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宣城丁家(今日第一更!求果实!)

四境就算是放在他们部队里也是中流砥柱的存在了。

在他们叶龙小队里,老队员们大多都是三境,副队长陈忠处于三境巅峰。

但因为三境和四境是个分水岭的原因,导致陈忠卡在瓶颈期已有两年之久了。

故而,他们小队只有叶龙一个四境的武者。

“会不会是美坚帝国的那群杂种?”陈忠低声道。

叶龙摇头:“应该不是,那群杂种这辈子都只能生活在龙国的下水道里,躲着藏着,是绝对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暴露气息的。”

“而且,从那人气息的移动速度来看,更有可能是——在追杀某人。”

“追杀?”

陈忠面露古怪之色,在天河市这种武者极其贫瘠的地方,居然能碰到四境武者在追杀人,倒是稀奇无比。

“个人恩怨不管我们的事,我们只管做好分内工作就好,就算出问题了,也是由宰执门的那些家伙处理。”

“好。”陈忠点头。

在龙国,有两个负责社会治安的组织。

一种是警察,这种是专门来维持普通人社会的,来拘捕普通地违法分子等等。

但如果对方不是普通人的话,那就会有第二个组织出现——宰执门。

武者的个人杀伤能力实在是太强了,别说是中境了,就算是下境武者放在普通人里,那也是怪物级别,放任不管的话,那社会不就乱套了。

也正是因为有宰执门的存在,龙国的那些武者才不敢放肆。

下达完侦查作战命令后,叶龙小队便开始正式地在天河山进行搜查了。

“各小组一旦发现异族,除非迫不得己情况下,一定不要独自战斗,而是立刻向各组请求支援,向我汇报情况,听到没?”

“听到了。”

因为丁文凯气息毫无保留的原因,叶龙等人才能感知到。

而叶龙他们因为要展开侦查行动的,需要全力隐藏气息,所以丁文凯根本没有察觉到在天河山还有另外一股人的存在。

只不过眼下,丁文凯身上的兴奋感越来越浓。

因为他能清晰感受到,隐藏在天河山深处的苏玄,已经不再躲着他了。

而是停留在原地,像是在等着他的到来。

“放弃挣扎了吗?”丁文凯扭了扭脖子,眼中满是嗜血意味。

正如他所猜测。

苏玄已经不打算继续躲下去了。

一处四周连杂草都没有的空地上。

他坐在一块岩石上面,看着自己的双手,握了握,自语道:“二境。”

眼下他的境界已经恢复到二境了。

按照常理来讲。

武道境界,一境一重天,境界越往上每一境之间的差距就会越来越大。

到了上境,光是九境跟八境之间的差距说是天堑都毫不为过。

普通二境武者,当感知到有四境的人在追杀,恐怕早就吓得尿裤子,撒腿就跑了。

但现在,苏玄面色平淡的坐在原地,等着丁凯文的到来。

无他。

对苏玄而言,杀四境,二境足矣!

很快,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丁文凯就出现在苏玄的面前了。

见苏玄如此泰然自若地坐在岩石上等着自己,丁文凯面露异色,再扫视了一眼四周。

第一时间他脑海里就浮现出三个字:有陷阱。

接近了苏玄后,他才清楚地感知到苏玄身上的气息,二境。

一个二境蝼蚁当看到自己后,会这么平静,只有两种可能。

一,眼前这货已经看破生死了,面对死亡都能保持平静。

二,这家伙自认有什么底牌能对付他。

相较于第一点,丁文凯更倾向于后者。

因此,丁文凯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动作,但精神却紧绷了起来,眼睛时刻观察周围一切动向。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你可以瞧不起敌人,但不能小看敌人。这是丁文凯从小被灌输的理念。

“谁派你来的?”苏玄淡淡问道。

见苏玄主动开口,在不知对方有什么底牌的情况下,丁文凯并不打算轻举妄动。

他耸了耸肩:“你这种问话,是对一名职业杀手的侮辱。”

“我们的杀手条例里,可就明确写着不能透露雇主信息。”

对于丁文凯有些幽默的回答,苏玄面无表情,其实他已经猜到几个人名了。

首先肯定不是紫禁城的那群家伙,毕竟他们还没蠢到会派一个四境的武者来暗杀他。

将这些人全部排除的话,就只剩下天河市那些人了。

至于在天河市里能请得起四境武者的,估计也就林遵,赵真,翁天福三人。

具体是谁,苏玄并不在意。

“我想问个问题。”丁文凯道。

苏玄挑眉。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跟踪的。”

丁文凯自信,他的跟踪隐匿水平虽然算不上宗师水准,但也绝对登堂入室了。

还没低劣到能让小小二境武者发现的地步。

苏玄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反问一句:“你姓什么?”

“丁。”

“丁?”

苏玄低头面露回忆之色。

半分钟后,他抬头问道:“宣城的丁家?”

丁文凯愣了一下:“你知道丁家?”

“偶尔听下属谈起过,听说你们丁家最近出现个大宗师。”苏玄道。

丁文凯瞪大了眼睛:“你是怎么知道的!?”

七境便是武道宗师,而八境便是大宗师。

丁家顶梁柱丁太爷就在前段时间突破到大宗师,举族欢庆。

但作为丁家的嫡系,丁文凯记得这个消息已经被封锁了啊!

眼前这个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你我本我仇,但既然你接了杀我的任务,有了杀我之心,那我也不得不杀你了。”苏玄淡淡道。

丁文凯目光微缩,他能感受到在苏玄这句话说完后,这片空地都充斥着丝丝杀机。

苏玄缓缓站起身子,朝着丁文凯一步步走去,语气平淡:“你死后,丁家大可上门找我讨公道。”

“毕竟,以我的身份杀你一小辈,确实不妥。”

“你……”丁文凯面露惊骇之色。

随着苏玄的慢慢靠近,一种如山般沉重的压力降在他身上,让他心脏跳动都加速了不少。

他从五境身上都感受不到这种压抑的感觉。

唯有六境或者更高境界……

出于面对危机的本能,他面色惊恐,转身就要跑。

“这哪是普通人?哪是二境武者能爆发的气势?”

他心里此刻都要把林遵祖宗十八代给问候个遍了。

但下一秒,苏玄的身影就挡在了他面前。

他瞳孔剧缩,想要起手反抗。

但只见夜幕下,一道鲜血在空中划过。

“噗通!”

丁文凯身体轰然倒地——血洒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