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请古老

在包厢众人的欢呼激情下,一场足以让在座所有人都记忆一辈子的生日宴会,疯狂到凌晨一点才结束。

等苏玄带宋灵跟甘若彤两人回到家的时候,也已经快凌晨两点了。

宋灵两人又蹑手蹑脚地到小奈一房间中,发现这小妮子睡得正甜,才松了口气。

这小妮子在六点天刚黑的时候就被她们给哄睡着了。

不是她们不愿意带她去生日会,而是苏奈一的作息时间太规律了,每天十点前就会犯困。

这可是生日宴会,要是奈一困了,总不能就不管其他朋友,把她带回家睡觉吧。

所以处于周全考虑,把这小丫头给哄睡着后,她们才去的生日会现场。

宏豪居在安保方面也是天河市最周全的小区,也无需担心安全问题。

因为宋灵跟甘若彤两人都因为开心喝了不少酒,都是成年人,苏玄也没有阻止。

等到家的时候,两人走路的脚步都是虚浮的。

大概是酒精刺激的原因,就算现在已经快凌晨两点,两个疯女人也睡意全无,在客厅疯闹了起来。

苏玄见状索性到厨房里给两人准备夜宵了。

喝酒之后是不能空腹的。

很快,依然是两份简单的清水煮面,香味也是依然的浓。

在客厅里面缠闹的两个疯丫头,都闻到了从厨房里散发出来的袅袅香味。

就见苏玄穿着白色围裙,将两碗清水面条端在了客厅的茶几上。

“哇,好香!”

宋灵和甘若彤两人双目爆射精光!

“姐夫,你居然还会做饭!”宋灵惊得眼睛都瞪大了。

像她姐夫这种又酷又帅还又霸道,且专情的男生本来就万里挑一了。

结果这种万里挑一的男生居然还会做饭,味道还那么香!

简直完美一男的!

就在宋灵惊叹的时候,甘若彤就已经一声不吭抄起旁边地筷子,就狼吞虎咽的扒面条了。

听到甘若彤吃饭“吧唧,吧唧”的声音,宋灵再看甘若彤碗里的面条居然就剩一半了!

宋灵吓得连忙也不顾什么淑女形象了,也在那疯狂扒面条……

两人简直就像是饿死鬼投胎,不到一会儿风卷残云地将面条收拾干净了。

甘若彤率先吃完,但她没吃够!

这太香了!

于是……目光便转向了宋灵碗里的面条。

宋灵小狗护食一样,一边吸溜面条,一边把碗给护在怀里。

“给我一口!”

“不要!”

“就一口!”

“不行!”

“咱俩还是好姐妹吗?”

“从现在开始,不是!”

“……”

苏玄依靠在厨房的门框上,看着两人这么“友爱”的一幕,脸上再次不知不觉的露出了笑容。

他手蹭了蹭洁白没有一丝灰尘的围裙,就将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稍微加温的酸奶,倒了两杯。

酸奶对解酒还是有很大帮助的。

又将两杯酸奶递到宋灵两人面前。

两人又如狼似虎地迅速把靠近她们的那杯牛奶给“抢”了过来。

“咕嘟咕嘟”喝完。

苏玄又像是保姆一样,收拾起来了桌子,完全没有任何玄君,亦或者是手上沾染了无数鲜血“屠夫”的形象。

“现在一点五十二分,你俩最迟两点十分睡觉,听到没?”苏玄收拾好桌子,嘱咐道。

“好!”

两人全都乖巧的点头,然后回到了她们的卧室里。

见两人卧室房门紧闭,苏玄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

他走到院子里,双手插兜,抬头望着晴朗的夜空,繁星闪闪,弯月高挂,属于冬季的冰凉感在不停刺激着他皮肤的触觉。

苏玄坐在门前的石阶上,掏出根烟,点燃。

他轻轻吸了一口,又缓缓吐出幽紫色的烟圈在他面前缭绕,似是对空气说话:“去把古老请来吧。”

夜幕中,一道黑影出现在苏玄身旁。

正是单武。

“主上,您的身体……”单武语气担忧。

古老全名古恒,兴许在龙国中没几个人知道这个名字的,但放在整个国家权力聚集中心的紫禁城内。

谁人不知古恒二字?

只因这位老者乃是“紫禁城医道第一圣手”,举世无双的医术,只要人没死,还剩口气都能救活!

说他站在龙国,哦不,乃至全天下的医术顶尖那一批都毫不为过。

之前龙左中见苏玄旧病复发,就要帮他请古老出山。

但为何古老一直没来?

因为龙左中还不够那资格,准确得来说,就算够资格请古老出山,那也得看古老愿不愿意……

在龙国,能随意请动古老的屈指可数。

而苏玄便在其中。

“我应该亲自去请那位老人家的。”苏玄喃喃自语。

古老性情虽然古怪,有些时候还显得不近人情,但其用一手医术,不知教出来多少医道巨擘造福龙国。

而他乃至龙国那些真正的掌权者们,几乎每个人都曾被古老“救过一命”。

这位也是龙国的至宝!

“主上现在身份敏感,紫禁城那边最近也动乱不堪,让属下一人去请古老即可。”单武恭声道。

苏玄点头。

单武已经跟了他有六个年头了在,众所周知,他便是苏玄的代言人,有他出面去请古老,虽然没有苏玄亲自出面来得有诚意。

但想必古老应该也能理解。

“对了,赵,翁两家最近有什么动作吗?”苏玄问道。

距离林遵之死已经过去两天时间了,按照赵真和翁天福两人的性格,理应采取一些行动了才对。

“启禀主上,赵真和翁天福两人曾打算秘密把赵偃跟翁帆两人送离天河市,但就在离开的路上,赵真又把他们给叫回来了。”单武道。

“很明确的一个行为。”苏玄淡淡的道。

当年曾跟着林晟一起欺辱宋清韫的就是这两人,因此林晟死后,苏玄是要必杀他们的。

如果他们老实待在天河市,苏玄倒是有可能让他们多活一段时间。

但!

若是两人只要离开天河市半步,第二天早上天河市的热搜上面就要多出一则新闻。

赵,翁两家少爷死于非命。

“主上想对他们下手了?”单武问道。

苏玄吸了一口烟:“距离林晟的死已经过去十天了,是时候再送一人上路了。”

“究竟是赵偃,还是翁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