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韶华一度

方森表面上装狠,心里却是格外的焦躁。

这种事情,一旦败露出去,那可就是一则赤裸裸的丑闻!

更何况他们是从事媒体职业的,跟天河市多出媒体公司都有恩怨的,别说是事情石锤了。

就算是个谣言,落到那些人的手里,都得被加工的跟真实发生一样。

更何况,这件事还真踏马是真的!

方森不敢想象,第二天各大媒体平台全是报道他丑闻的信息,再加上一群狗仔的挖掘。

不出两天,他这几年所做的一切丑事,将会全都浮出水面。

墙倒众人踩!

届时别说是升职到总编了,一旦被人起诉,证据确凿,十年有期徒刑那都是轻的!

“杀人灭口?”方森心里忽然窜出这个想法。

甄晗那边他有的是办法解决,无非是工作上,生活上不停地给她施加压力,他就不信一个小女孩能顶得住。

但……

他可不认识面前这个男人,甚至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方总编,究竟怎么回事?”

陆添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也不再对甄晗动手动脚了,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见陆添过来了,方森低声给他解释了一遍。

陆添恍然大悟,挑起眉头以一种居高临傲的姿态看着苏玄,他抽出一根九五之尊,笑嘻嘻地递给苏玄。

“这位兄弟,你跟甄晗是什么关系?”

“甄晗确实在这间包厢里,如果你说不出你跟甄晗的关系,我作为她的总公司领导,可不会把她不负责任的交给一个陌生人。”

苏玄冰冷地道:“她是我妹妹。”

“哦?”

陆添向方森问道:“你听说过甄晗有个哥哥没?”

方森摇头,转而问姚美丽:“你听说过吗?”

姚美丽同样摇头:“虽然我跟她关系很好,但她也很少会跟我聊她家人的。”

陆添笑了笑:“既然不清楚,那就权当做甄小姐有这么一位哥哥吧。”

“那么请问这位大哥,你现在从事什么工作呢?有没有老婆,一个年薪水多少?”

苏玄皱眉。

见苏玄不说话,陆添很善解人意地拍了拍苏玄的肩膀:“行了,我已经知道了。”

“这么吧,只要你把你妹妹给我睡一晚,哦不,以后就让你妹妹当我情妇。”

“明天你就到金陵的天启传媒文化报道,我会亲自跟人事部那边打好招呼,绝对给你一个让你满意的职位!”

“年薪的话,百万年薪可能不好处理,等你在公司资历混久了,我再给你着手安排。”

陆添向苏玄伸出五根手指:“五十万,年薪五十万怎么样?”

“五十万!”

一旁的姚美丽心中一突,顿时感觉自己酸的牙都快掉了。

年薪五十万放在天河市这种二线城市,那可都是社会精英的水准了。

就算是他们编辑部一组主编的年薪也才二十多万左右。

方森这个总编顶多比他们多十几万而已。

而他们这些都是辛辛苦苦讨好陆添得来的,而眼前这个男人,只需要让妹妹跟陆添当情妇。

就可以唾手可得年薪五十万的工作!

方森也快吐血了。

感情自己在这位陆总身旁献殷勤大半年得来的职位,到最后的待遇都不如眼前这个陌生男人!

“年薪五十万?”苏玄问道。

陆添点头:“没错,凭借我在公司里面的实力,给你安排个年薪五十万的工作,也不过是洒洒水的事儿。”

“啪!”

苏玄一巴掌快如闪电地抽在陆添的脸上。

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豪华包间,乃至外面的走廊都在回荡。

姚美丽瞪大了眼睛,吓得捂住嘴。

方森则直接怒喝道:“你居然敢打陆总,是活腻歪了吗!?”

他刚说完,就要撸起袖子,看样子是要帮陆添打抱不平。

然而,他刚迈动一步,单武如蒲扇般的大手,就直接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顿时,方森就觉得自己肩上如同抗了一座小山似的,整个身体动弹不得。

紧接着,便是单武幽冷的声音:“你若敢再动一下,我会杀人。”

“唰!”

像是感觉到单武身上无穷杀意似的,方森脸色煞白一片,看到单武那两米多大个。

再想起自己爬一层楼都费劲的身体,他立马不敢动了。

陆添摸了摸嘴角溢出来的鲜血,不敢置信地望着苏玄:“你敢打我?”

“啪!”

苏玄又是一巴掌毫不留情地抽在他另一张脸上。

陆添两双手都捂在脸上,瞳孔里满是愤怒:“你知道我是谁吗!”

“啪!”

苏玄仍然没有回复,因为他觉得巴掌比回答更有用。

三巴掌下去,原本还算消瘦的陆添脸就肿的跟头肥猪一样了。

苏玄吐出两个字:“让开。”

本该十分牛气的陆添,这次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蔫吧了,向旁边挪了几步,给苏玄让路。

苏玄走进包厢中。

丰禾KTV在天河市都算有名的销金窟。

里面的一切设施放在天河市都算高端级别了,更何况这间包厢还是里面为数不多的豪华包厢!

不过就算再豪华的装饰,在苏玄眼里都是一些粪土。

不同于别的包厢,这间包厢并没有什么酒味。

毕竟他们今天的目的不在喝酒……

苏玄走到躺在沙发上的甄晗身前。

在紫色昏暗灯光的照射下,甄晗的小脸显得有一种像是发烧了似的,病态的红。

苏玄并未在意,这只是服用过多迷药的症状,并没有什么问题,等药效过去后,自然而然就好了。

只是……

甄晗的外套已经被人脱下,头发散乱,一副意乱神迷的样子。

再加上她的衣物,显然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不过,也只是被动过而已,因为已经到了冬天,天气变冷的原因,甄晗的贴身保暖衣物并没有任何问题。

但这也只能说苏玄来得及时罢了。

若是再来晚哪怕十分钟的时间,恐怕甄晗的清白就要不保了。

在苏玄的印象中甄晗是一个极其单纯,就像是长白山天池里的池水,清澈见底。

哪怕是看的第一眼,都会让人心生舒适之意的女孩子。

机灵,可爱。

他不愿去想,若这样的女孩被得逞的话,将会把这样性格的女孩子改变成什么样。

是自杀,亦或者是自甘堕落。

若她自强不息,强忍着伤痛生活下去的话……那样恐怕会更让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