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你也配

“来人。”约里克道。

只见一名身材臃肿的男子听到约里克召唤,就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满是肥肉的脸上充满谄媚地道:“约里克大师,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的。”

他是天河大厦的董事长冯森,放在天河市那也是顶尖的大人物了,但在约里克面前也不得不露出讨好的表情。

“打包。”

冯森闻言愣了一下:“打包什么?”

约里克指了指那枚摆放在大厅中央的女神之泪,用上他最恭敬,严肃地语气道:“将这枚女神之泪,打包给这位大人。”

“啊!?”冯森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若换做平常,约里克才没耐心跟这个胖子浪费时间呢,但在苏玄面前他还是需要维持好自己“美好形象”的。

他面露微笑,耐心地道:“麻烦冯董事长,将女神之泪打包送给这位大人。”

“啊?”冯森又是一愣,结结巴巴地道:“可,可是您不是说,天河市应该没人有资格入手女神之泪的吗?”

约里克心中发苦,他确实是这么想的,但谁又能想到堂堂玄君,居然会出现在这个不太发达的城市?

“冯董事长只要帮忙打包就好。”约里克道。

冯森心里嘀咕:“有病!”

刚刚还在吹牛逼说,整个天河市都绝不可能有人有资格入手这枚女神之泪。

结果现在就屁颠屁颠的,竟然要免费将价值十亿美元的女神之泪送给人。

不过,更让他在意的是,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让约里克这种级别的大人物都不惜一切代价的去讨好。

“黎帮主,若你没什么事了的话,我们可以回去了吗?”苏玄问道。

听到苏玄的文化,黎紫娴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不过,到现在她内心依然震撼不已。

看到约里克望向苏玄讨好的目光,以及大厅中央那正在忙碌,给女神之泪进行打包的工作人员。

“他究竟是谁?”黎紫娴心里喃喃。

同时,有一种莫名恐惧感笼上她的心头。

苏玄越是在她面前表现的越厉害,就越让她不安。

因为这样也就代表,魅影帮越不能违反那三个条件。

否则等待魅影帮的,真是像青州帮一样的下场……

“我,我看上了一个首饰,马上去买。”

本来想好好逛逛的黎紫娴,见苏玄要离开,也直接取消这个打算了。

“不用了,美丽的女士,您作为大人的朋友,所看上的任何一款奢侈品,我们都可以免费赠送给您。”

约里克同样讨好似的道。

虽然不知道玄君身边的女人跟玄君是什么身份。

但这么漂亮,万一,哪怕万一是玄君的女人呢?

黎紫娴连忙摆手:“不,不用了,我有钱的。”

这时苏玄开口道:“没事,既然他想送你,那就收下吧。”

“既然大人都发话了,美丽的小姐您也就别推辞了。”

约里克脸上挂满笑意地询问道:“您喜欢哪件首饰呢。”

黎紫娴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枚由紫宝石制作而成,周围也是钻石镶边的戒指。

“来人,给这位小姐打包。”约里克豪气万分。

这样的一幕,让黎紫娴如处梦幻,给她一种做梦的感觉。

要知道,她刚刚指的那个戒指,需要三百多万啊!

就这么送给自己了?

她贝齿紧咬,偷偷打量着身边的苏玄,心中充满了敬畏。

她知道,这位约里克大师只是为了讨好苏玄,顺带捎上自己的罢了。

她只是沾了苏玄的光。

与此同时。

当女神之泪被主办方免费送人的消息传出去后,整座足足几十层楼高的天河大厦,都疯狂了起来。

喧哗,吵闹声就像是夏天的惊雷声般,乍起!

“女神之泪居然被主办方给免费送人了!?”

“我的妈妈呀,价值十亿美金的宝贝,免费送人?”

如果说有个通天大人物突然空降,花费十亿美金买下了女神之泪的话。

天河大厦中的人兴许不至于到这么发疯的地步。

只会感慨,真有这种连十亿美金都随便舍得出的有钱大佬啊!

但要知道,现在是主办方免费赠送,这是什么概念!?

“我们天河市的本土势力,可是连入手,购买的资格都没有。”

“那个让主办方免费赠送的,又是哪来的神仙啊!”

四大顶尖豪族在众人心目中就已经是庞然大物了。

所有人都不敢想象,那个被免费赠送女神之泪的家伙,背景有多恐怖!

顷刻间。

铺天盖地的消息在天河市,以及周边城市扩散。

很快,有关于女神之泪被主办方免费赠送给某位“神秘大人物”的消息,就霸占了各大社交平台的热搜榜!

一夜之间,几乎所有具有讨论聊天功能的软件,平台,都在疯狂刷屏这件大事。

毕竟龙国人,干啥啥不行,凑热闹绝对第一名。

要知道,这可是一场在三十多个城市进行巡回展览的活动啊,结果三十多个城市,愣是没有一个人有那能力。

站出来说,这女神之泪我要了!

结果到最后一站,所有人都认为,这款女神之泪应该没人买的时候。

小小的天河市中,竟然出现了一个让主办方舍得将女神之泪免费赠送的滔天大人物。

当得知那个神秘大人物是个男人后。

某社交平台,发布了一个帖子。

标题:替我闺蜜重金悬赏那位神秘大人物的所有信息,电话号,微信,家庭住址等等。

下面评论:“呸,你是替你闺蜜家闺蜜悬赏的吗,我都不忍心揭穿你!”

总之,半个龙国在今晚,都因这事掀起了一场地震。

无数人都在猜测那个神秘大人物的身份,纷纷列举出龙国的各大人物,来进行可能性推算。

天河市,一处高级酒店中。

一名里面真空,只是外面套着白色浴袍的妖艳女人,看着自己手上的钻戒,嘟囔着嘴:“宝贝,人家也想要那个女神之泪嘛。”

躺在大床另一边,气喘吁吁的男人,用余光瞥了眼这个女人,心里骂骂咧咧地道:“你踏马一个一晚上三千块钱的女人,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