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姐,他又来了

早在之前廉宗就曾有一次,想要邀请苏玄到他们部队进行“阅兵”,指导工作。

在这段时间里廉宗倒是帮了不少忙,故而苏玄并没拒绝,将日期定在了今天。

驻扎部队因为各种特殊原因,一般都会选择建在距离市区不远不近的无人地。

坐廉宗那辆军用吉普车,大约用了半小时的时间,就来到了驻扎天河市的军队总部。

“首长好!”

负责看门值班的两名士兵看到吉普车,立马敬礼放行。

如何带的是旁人,廉宗此刻兴许会有种暗爽的装逼心理。

但旁边坐着的可是苏玄!

在玄君面前被人喊首长,幸亏廉宗自认自己脸皮是厚的,否则换做旁人估计都恨不得找块地缝钻进去。

如今龙国的发展重心就放在了军事上面,哪怕是一处二线城市的驻扎部队,里面的武装设施,还有基地建设都是十分先进的。

吉普车刚开进部队里,苏玄就叫停了。

廉宗有些疑惑地望向苏玄:“大人,怎么了?”

“在这里走走看看就行。”苏玄道。

不用猜他都知道,恐怕廉宗在前面恐怕早就布置好了欢迎仪式。

他并不反感这些,但也丝毫不感兴趣。

以前他也会没事去北方军团管辖下的一些部队进行检查。

却没人知道。

因为他不会通知那个部队的任何领导,只是以一个普通人身份走进部队四处观察。

只有这样才能最清楚,直接的目睹部队的正常样貌。

否则以他的身份,一旦传出去要到某个部队检查,那就不能算是检查了。

而是观赏。

面对苏玄的这个要求,廉宗心中微微发苦,但还是恭声道:“是!”

“你也回去吧。”苏玄道。

这下把廉宗给弄懵了,玄君这是要一个人逛他们的部队?

想到这,廉宗立马急的差点跳起来,这怎么行!

玄君是何等身份?

军营那是什么地方?虽然规矩严谨,但哪个军营不是兵痞一大把?

再加上平时自己跟这群家伙没什么架子,让这些人也有些无法无天。

假如万一,让哪个不开眼的得罪了玄君,那还了得?

“大人,您不了解我们部队,就由我带您参观吧。”廉宗连忙道。

他对自己的那些兵很自信,乃至于自豪。

自信把这群人现在就扔到战场上,都会给他打一个漂亮的硬仗。

但也十分不自信,因为这些家伙都被他惯坏了……

“我要看的是你们部队日常普通的一面,要是廉都统跟在我后面,是达不到这样效果的。”

苏玄看样子是在跟廉宗解释,但语气中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一种原本就属于“玄君”的威严气势,在这一刻从苏玄身上流露了出来。

廉宗顿时觉得就连呼吸都沉重了下来。

前面坐在驾驶位上的小崔更是汗毛炸立,他是习武之人,感知力要比普通人强太多了。

他双手紧握方向盘,额头冷汗都分泌了出来。

这种感觉,让他有种自己的性命都被对方握在手里的感觉。

好恐怖!

廉宗颤声道:“卑职明白。”

话音一落,他就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力骤然减轻。

驾驶座位上的小崔也松了口气,但目光透过后视镜,看到神色淡漠的苏玄后,心中仍是心悸万分!

他仍是保持姿势坐在前面,不感动一下……

直到苏玄走下车,小崔才真正感受到“危机”解除。

苏玄离开了,吉普车中只剩下小崔跟廉宗两人。

“他应该是我见过最强的人!”小崔喃喃道。

他还是第一次从一个人的身上感受到这种恐怖的威压气息。

廉宗闻言,深吸口气:“最强的人吗……”

小崔故而没有见识到那些龙国军部真正的顶尖强者,但……

能在他口中称得上最强。

廉宗心中慨叹:“不愧是玄君啊。”

不过,当想到刚刚苏玄身上流露出来的威势,他看了看紧握的已经出汗的手心,又苦笑一声:“当真是,伴君如伴虎。”

………………

没有廉宗的陪同,苏玄走在军营中,并没有吸引太多的目光。

但因为他没穿军服,再加上出尘的气质,多多少少还是让人忍不住侧目看一眼的。

“哇,璇璇姐,你快看那个人。”

这时两名穿着绿色军装的年轻女子,似乎是在散步聊天。

其中一名看样子年龄较小,长得可爱的女子,看到苏玄,连忙怼了怼旁边长相貌美,身材也更偏向成熟女子。

赵璇璇听到童果的声音,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

当看到苏玄后,她美眸也闪过一丝讶色:“气质好出众。”

苏玄的长相并不算很帅,但就是那淡然出尘的气质,一下子就能让他从人群中卓然而立出来。

“怎么样,我就说我们部队里面还是有不少帅哥的吧,可不是只有冯杰那种家伙。”童果嬉笑道。

赵璇璇闻言,捏了捏童果的小肉脸:“你能不能不要再提冯杰了。”

童果从她的魔爪中挣脱,揉了揉自己的小脸,幸灾乐祸的道:“你还在为冯杰的事闹心吗?”

见童果明知故问,赵璇璇没好气:“等你以后碰到死缠烂打追求你的男生,我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童果连忙摇头加摆手:“那还是算了吧。”

别说她跟赵璇璇了,恐怕任何一个女生,被冯杰这种打不倒的小强盯上,都得被烦死吧!

这种人脑袋完全一根筋,就算拒绝他一万次,他可能会失落一万次。

但下一秒,下一个小时,最迟下一天就会重拾信心,继续发起追求攻势。

这样百折不挠的性格值得称赞,但用在这种事上,是很容易把人给逼疯的……

赵璇璇现在就在崩溃的边缘。

她自己都快记不清拒绝冯杰多少次了,说了多少句:“我们两个真的不合适,你无论是怎么表白,我都不会答应的。”

让她很是无奈。

“我靠,璇璇姐,冯杰那家伙又来了!”

这时童果突然开口道。

赵璇璇十分头疼:“小果,你能不能别再开这种玩笑了。”

她现在听到冯杰这两个字都头疼。

“姐,他真来了。”

赵璇璇这才跟着童果手指的方向,看到一名穿着干净利落,剪着寸头的军装男子,手捧鲜花向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