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宠徒狂魔龙左中

工厂内,一个异国风格的房间里。

一名长得贼眉鼠眼的男子,看着正躺在床上伸着二郎腿,吹着口哨玩手机的年轻男子迟疑道:“辛少,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招摇了?”

“宰执门虽然没在这里开设分部,但为了以防万一,咱们动静还是不要闹大的好。”

“辛长老也说过了,咱们来天河市是避风头的,万事都要小心,低调做起。”

“要是咱们被宰执门给盯上,辛长老那边又该头疼了。”贼眉鼠眼男子苦口婆心地劝着。

这位大少爷就是因为行事太过蛮横,得罪了一位身世比他还厉害的贵公子,才被迫到天河市这个偏僻小地方躲风头的。

结果这位公子还没安稳几天,就又原形毕露,非得搞什么地下帮派,还要一统这个城市的地下世界。

大有种嬴祖龙要统一六国,横扫八方的霸气之感。

这种气魄固然可赞,毕竟我辈武者,若没个野心霸气,雄心壮志,那还能叫武者?

但这也要分时候啊!

宰执门那些家伙,可都是认罪不认人,铁法无私的家伙,这位公子昨晚二话不说屠了一个帮派,此事已然不小了!

若是真引得宰执门关注,那可就糟了。

辛彬抬了抬眉头,看着满脸愁容的苟获,不禁头疼地放下手机:“唉,我说小苟啊,你能不能不要整天跟我爹似的,在我耳边唠唠叨叨个没完。”

“就算我爹唠叨,我那也是左耳进右耳出,不当回事,更何况你这个不是我爹的家伙?”

苟获闻言立马急了:“可是……”

“没什么可是,先不说会不会被宰执门那些家伙发现了,就算被他们发现了那又如何?”

“区区宰执门罢了,我爹可是极武殿的十四长老,他们敢动我,就得先过我爹那关!”

说到他爹的身份,辛彬脸上满是高傲之色。

“区区宰执门……”苟获嘴角微微抽搐。

拜托大哥,你忘了你是得罪谁才被你爹没办法,只能给送到天河市这种小地方避难的吗?

得罪的不正是宰执门的那位号称龙国剑道骄女的剑芷萱?

就因为跟一群狐朋狗友,在紫禁城一家酒吧喝多了,胡言乱语,含糊不清地说了句:“待我成为上境强者,定要剑芷萱那女人臣服于我。”

本是无关紧要的酒后醉言,但奈何有些人想要坑辛彬,直接将这句话录下来,流传在了紫禁城大大小小的圈子当中。

一时间,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那剑芷萱是何人?

宰执门门主之女,乾元州州牧龙左中之徒,天骄榜排名第七的真正天之骄女。

以上三个头衔,随便拎出来一个,都能把人吓破胆了。

最重要的是,其师祖那可是在龙国如神祗般的玄君啊!

尽管传言,玄君在经历血战之后深受重伤,实力大打折扣一落千丈,并其如今已经隐退,没了任何权利。

但!

正所谓人的影树的名,玄君二字仍像是座大山,压在所有人的心头。

辛彬口无遮拦这件事发酵大了后,他那位在极武殿担任十四长老的爹,连犹豫都没犹豫,直接就将辛彬给送离了。

无他,只因他怕自己的唯一宝贝儿子,会死!

到这,就会有人说,只不过是说错话罢了,罪不至死啊,更何况说不定这件事剑芷萱都不知道呢,未免有些太过大惊小怪了。

但……

那位极武殿十四长老,放在如今紫禁城都能算大人物的存在,并不愿意冒这个险。

因为,剑芷萱的师尊是那位号称暴躁杀神的龙左中。

是那位被人称为“暴躁”杀神,却又不暴躁的绝世剑修。

是位两年前,在龙国公认天下第一风流的人物。

至于为什么是两年前,因为如今的龙左中,已不再“风流”,而成了一人一剑,镇守北疆的龙牧州!

龙左中可是出了名的宠爱这位宝贝徒弟,要是听到有人敢嘴上轻薄剑芷萱。

指不定他就拎着三尺长剑,从北疆杀到紫禁城。

在紫禁城有句话,永远不要怀疑龙左中“宠徒狂魔”的这个身份,否则,他手中的三尺长剑,会让你记住这句话。

更何况,龙左中已经三年没有出剑了,没人知道他现在实力究竟如何。

但,其三年前的一剑,却让紫禁城中每一个人都不敢忘。

那一剑,断江!

肉眼可见的剑气于江上绵延数十里,宛若仙人手笔!

至今那处大江底部,都有一道深深地鸿沟。

三年前的一剑之威就已如此,更何况是三年前后的龙左中?

因此,辛彬虽然说了句没什么大不了的话,却惹上了滔天大祸。

如今非但没有收敛,居然行事还是如此嚣张跋扈,让苟获都忍不住想要扒开这家伙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

“放心,你又不是不知,我们极武殿如今在龙国的地位跟势力,宰执门属于皇室那边的,我爹是极武殿的长老。”

“他们要是敢惹我爹,那可就是……”

辛彬还没说完,苟获就已经吓得连忙上去捂住他的嘴巴。

“我的爷啊,刚刚那话你要是说出口了,被有心人听到再给捅出去,别说是十四长老了,极武殿恐怕都容不下你!”

苟获自然知道辛彬想说什么,尽管这件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就是不能说。

眼下龙国皇室正跟极武殿关系紧张呢,谁碰这个霉头那就是纯粹在作死!

“这里都是自己人,瞧你紧张的样,你爹妈给你取名叫狗货倒是贴切。”辛彬不以为意地讥讽道。

苟获叹了口气,深知自己多说也无用,只能将这件事上报给辛长老,让他做决断了。

“对了,魅影帮逃出去的那位帮主,有没有消息?”辛彬突然开口问道。

苟获摇头:“我们初来天河市还不太了解地方,那女人躲起来,短时间内想找的话,有点困难。”

辛彬微甜嘴唇,露出淫邪地笑容:“我对她很感兴趣。”

苟获叹息不已,又是女人。

“两天内,把她带到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