家族也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我已经将林家旗下的所有产业,除了这栋房子外全都变卖了。”林遵淡淡道。

“林兄,你这是为何?”赵真大吃一惊。

翁天福也瞪大了眼睛。

林家的产业绝对是四大家族中最值钱的,其金额已经达到了笔恐怖的数字!

“我将会用这笔钱,请人暗杀那个小畜生。”林遵道。

“什么!?”

翁天福和赵真两人更震惊了,用林家的庞大产业来请一个人出手暗杀苏玄?

究竟是何方神圣值得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来请?

“放心,就算到最后我们全被那个小畜生杀死,他也绝对会死在我请的那个人手里的。”

这一刻林遵浑浊无比的目光涌现出浓浓地精光!

……………………

青州帮作为魅影帮的宿敌,如今被灭,魅影帮可谓是全员欢呼,举办一场有史以来最为盛大的宴席!

青州帮不在了,试问整个天河市地下势力,谁能挡得住他们魅影帮?

以后天河市地下势力的霸主,非魅影帮莫属!

甚至那些曾经依靠青州帮的小帮派,在知道青州帮被灭后,第一时间就立下投名状,哭着喊着要去投奔魅影帮。

此时,就在魅影帮全员欢腾的时候。

一辆灰色奥迪R8停在了魅影帮的大本营,魅影酒吧门口。

若说青州帮的麒麟山庄是天河市顶尖风水宝地的话,那魅影酒吧就是天河市最声名赫赫的酒吧!

“请问先生您需要些什么?”

一名长相貌美地服务员见到苏玄便笑着问候道。

“一瓶任意年份的罗曼尼康帝。”苏玄微笑。

“好的,先生请稍等。”服务员同样还以礼貌地笑容。

刚进入魅影酒吧就能感受到一种比其它酒更浓郁的气氛——规矩。

在这间酒吧里,并没有任何穿的跟裹了几根布条似的妖媚女人,也没有任何光着膀子叫嚣的混混。

每个人除了在舞池里尽情宣泄之外,就是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细心且陶醉地品着美酒带给他们味蕾上的刺激。

这里很热闹,但却并乱。

很快,服务员就将一瓶九二年的罗曼尼康帝,以及一个高脚杯送到了苏玄桌前。

就在服务员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苏玄微笑开口道:“能帮我把你们帮主叫来吗?”

魅影酒吧占地面积极大。

一楼就是向广大群众公开的酒吧区域,二楼就是除了魅影帮成员外,任何人不得入内的地方了。

平常魅影帮高层们开会,就会在二楼举行。

至于作为最后一层的三楼,传闻乃是魅影帮那位倾国倾城地女性帮主居住的地方。

貌美服务员听到苏玄的话,望了望窗外已经有些昏暗的天色,歉意地道:“很抱歉,这个时间我们帮主是不会来一楼的。”

其实魅影酒吧生意之所以那么火爆,不光是因为有魅影帮名声作保证,里面的任何一瓶酒质量都会得到保证。

还有一个吸引天河市所有男性的原因。

魅影帮的那位女性帮主,会偶尔出现在白天里的酒吧一楼品酒。

大多数来这豪掷千金地品酒,谁说是真的为了品酒,那妥妥的伪君子!

想来看女人就直说呗!

苏玄用手轻轻蘸了一下酒杯中的红酒,然后在餐巾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下一个字:“苏。”

“麻烦你这张纸交到你们帮主手上,就说我在这里等她。”苏玄仍然微笑着。

貌美服务员本想拒绝,但苏玄脸上让人看了就有如沐春风,温和之感的微笑,让她内心不免荡漾一下。

“那,那好吧,我只帮你传这句话,帮主要是不来,你可别赖我。”

貌美服务员扔下这句话,就捂着灯光下有些泛红的小脸离开了。

“这位兄弟,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自魅影酒吧创建以来,那位帮主可就没在夜里出现在酒吧过。”

就坐在苏玄旁边桌子上的一名满身奢侈品,梳着个油光锃亮大背头的年轻男子,端着酒杯,坐到苏玄桌子对面。

“哟,九二年的罗曼尼康帝,兄弟有钱人啊!”年轻男子见到桌子上的红酒,墨镜下的双目闪过讶异之色。

见苏玄没有回话,年轻男子也没觉得尴尬,摘掉眼镜,伸出手就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深。”

“我叫李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