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真实身份

古老并没有在天河市久留,只是为了精确了解苏玄身体状况罢了。毕竟想要更快的制造出来更好稳定苏玄状况的药物,只能回到紫禁城,天河市这边资源实在是太匮乏了。

“单武,去送送古老吧。”苏玄道。

古老起身,摆了摆手:“送就不用了,从今天起单武不能离你半步。”

“刚刚你自己也说了,距离上一次症状发作,剧痛直接就让你丧失一切行动能力了,若非有人在你身边,后果不敢想象。”

“下一次症状发作,只会比上一次更严重,必须有人无时无刻跟在你身边才行。”

苏玄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因为确实如此。

“还有。”古老语气一转,十分郑重地道:“你也不可随意动用灵力了。”

“灵力是隐藏在你身体内各处的一种力量,你每一次动用都是身体的负担,越是动用强大的力量,你身体的症状就会越恶化一次,这点我希望你能明白。”

“你的身体,已经没有能力承担运转灵力的负担了。”

天地间灵力稀薄,武者本身就是凭借运用稀薄灵力才诞生一种超越人类极限的存在。

当然,只有六境武者才能明确地感受到灵力的存在并且做到活灵活现的运用。

六境以下也只是能勉强沟通天地间的灵力,借此来锻炼身体罢了。

苏玄这次没点头,只是微笑道:“我尽量少用。”

古老叹了口气:“你不久前还说要全力配合我的。”

“不过有单武在你身边保护你,应该也轮不着你用灵力。”

说到这,古老瞥了眼苏玄旁边站着的单武,一年不见,不知道这个小怪物实力又达到何种程度了。

“好了,该说的话也说完了,该劝的也劝了,我也该走了。”

苏玄起身,古老摇手:“不必相送。”

“那古老保重。”

苏玄向古老作揖。

天地间寥寥无几人能承担得起苏玄这一拜,而一心医道,不知救了天地间多少人的古老,便是其中之一。

古老见状,只是叹了口气,到现在他还有很多话想劝苏玄,但这些话一到嘴边,他就咽了回去。

最终千言万语只汇聚成了四个字。

“玄君保重!”

古老离开了,书房中只剩下苏玄和单武两人。

“主上……”单武欲言又止。

苏玄知道他想说什么,淡淡道:“六大皇族手中的那处秘境你就不要惦记了。”

“可是,这是您唯一能活下来的希望。”单武眼神迫切。

苏玄皱眉:“我心中自由决定,你不要乱来。”

单武沉默不语。

“这是命令。”苏玄沉声道。

“是!”单武立正,朝着苏玄恭敬敬礼。

“还有多久过年?”

“回主上,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苏玄面露讶异之色:“这么快。”

他觉得距离上次过年的画面,还宛若昨天才发生似的,给人一种恍然若梦的感觉。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

以前可并不会有这种感觉。

那么问题来了,“时间眨眼即逝。”是时间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

“先安安稳稳地把这个年过了吧。”

“不过……”

苏玄眼神中闪过淡淡光芒:“在这之前,把那三个臭虫处理了。”

三个臭虫分别是,赵真,翁天福,翁帆。

新的一年是新的篇章,旧事还是不要带到新篇章上才好。

赵家。

看着眼前无时无刻都摆着一种平淡漠视一切表情的苏玄,赵真没有恐惧,反而是露出解脱地笑容。

“我还以为你会忘记我这种蝼蚁般的人物呢。”

苏玄“嗯”了一声:“你这种人物确实不配让我记得。”

“所以,趁我还没忘掉你,先把你杀了吧。”

赵真笑了笑,拿出那瓶他已经准备好的红酒,这是他这辈子最爱喝的一款红酒。

并不奢华,只是对他口味。

他拿出两个酒杯,全都倒满了,然后走到苏玄面前,将其中一个酒杯递给苏玄。

“喏。”

苏玄接过装满红酒的酒杯,还没等赵真开口,就直接把酒给一饮而尽了。

赵真见状挑眉:“你就不怕我下毒?”

苏玄没有说话。

赵真旋即自嘲一笑:“也是,像你这种如神祗般的存在,就算我酒中下毒,又岂能伤你分毫?”

说完,他也将杯中红酒喝光了。

“在死之前,我还有个心愿未了。”

赵真咧嘴一笑:“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的身份对你来说很重要?”

赵真重重点头:“很重要,就当是一个人临死之前的愿望吧,希望你能有点同情心。”

说完这句话,赵真突然觉得自己是真蠢啊。

指望眼前这个人有同情心?

指望一个从来到天河市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杀了上百人恶魔有同情心?

指望一个将他儿子从高楼推下,摔死在他面前的仇人对他有同情之心?

赵真啊赵真,你自认聪明一世,却为何糊涂一时?

苏玄目光看着眼前的赵真,只是淡淡开口:“我叫苏玄,商人的身份是我随意捏造的。”

赵真没有开口,他在等待苏玄的下一句话。

“可能苏玄这个名字,你会觉得陌生,但别人对我的另外一个称呼,可能你会听说过。”

“什么?”

苏玄目光平淡:“玄君。”

赵真:“……”

静!

整个空旷旷的大厅都陷入了落针可闻的寂静当中,甚至连赵真剧烈跳动的心脏声,以及急促地呼吸声都能清晰可听。

大约过去了五分钟的时间。

赵真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望着眼前的年轻男子,他心中充满了不敢置信跟骇然。

玄君!?

他是玄君?

“原来如此……”赵真喃喃自语。

那这一切都能想通了,为何当时他儿子赵偃苏玄被苏玄从楼上推下来摔死,他要找苏玄报仇时,廉宗会打电话过来威胁他了。

他和翁天福猜测,廉宗是苏玄的靠山……

倒也是可笑。

这也能解释的清,为何四境这种级别的武者,居然还会失手了。

因为,他是玄君。

突然赵真觉得鼻子一酸,心里满是苦涩。

他在跟玄君作对?

好一个无知的蠢货。

不过能死在这种人物手里,也算是他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