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孤舟蓑笠翁

“杀害文凯的凶手,可曾找到了。”

宣城,一处巨大的宅地中。

一名白发苍苍,鹤发童颜的老者看着身为宣城丁家家主的儿子丁辉,他目光微冷的问道。

任谁也想不到眼前这位精神焕发的老者,在前段时间还是个躺在床上气若悬丝,油尽灯枯,随时都会陨落的残烛老人。

尽管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的爷爷,但丁辉还是会如同老鼠见到猫似的,心中颤栗。

因为,他才不过六境,而他这位爷爷可是八境的武道大宗师!

光是无形间身上散发出来的种种威压,就让他难以喘息。

丁辉擦了擦额头冷汗:“回爷爷,经过这几天的查探,文凯是偷偷做了杀手,然后在收到任务,去天河市杀一人的过程中身死的。”

“杀手?”

丁辉点头:“没错,文凯为了能锻炼自己的武道之心,便喜欢无事接一下暗杀人的任务,借此来锻炼自己。”

丁老太爷目光阴沉:“我们宣城丁家,堂堂受君皇青睐的大族,居然会有家族子弟去当杀手这种肮脏职业!”

“若是传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让我丁家颜面无存!?”

见丁老太爷似是动怒的样子,丁辉直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语气急促地道:“爷爷您息怒,文凯也只不过是让自己更能在武道一途走上更远……”

“行了!”

丁老太爷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这件事我先不追究,不管文凯做了什么,他始终都是我们丁家的人!”

“眼下,我刚晋升八境,受君皇青睐,丁家也因此平步青云,声名鹊起。”

“却有人胆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杀我丁家嫡系子弟,此举无异于没将我们宣城丁家放在眼里!”

“是在挑衅我们的威严,为了捍卫我们丁家的威严,无论对方是何方神圣,都必须以死谢罪!”丁老太爷语气中充满了凌厉的杀气!

凡是,能成为八境大宗师的武者,普天之下绝对没有一个善茬,更何况是丁老太爷这个年代的武者。

在龙国几十年前,并不是如现在这般平静祥和安宁的,同样也充满了战乱。

而丁老太爷作为那个时代的武者,定是真正上沙场,手中拿了五数条人命的!

历尽磨难,经历生死。

这才是真正的武者。

“只不过……”丁辉表情有些犯难。

丁老太爷的白眉再次皱了起来:“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文凯乃是四境,能让他连求救信息都来不及,就杀了他的存在,恐怕不是五境,便是六境……”丁辉沉声道。

丁文凯虽然不是他的儿子,但作为丁家的嫡系。他对这位放在丁家都能算得上天才人物的少年很是伤心,自然知道丁文凯的实力。

这家伙就算放在四境中都算得上佼佼者了,甚至都能跟寻常五境过两招。

能如此干净利落,就抹杀他的除非是五境中的绝世天才,那便是六境。

只是若凶手是为六境武者的话……、他身为丁家家主也只不过是六境的实力罢了。

虽然如今丁家已经跻身进了龙国一流家族当中,但那完全是因为有了个身为八境武者的老太爷存在。

而他们丁家整体来说并不强。

一时间还真找不出来能杀得了六境的强者出来。

丁老太爷一眼看穿丁辉心中所想,直接一拂袖,面色微怒的冷哼一声:“一群废物!”

“此事,便由我亲自出手!”

丁老太爷从为首的座位上站了起来,那双充满精气神的目光里爆发出骇人的冷厉杀机。

丁辉身躯一震,面露惊骇之色。

自从丁老太爷突破至八境大宗师,他们丁家确确实实灭了不少往常跟他们作对的势力。

但过程中,老太爷只是坐镇罢了,并未怎么实质性的出手。

但如今,丁老爷子终于要亲自出手,杀鸡儆猴,震慑宵小了吗!

丁辉心中热血沸腾!

这就是有八境大宗师坐镇的快乐吗?我终于体会到了!

“趁着君皇赏赐下来的天才地宝,你还有丁家的实力该提升一些了,未来五年内,你必须突破七境,听到没?”

丁辉站起身子,朝着丁老太爷作揖,恭敬道:“孙儿听命!”

“文凯一事,我即刻启程。”

“恭送爷爷!”

西美帝国。

一处正在下雪的山谷当中。

天上乌云蔽日,雪花一片片从空中飘落,不到一会儿整个山谷都笼上了一层白色的外套。

银衣素裹!

松树上,刚从地上捡起一块松果的松鼠,用一双灵巧的眼睛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雪花,便身影敏捷地钻进了树屋当中躲雪。

天地安静,万物俱寂!

巨大的山谷当中,有一处范围十分广泛的湖泊。

湖泊之上,有一艘小木船。

木船上,有一披着蓑衣的中年男子,手里拿着鱼竿,宛若老僧入定般一动不动地坐在木船的小木凳子上。

任由天地间的雪花降落在他那平凡无奇的蓑衣上,不到一会儿,这位中年男子便成了个“雪人。”

微风吹拂,湖水泛起丝丝涟漪,小船也在跟着微微摆动。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不一会儿,山谷的天地间便升起了浓雾,那“雪人”的身影在大雾下,时隐时现。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有可能是五分钟,也有可能是五十分钟,亦或者是五个小时。

突然。

已经笼罩浓浓大雾的湖面上,忽然出现了一道时隐时现的黑色人影。

没错,正是人影。

因为清澈的水面上还倒映着这个人的轮廓!

湖面上站着个人,正在直立行走,如此匪夷所思只存在于武侠小说,电视剧中的一幕,便出现在了这处渺无人烟的山谷当中。

若有人见到此景,再配上这山谷中的大雾,定要痴痴地呢喃一句:“仙人降世!”

黑色人影在湖面上如履平地,踩在水上没有任何水花,只是让原本就不平静的湖泊,掀起了更多的细小涟漪。

人影一步步的行走着,最终走到了位于湖泊中央的小木船前。

只见这位黑色人影,朝着那位“雪人”毕恭毕敬的鞠躬作揖:“大人,宣城丁家的那位老太爷有动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