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这辈子都不敢遗忘的人

“那父亲,我们应该做什么准备?”

说了半天,钱盛还是没明白。

钱老也没有责怪,目光望向门外的风景,喃喃道:“四大家族,唯独剩我们钱家安安稳稳。”

“要是能把握住这次的机会,说不定钱家有可能一跃成为四大家族的霸主。”

天河市的霸主梦,四大家族谁不想做?

说句不好听的,哪怕是死后见到那些列祖列宗,都能挺直腰板,极其嚣张的说一句:“恕我直言,在座的,都是垃圾!”

钱盛闻言,都忍不住激动了起来:“爹,您快说,需要咱们做好什么准备啊。”

钱老吐出一个字:“等。”

大概是因为最近发生的惊天大事太多的原因,对于赵偃的死,许多人大多都只是摇头慨叹苏玄的铁血手腕,却没感到任何意外。

连林遵父子都死于苏玄手中,别说是赵偃死了,就算等下传来翁帆的死讯,大家都不会觉得有任何问题。

反而,若是赵家跟翁家保住了赵偃跟翁帆,这才会让吃瓜群众震惊。

有句俗话说的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那只能说明这条龙还不够强,像天河市这些豪族地头蛇,在苏玄这条苍龙面前,这些地头蛇恐怕都不过是一条条爬虫吧。

覆手可灭!

在这段时间内,苏玄不再有任何动作,而赵真就像是哑巴了一样,尽管自己儿子被杀,也没有任何发声。

天河市一切仿佛恢复了宁静中。

但,那只不过是明面上罢了,背地里实则暗流涌动,不知有多少势力正在秘密行动,如同钱家一样等待一个机会。

一个足以让他们鱼跃龙门,光耀门楣的机会!

至于天河市的地下势力,那些附属于青州帮的势力,起初还会联手对抗魅影帮,甚至还产生了不少的伤亡情况。

但,魅影帮地下势力的两大霸主,自身实力本就不容小觑,再加上吞并了青州帮后,势力更是暴涨。

在黎紫娴的雷霆之势下,那些势力也被打击的支离破碎,大多数最终都明智地选择转投魅影帮了。

宏豪居。

此时整个别墅只剩下苏玄一人,单武去请古老了,至于宋灵那丫头,自从她跟田晨两人关系确定后。

活脱脱坠入爱河的模样,天天出去跟田晨逛街,最主要的是,这丫头还喜欢带着奈一。

美名其曰,奈一就是她跟田晨两人之间的“气氛活跃器”,只要有奈一,凭借她古灵精怪,有时候还会蹦出来“雷人”语句的能力,特别活跃气氛!

奈一也因为宋灵经常会给她买许多美食,漂亮衣服,很喜欢跟宋灵出去玩。

宋灵跟奈一两人关系越来越好,苏玄自然乐意看到。

毕竟……

他是无法陪奈一长大的,还是得需要宋灵来照顾。

想到这,苏玄就觉得有些头疼。

宋灵这都有男朋友了,以后谈婚论嫁的时候,要带上个四五岁小丫头,难免有些不成体统。

“算了,以后再考虑怎么处理吧。”

苏玄也懒得再想下去了,看了眼时间,已经上午十一点四十八了。

他将桌子上摆满的书整理了一下,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就推开房门走到了院子里。

天河市的地理位置,从龙国地图上来看的话在中间位置。

但从严格意义来讲,天河市要偏向北方一点,故而也算是北方城市。

北方城市有个很大的优点,那就是天气好!

推开房门的瞬间,明媚阳光就普照在苏玄脸上,让他不禁露出温暖的笑容。

一本书,一杯茶,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不知是多少人心中的美好场景?

苏玄躺在院子里的藤椅上,惬意的享受阳光浴。

唯一不足的是,现在正处冬天,寒冷的天气在天河市这种说北不北,说南不南的地方还是很折磨人的。

然,这种寒冷对苏玄来说并算不了什么,别说是这种令下几度的天气了。

当年,他还只是一介兵中小卒的时候,就被派到北方边境,在那种堪称酷寒,滴水成冰的地方,他早已习惯了寒冷。

甚至,相较于夏天,他要更喜欢冬天一些。

夏天的太阳让人惹的发昏,冬天的寒冷却会刺激他的大脑,让他更加清醒。

不一会儿,一辆军用吉普车就停在了别墅门口,当轰鸣的发动机停止后,苏玄闭上的眼睛,睁开了。

廉宗走下吉普车,看着面前气派又豪华的别墅,皱了皱眉头。

不是因为这栋别墅太豪华,而是觉得寒酸,太小了!

玄君是何等人物?居住在这种别墅里,未免也太屈尊了!

他可是到紫禁城见过那处由先皇亲自赏给玄君的宅邸,那才叫一个气派!

光是正门上那块由龙国无数雕刻师,用极为名贵石料镌刻而成的:玄君之府四个字,让他看了都心生震撼!

与那处宅邸相比,眼前这栋别墅,简直狗屁不是,也就个破茅草屋!

殊不知这话要是流落出天河市中,不知得颠覆多少人的世界观。

什么时候天河市的奢华,名贵的宏豪居,就成了个破茅草屋……

要知道,这里可是无数人梦寐以求都想搬进来的“仙境”。

廉宗深吸口气,低头整理衣服上的褶皱,似乎有些不放心,还问向自己的警卫员。

“小崔,仪表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那名叫小崔的年轻警卫员,立马敬礼,肃重道:“报告首长,您打扮得比俺还帅!”

“好小子!”

廉宗忍不住笑出了声:“等会儿进去,你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听到没?”

“收到!”

小崔神色仍然肃重,铿锵有力地问道:“敢问首长,等会我们要见的是哪位领导?”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首长为了见个人,跟女人似的对着镜子照半天。

他都有些怀疑,等会要见的那位领导,该不会是某位老首长的女儿吧……

“这个就不方便告诉你了。”廉宗笑道。

但,下一秒他语气一转,神色也跟着肃重了起来,沉声道:“但你要知道。”

“等会你要见的,可能是你这一辈子都不敢遗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