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颗老父亲的心

听到如此沉重的消息,众人的心也跌入谷底。

“属下听令。”冯杰敬礼。

对于廉宗让他进入侦察队那种危险至极的地方,没有任何的抵抗情绪。

廉宗有些欣慰,这也是他为什么会愿意保冯杰的原因,归根结底这家伙骨子里是有军魂的。

路上。

苏玄向小崔了解到叶龙小队发生的惨状,皱眉道:“这群生活在阴水沟里的老鼠,突然活跃起来了?”

小崔点头:“廉都统猜测,恐怕这段时间以美坚帝国的异族可能会有行动,这段时间还望大人能小心谨慎一些,注意安全。”

苏玄微笑:“谢谢。”

车内很快又再次陷入安静当中。

就在吉普车已经快要到苏玄那栋别墅的时候,一直在前面开车没有说话的小崔,终于忍不住开口转头问道:“大人……您究竟是谁?”

苏玄挑眉:“你真就这么好奇?”

小崔重重点头,很坦诚地道:“廉都统说,您将会是我这辈子最不敢忘的人。”

苏玄哑然失笑,这廉宗未免也太抬举他了。

车子停到别墅门口,熄火。

苏玄没有说话,而是打开了车门走下。

小崔神色黯然,认为苏玄并不会告知他身份了。

但下一刻,他整人精神为之一振,瞳孔剧烈收缩,浑身鸡皮疙瘩陡然激起。

“其实没什么身份可与你说,我已经隐退了,但到现在还遗留个你应该知道的名号。”

“玄君。”

这两个字让小崔如遭雷劈般木然在了原地,甚至就连他强劲有力的心脏,在这一刻都停止了跳动。

他的心里更是泛起惊涛骇浪。

等此人反应过来,再去寻找那位无论如何神色永远淡漠年轻人身影的时候,那人已经不见了。

就像是凭空消失,亦或者是根本没出现过。

不过,唯一证明这位曾屹立龙国之巅,与君皇齐名,位极人臣,宛若神祗般人物来过的证据,便是车内后座上残存的余温。

现在已经下午五点了,冬天昼短夜长。

太阳已经完全淹没进海平线,天地也笼上了一层淡淡的黑幕。

不过……

苏玄看着空荡荡的别墅,颇有几分头疼。

宋灵那丫头带着苏奈一跟田晨在外面浪,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呢。

这丫头走之前明明保证,下午四点前一定回家的!

苏玄叹息。

这才刚是有个男朋友就这么不听话了,以后结婚呢……

唉,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

至于几人的安全问题,有之前青州帮的先例在,他已经派人暗中保护了。

以天一的实力,虽然并不算得上一流,但起码在这天河市内还是无人能挡的。

苏玄倒不用担心。

这不,最后于夜里七点,别墅的门就悄悄打开了。

“奈一,你爸在家吗?”

奈一娇小的身子,先偷偷地半探进别墅里,观察四周。

当发现没人后,她奶声奶气的道:“没有敌情。”

外面等待奈一情报的宋灵松了口气,看来姐夫有事没在家。

她心里都乐开花了。

这可真是天助我也啊!

“来来来,快帮姐姐我把这些东西拎进去,太多了,姐姐一个人忙不过来。”宋灵连忙道。

只见别墅门口,摆满了各色各样的包裹,服装袋。

“好嘞。”

苏奈一就要转头帮忙。

然而,下一秒她娇小的身躯忽然僵住了,然后便见这妮子身子向后挪了几步……

“我帮你吧。”

一道平淡的声音从宋灵的身后响起。

“好啊,谢谢啊。”

正低头拎东西的宋灵,下意识地开口答谢。

但……

似乎察觉到不对劲儿。

她俏脸一呆,猛然转头。

就见苏玄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着她呢。

“姐,姐夫。”宋灵有些结结巴巴。

“这么晚回来,田晨那小子呢?”

“您老人家找他做什么。”

苏玄微笑:“喝喝茶。”

宋灵浑身打了个冷颤,露出一副勉强的笑意:“他,他把我跟奈一送到这里,就,就走了。”

苏玄皮笑肉不笑地道:“我还以为他不怕死呢。”

宋灵心头一跳。

旋即便使出绝招——撒娇。

“哎呀,姐夫,我们只是玩的太开心,一时忘记了时间嘛,下次,下次我一定遵守时间,按时回家成不?”

苏玄不动神色。

宋灵见状心头一狠,给旁边的苏奈一疯狂打眼色。

就见苏奈一在收到“军情”后,便朝着苏玄跑去,娇小的身体直接抱住苏玄的双腿,然后抬头,眨着那双黑宝石般的眸子,朝着苏玄发嗲。

“爸爸,我们以后一定会按时回家的啦。”

如果说宋灵的那一招是糖果炮弹的话,那苏奈一这招就是糖果原子弹了。

尤其是那双大大的眸子,闪烁着可怜巴巴的光亮,让人看着心都化了。

苏玄弯腰将这小妮子抱起来,轻轻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宠溺地道:“爸爸不是不让你们玩,而是玩也要有个度知道吗?”

“知道了!”

苏奈一跟宋灵两人齐声回答。

苏玄看了眼旁边乖巧地不行的宋灵,冷笑出声:“今天的饭碗都留给你刷。”

眼见自己的绝杀武器苏奈一的糖果原子弹起了作用,宋灵正暗自窃喜呢。

结果就被苏玄这一句话给直接破防了。

“姐夫……”她满脸委屈还想再撒娇。

殊不知苏玄只留下一句话,就抱着苏奈一进屋了。

“以后你结婚了,家务这些总不能让田晨做吧。”

宋灵:“……”

她快步追了上去,很想跟苏玄说。

田晨很疼她,说过不会让她做家务的。

但,快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苏玄的这句看似很普通的话,却如同给了她一个警醒般。

结婚是两个人的事。

以后的生活也是两个人的生活。

自己真就可以凭借田晨度对自己的爱,来任性吗?

“姐夫,我不光要刷碗,从今天开始我要把咱家的家务全包了!”宋灵热血上涌,大声道。

对于宋灵的这番铿锵有力的话,理应高兴的苏玄却心中一痛。

这种感觉应该只有那些当了“父亲”“哥哥”等角色的人才能懂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