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企图找到破绽(本章绝无问题!)

苏玄哑然失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一身灰色日常休闲服装。

跟这处大厦里那些西装革履的人相比确实很“不正规”。

“我是来找人的。”

齐开洲面露意外之色,上下打量着苏玄:“莫非苏兄在唐氏集团有路子?”

要知道,世界上确实有一种人是不需要参加面试招聘的,那便是——关系户。

如果放在别的公司,可能没什么大不了。

但唐氏公司的关系户,那可就不得了!

瞬间齐开洲就有种想抱苏玄大腿的冲动了。

尽管他很讨厌关系户,但这世界上谁不想当关系户呢?

“不是,只是有朋友在这里工作,我来找她的罢了。”苏玄微笑。

齐开洲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便拿起桌子上的矿泉水喝了口,就没再跟苏玄多说话了。

见齐开洲得知自己没有“路子”就不愿意再跟他说话后,苏玄也不并未在意。

人之常情罢了。

大约又过去了五分钟的时间。

“嘟。”

苏玄的手机短信亮了。

“会议结束了,我马上就去你那。”

看着大厅里排队面试招聘的长龙,齐开洲既无奈,又感慨地道:“别看今天来面试的人那么多,其实真正能进唐氏公司的,比例恐怕都得是一百比一。”

苏玄并无任何意外,这也是社会的标准规则。

优胜劣汰。

像唐氏公司这种能跟四大顶尖豪族媲美的商业巨舰,能进入其中工作的都是社会精英。

但社会精英在这个社会上,得是多少人中才能出一个?

在面试间里,一百个人里会出现一个激动地掩面痛哭的人。

而那剩下九十九人基本上全是低头沮丧。

无需同情后者,因为这是他们之前所为种下的果。

无需羡慕前者,因为他们付出了等价的努力和苦头。

但你会崇敬前者,鄙夷后者。

“咦,这是怎么了?”

突然,原本正在进行的面试,好像突然中止了,齐开洲站起来疑惑道。

苏玄也将目光望向面试间。

此刻,正在坐电梯望一楼大厅赶来的柯诗茗,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啊?可是……”

柯诗茗听着电话那边领导不容反驳的威严语气,俏脸满是为难之色。

“小柯,事情发生紧急,面试新人是公司目前头等大事,不能中途停止,还望你能以大局为重。”

柯诗茗紧咬嘴唇。

负责面试的面试官小陈突然犯病了,不能再继续面试新人。所以领导想让她去接替小陈的工作。

换做往常,以她勤勤恳恳工作的性格,肯定不会拒绝,但现在苏玄还在外面等着她呢。

她可是说好马上就会去找他,请他吃饭好好致谢的。

柯诗茗刚鼓起勇气,想要反驳。

毕竟公司那么大,找谁都能接替小陈,不一定非要她啊。

然而领导根本没给她反驳的机会,直接淡淡地扔下一句:“这事就这么定了,你迅速到一楼大厅接替小陈的工作。”

“完成得好,这个月会给你单独发奖金的。”

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柯诗茗气得直跺脚,这也太无耻了!

但……

最后她还是叹了口气,这次没有给苏玄发短信,而是直接打电话。

电话接通后,柯诗茗语气忐忑无比,有些结巴地道:“苏,苏玄,我,我这边突然有事。”

苏玄错愕:“怎么了?”

“刚刚领导给我打电话,负责今天面试的小陈突然犯病,已经被送往医院了,领导想让我接替她的工作。”柯诗茗叹息。

“可能要让你多等很长时间,要是你有事的话,我们改天再约吧。”

苏玄闻言,笑了笑:“没事,今天我都没什么事,多等一会也没问题的。”

见苏玄愿意多等,对于这份意外之喜柯诗茗很高兴。

毕竟自从她进入唐氏公司后,就一直很忙抽不出来空请苏玄吃饭,当面向他道谢。

她可是一直额耿耿于怀呢。

如果错过了今天这次机会,她又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时间再来请苏玄吃饭道谢了。

“那好,按照公司规定面试下午三点就结束了,等我下班,一定请你吃顿好的!”柯诗茗高兴道。

说完电梯就刚好到一楼了,于是她便马不停蹄地赶往面试间。

因为大厅休息服务区距离面试间并不远的缘故,苏玄还能看到从穿着高跟鞋,神色急忙跑进面试间的柯诗茗。

柯诗茗的出现,不光让苏玄注意到了,也吸引了在场不少男性同胞的视线。

虽然柯诗茗已经结过婚了,都能称得上人妇了,但正因如此,在其颜值很高的情况下,气质上也要更加成熟,给人一种御姐味儿。

“好漂亮!”

“早就听闻唐氏公司对于女性员工一直有颜值相貌上的要求,看来传言不虚啊!”

“嘶!”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那岂不是说这里的女员工,都是高颜值的女神?

“天堂啊!”一位面试的仁兄感慨。

众人纷纷认同,心里也更加坚定,一定要加入唐氏公司!

赢女神,拿高薪!

齐开洲也一脸猪哥像,忍不住道:“得亏我今天打扮的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见到这种美女面试官,还是有几分底气说话的。”

苏玄看了齐开洲两眼。

这家伙长得不丑,但也仅是不丑罢了,跟他说的那八个字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真是莫名的自信啊。

大约又过去了半个小时。

见苏玄还坐在原地捧着本书看,齐开洲又忍不住好奇道:“兄弟,你那位朋友怎么还没来找你啊。”

正聚精会神翻书的苏玄没有抬头,淡淡地回复道:“她临时有事。”

“啥事?”

“有个面试官突发病症,她被领导派去顶替那个人位置了。”

齐开洲不以为意地“哦”了一声。

但两秒后,他猛然抬头,瞪大了眼睛:“你说啥!?”

“你的意思是,刚刚那个美女面试官,就是你朋友?”

苏玄见他反应这么大,有些困惑地抬头,问道:“怎么了?”

“我擦,兄弟你别开玩笑啊!”齐开洲咽了口口水。

他很怀疑苏玄是不是在吹牛逼。

于是,他盯苏玄看了很久,希望能找到些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