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任尸覆遍野,唯惊魂可依

廉宗刚来到这里就看到让他睚眦欲裂的一幕。

竟然真有不长眼的混蛋招惹玄君,而且竟然还动起手来了!

被暴怒的廉宗一脚踹倒,冯杰非但没有面露愤怒,反而有些惊恐和慌张。

他慌忙从地上爬起来,脸色有些泛白,想要解释:“廉都统,我……”

廉宗,天河市驻扎部队最高级别军官。

平日里无论是对待属下,还是平常士兵都十分和蔼,平易近人,在部队里面人缘极好。

甚至在许多新兵眼里,廉宗就跟自己的长辈一样很好说话。

但!

只有部队的老兵知道,廉宗军衔高至都统,那是真正上过沙场,手上沾染无数鲜血的存在。

并且战功赫赫!

世界上有一种人,性格是个老好人,宽容大方,很少会跟朋友生气,让人觉得这家伙脾气好到爆。

殊不知,一旦这种人愤怒后,会是什么恐怖样子。

他们不是不会生气,而是将生气点压得很低。

如果触碰了这个点,那就是积压多年的火山爆发。

今天的廉宗浑身上下都满是暴戾气息,身上原本在沙场上就练就出来的杀意展露无疑!

令人看了都有种心寒的感觉。

“给我闭嘴!”廉宗怒声道。

冯杰吓得连忙低头,不敢说话了。

旁边的赵璇璇见状都又惊又懵。

她来部队也有四五年了,见过几次廉宗发脾气,很吓人。

那都是因为有人犯了严重的条例情况,或者出现了重大事故,他才会发脾气。

但今天的廉宗绝对是她见过最愤怒的一次。

是因为知道冯杰鼓舞新人针对那个陌生男子生这么大气的?

赵璇璇心中有些不敢确定。

冯杰固然违反条例了,但也不至于这么大动肝火才对。

而且……

赵璇璇看到不远处正朝她跑来的童果,狠狠瞪了她一眼,压低声音道:“我不是让你去喊龙哥的吗,你怎么把廉都统给找来了?”

童果满脸委屈:“我就是去找龙哥的啊。”

“我听有人说,见到龙哥去廉都统办公室了。本来我想在外面等着龙哥出来的时候,再让他来这里的。”

“但我在外面等了好长时间他都没出来,我这不是怕你这边撑不住,就只能去办公室里找他。”

“结果廉都统说龙哥在里面睡觉,问我找他什么事。我不想说的,但廉都统好像心情不好的样子,很吓人,命令我说,我还怎么敢不说啊。”

说到廉宗时,她小脸上都带着一抹后怕。

赵璇璇面露异色:“你是说廉都统在来之前心情就已经很不好了?”

童果如小鸡啄米不停点头。

廉宗深呼吸,尽量想让自己愤怒的情绪平静下来,但还是又忍不住给了冯杰一脚。

这一脚虽然力度也很大,但好歹是正面攻击,冯杰倒也没想刚刚那样被踹到在地,而是面色痛苦地趔趄的后退数步才勉强稳住身子。

这一脚似乎帮廉宗发泄了一些怒气似的,他转身就朝着苏玄沉声道:“大人,此子冒犯您理应罪该万死,但还望大人能饶他一条小命。”

在龙国,哪怕是眼前这位玄君已经退隐,在庙堂,军中都已经没有任何职位了。

但!

这些都丝毫不影响玄君这两个字,在龙国老百姓,军人心里神明般的地位!

放以前,玄君有众多军衔,职位加身,谁敢对他动武,便是触犯龙国法律,罪该万死!

放现在,玄君没有任何职位军衔,但就凭这两个字,谁胆敢对其大不敬,不需要龙国法律来制裁。

那些玄君的拥护者,一人吐口水都能轻松淹死他!

别看现在的玄君处境孤单。

但!

君王是孤独的,但他永不独行。

只要他举起旗帜,就会无数信仰者,聚集在他的脚下,在那旗帜之下!

“大人!?”

这时,周围人很清晰地听到了从廉宗口中说出的这两个字。

“唰!”

所有人包括赵璇璇,童果以及那些刚刚叫嚣不停的新兵们,都将目光定格在了苏玄身上。

有震撼,有不敢置信,甚至还有惊恐在里面。

“我,我没听错吧。”一名老兵瞪大瞳孔。

另外一名老兵咽了咽口水:“我想你应该没有。”

最后不只是谁说出了一句话,引起了无数人的共鸣。

他是谁?

赵璇璇和童果两人都几乎呆滞在了原地。

廉宗,军衔都统的将领,对一个人称呼大人。

那个人又会是什么级别的存在?

这一刻,苏玄平淡的面孔让在座所有人都内心颤动!

“只是简单切磋罢了。”苏玄淡淡道。

得到这个答复,廉宗的心才放下。

尽管他现在很愤怒,但冯杰终归是他的兵,无论如何还是要保的。

“廉都统。”

“属下在!”廉宗态度恭敬。

苏玄看着他,快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然后平静道:“虽然你们是地方驻扎部队,但不要跟外界太过断联。”

“经常带你的人到其它优秀部队看看,不要让你的士兵做井底之蛙。”

“是!”廉宗敬礼。

井底之蛙!

这个词当然是用来形容部队士兵的,但此刻这群正直热血年龄,经不起太多屈辱的士兵们。

此刻都已没有愤怒的心了。

苏玄淡漠的目光扫视人群:“是不是很好奇我是谁,又是何等军衔?”

声音不大,但落在平静的训练场中却格外清晰。

苏玄的这番话,正中他们下怀!

他们正是好奇这一点,能被廉宗称之为大人的又会是何方神圣!

然。

苏玄的话让他们有些失望。

“这个因为特殊原因无可奉告。”

“什么嘛!吊人胃口。”童果小声嘀咕,脸上写满了不爽。

但接下来苏玄的一句话,却彻底震撼到了众人的心灵。

“我曾经历血战。”

此话一出。

所有人都猛地抬头。

这一刻才是真正的万众瞩目,整个训练场的人都将目光聚焦在了苏玄身上。

原本内心不满的童果,她小脸上写满了震惊!

一旁的赵璇美眸同样满是骇然。

“军人,当一往无前,目光放在苍穹,大海之上。”

“血战中,跟你们同龄的士兵数不胜数。”

“他们任尸覆遍野,唯惊魂可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