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真男人说到做到

貌美服务员从三楼下来后,再见到苏玄态度就明显恭敬了无数。

她加入魅影帮已经有数年的时间了,深知黎紫娴晚上不出现在酒吧里的原因:并不喜欢晚上的酒吧。

从她加入魅影帮到现在,她都没见过黎紫娴夜里出现在酒吧一楼。

但现在,却要为眼前这个男人破例,由此可见此人身份定然尊贵。

“李先生。”

貌美服务员看了眼坐在苏玄前面的陈深,便弯腰附在苏玄耳边,轻柔地道:“帮主要换衣服,稍后就会下来见您,还请您耐心等待下。”

苏玄点了点头,掏出三张一百块,递给貌美服务员微笑道:“辛苦了。”

貌美服务员连忙摇手拒绝。

“哎呀,你也不看李兄喝的什么级别的酒,这点小费对他来说不过毛毛雨罢了,快收下吧。”一旁的陈深嚷嚷道。

有陈深这么一助攻,貌美服务员胆怯地看了苏玄一眼,发现这个男人还在微笑的时候,忽然间似乎有种魔力在催使她去手下这三百块钱似的。

“那,谢谢李先生。”貌美服务员接过消费,朝着苏玄鞠了一躬。

“行了,快走吧,记得下次我们来的时候给预留个好座位就行。”陈深阔气地摆了摆手。

似乎给钱的是他一样,让苏玄对这家伙不免另眼相看了。

等貌美服务员一走,陈深就突然压低声音,朝着苏玄好奇道:“李兄,刚刚那妞儿跟你都说些什么了啊。”

“小弟自幼好奇心就重,现在心里奇痒难耐,还望李兄能帮帮在下。”

苏玄笑了笑:“她说魅影帮帮主等会就下来见我。”

陈深闻言顿时面露愤慨之色:“李兄,你这是把我当傻子忽悠呢,傻子才信!”

苏玄一乐:“要不我们赌点什么。”

一听要赌,陈深立马来了兴趣:“李兄要赌什么?”

“就赌等会魅影帮帮主就会下来见我,如何?”

“行!”陈深很爽快得就答应了。

他是打死都不相信魅影帮帮主真会下来见自己面前这个男人的。

尽管这个人长得有点帅,气质有点好,有点钱之外,好像也没比他强哪去啊!

“敢问李兄,我们怎么个赌法呢?”

苏玄笑了笑:“就像你刚刚说的官二代跟富二代之间的赌约一样。”

“只要魅影帮帮主下来见我,就算我赢,没下来见我就算你赢。”

“谁输,谁就到那个艺术学校裸奔如何?”

“好!”陈深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但很快,当他看到苏玄那云淡风轻的模样后,他心中突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等等!”

“陈兄,我们一定要像那两个官二代跟富二代一样,做个信守承诺的真男人,不能轻易反悔啊。”苏玄揶揄道。

陈深:“……”

尽管苏玄这一招激将法十分明显,但确实刺激到他了。

只见他牙齿一咬:“好!我绝不反悔!”

想到这几年根本无人能让那位美女帮主晚上到一楼来,他心里就大涨底气:“那你也一定要信守承诺。”

苏玄笑了笑:“自然。”

“好!”

陈深猛地一拍桌子,直接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以给自己壮胆……

苏玄也象征性地抿了一口,朝着陈深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陈深不免打了冷颤,刚喝酒壮胆的他,忽然有种自己跳坑里的感觉。

于是心里又不断地安慰自己,几年来都没出现能让美女帮主夜里来一楼的人,绝不可能巧到会在今天出现。

更不可能巧的是他面前的这个人!

想到这,陈深重振雄风,恢复最初模样,与苏玄谈笑风生了起来。

直到……

酒吧一楼的嘈杂声,欢呼声突然停止,有人突然惊呼出声:“帮主!”,一石激起千层浪的那一刻。

陈深像是条件反射似的,猛然转头,顺着喊的声音方向望去。

下一秒。

陈深原本还含笑的脸,凝固住了。

音乐停止,喧哗声休止。

整个一楼就像是被突然施了静音魔法一样,寂静一片。

不对,更准确的来说,不止施了静音魔法,还被施了定身咒,所有人都身体僵硬在原地,目光定格在一个款款而来的女人身上。

全场只有两人没有被施静音魔法跟定身咒。

苏玄算一个,另外一个便是已经从三楼换好衣服走下来的黎紫娴。

只见灯光下。

黎紫娴穿着一身紫色旗袍,正朝着苏玄盈盈一笑地走来。

她就是正常的行走。

但那一身妖媚至极的完美身材却被旗袍勾勒得淋漓尽致,可谓前凸后翘,就算是正常的行走。

却也有风情万种的感觉!

盈盈一笑,倾国倾城。

她手里还拿着一副印着山水丹青的折扇,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勾人心魂,紫色的旗袍佳人。

这样美人的出现,让空气中都弥漫着一丝属于女性的香味。

“现,现在不是黑天吗,为什么帮主会来一楼?”一名面露痴迷之色的男子,结结巴巴地道。

“哗!”

经过男子这一提醒,那些一开始就被迷住的人才恍然想到,现在是黑天啊!

顷刻间,无数人都将目光转向窗外,当发现天色已经很黑的时候,所有人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地道:“美女帮主竟然晚上来一楼了!?”

“妈妈,儿子出息了,竟然在黑天在一楼看到了帮主!”

无数人在那抓狂……

唯独一人,像是一条败狗似的,颓废坐在地上。

只见陈深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几秒后,他哭丧着脸:“李兄,哪有你这么玩我的啊。”

苏玄笑道:“是你自己不信,要跟我赌的。”

陈深:“……”

仔细回想,确实自己坚决不信这个人能让美女帮主来一楼,并非对方强迫……

想到这,陈深心里顿时受了一万点暴击,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去。

他脸色跟吃了苍蝇屎一样难看:“李兄……”

“陈兄,我们可是说好要做一个诚实守信地真男人,你应该不会反悔赌约吧。”苏玄微笑。

陈深:“……”

他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最终内心滴血地咬牙带着哭声地道:“真男人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