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逆鳞

宋灵看到来人,有些红润的眼眸中闪过惊喜之色:“姐……”

还没等她说完,苏玄就已经走到她面前,看着躺在宋灵怀中,意识已经模糊的田晨。

他用手摸了一下田晨后脑勺的伤势,转头对单武道:“颅骨轻微受损,没什么大碍,你过来给包扎一下吧。”

颅骨受损这种情况可大可小,毕竟这是在暴戾因素下导致的,如果严重的话很可能导致脑出血,是足以威胁伤者性命的。

但万幸的是,田晨脑袋够硬,只是轻微颅骨受损,流了点血,只是从外观上来看挺吓人,实则并没什么问题。

“是!”

单武半蹲下身子,从宋灵怀中将田晨给接了过来。

作为一名合格的优秀军人,基础的生存技能,包扎,医疗,厨艺等等都是精通的。

进行简单的包扎后,田晨后脑勺的出血状况也得到了控制。

“其实,我已经来五分钟了。”苏玄道。

“啊!?”宋灵一傻。

“这小伙子不错,你说要给我介绍的人,应该就是他吧。”苏玄笑道。

宋灵俏脸一红,点了点头。

但很快,她又生气道:“你早就来了,为啥还站在后面看戏啊,害的田晨挨了打。”

苏玄眉头挑起:“这还没过门呢,就开始护着这小子了?”

宋灵被这话噎的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过,确实是我的过失,等会儿在你生日会上,我会跟他道歉的。”

苏玄瞥了眼旁边虽然神志不清,但仍在偷偷看他的田晨。

田晨见自己偷看被发现了,连忙别过头去,不敢再偷看一眼。

他可是知道宋灵姐夫身份的,苏玄!

当今天河市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从出现在天河市的那一天起,就做出了各种令人惊恐的大动作。

覆灭青州帮,杀死林遵父子,将天河市的那些霸主玩弄于鼓掌之间。

在这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光杀的人加在一起,都是个恐怖的数量。

其杀伐果断的手段,让天河市所有人都闻风丧胆。

但……

大家却并不反感这么一位疯狂杀人犯。

因为他们知道苏玄为何杀人,杀的又是什么人。

甚至在天河市都有不少人视他为偶像,心生向往,都想见这位大人物一面。

尤其是男人。

试问谁在自己热血的年纪里,没有一段,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梦?

然,大家都是普通人,没那么大能耐,也没那么大的底气。

但苏玄此举,为了宋清韫不顾一切地与三大家族,青州帮不死不休的行为。

让听了这故事的人,都热血沸腾,仿佛主角是他们一样!

若苏玄振臂高呼,不说有十万大军,怎么也得有个上万的中二青年响应,为他抛头颅,洒热血。

“你是谁?”

看到气势有些出众,再加上身材高大的单武,闻浩脸色谨慎地问道。

苏玄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平淡的目光放在闻浩身上,淡淡道:“道歉,医药费全付,有问题吗?”

闻浩听言当场就爆了个粗口,这家伙谁啊,上来就这么狂?

“好帅!”

田晨心中激动不已,果然不愧是偶像!

“别以为叫来俩人,你们就牛逼,真以为老子是好欺负的?”

“你们能喊人,老子也能摇。”

闻浩说完,就掏出手机打电话。

眼见事情要闹大,苏玄眉头微皱,要是这人喊来了一堆大学生,可就不好处理了。

当然,这个不好处理是建立在,苏玄并不想对大学生下手的前提下。

如果说苏玄对这个世界上的哪些职业会去下意识的包容,那就是医生,教师以及学生。

医生悬壶济世。

教师诲人不倦。

至于学生……

恐怕不光是苏玄,在社会上大多数人对学生都比较友好吧。

“亲爱的……”罗雨梦有些担心。

“放心吧,这里是咱们的地盘,不用怕他们。”闻浩安慰道。

听到闻浩的话,罗雨梦才松了口气,再次扬起她那只带着绿宝石的珍贵戒指,朝着宋灵嘲讽道:“宋灵我过生日,我男朋友送了我这个戒指,那请问你过生日,你男朋友给你送什么了?”

苏玄眉头深皱,看到眼前的罗雨梦,他突然想到之前了向沁。

现在的学生都这么肤浅了吗?

宋灵没有回答她。

田晨送了她一件粉红色的毛衣,是他亲手织的,虽然在商业价值上并不贵重,但却让宋灵很感动。

她并不想用田晨的辛苦劳动成果,用来跟罗雨梦这种人相比较。

“行了,宝贝,像宋灵这种没爹没妈,姐姐还死了的贱女人,也就只能找个穷屌丝。”

“你让一个穷屌丝,拿什么来跟我送你的戒指比啊。”闻浩不屑道。

“闻浩,你过分了!”甘若彤气得头都疼了。

她深知对宋灵而言,这些事就是她心中最悲痛的地方。

闻浩此举无异于在把宋灵刚和好的血淋淋伤疤,重新揭开。

宋灵怒目而视,显然闻浩的话已经触碰到她的底线了!

“啪!”

一道响彻的声音,在走廊中突然响起!

就见苏玄突兀出现在闻浩的面前,一巴掌势大力沉!

闻浩整个人瞬间如同炮弹似的,被扇飞了出去,在空中血沫横飞,足足旋转了好几圈,才重重摔在地上。

“再说这种话,你会死。”

苏玄平静毫无波澜的一句话,让整个走廊的空气都冰冷了几分!

闻浩的这句话不光触碰到宋灵的底线,同样也惹到了苏玄的逆鳞。

他本已动了杀机,但念在闻浩是学生的份上,饶了他一命。

但此人若再找死,苏玄也不介意再多杀一人。

旁边跟闻浩同伙的黄毛见状,当场吓蒙了。

闻浩虽然不是很胖,但好歹也是个正常的成年男子。

一巴掌就能把一百多斤的成年男性抽飞,这得是多么恐怖的力道啊!

“啊!亲爱的!”

罗雨梦高分贝尖叫出声,连忙跑到葛明身边,看着葛明紫得发黑的半张脸,以及满嘴鲜血。

她向苏玄一脸怨毒的道:“你怎么能对他下这么狠的手!”

万一闻浩毁容了怎办啊!

苏玄目光微冷,看了她一眼。

仅是一眼,令得罗雨梦心脏骤然一沉,整个人就像是被死神扼住喉咙似的,难以呼吸!

死亡的气息将她团团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