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平等交易

丁老太爷在丁家的一位小辈带领下来到了天河山。

这位老者刚抵达天河山,便闭上双眼,毫不顾忌的将灵识笼罩住天河市。

刹那间,尽管丁老太爷闭上了眼睛,但天河市中的花草树木,任何的一切都清晰至极的浮现在了他的脑海当中。

在武者中下境,可以感受人的气息。等到了七境以上,便可以感应天地间稀薄的灵力,从而形成一个叫灵识的存在。

七境的灵识范围并不广泛,但丁老太爷身为八境武道大宗师,其灵识的恐怖程度已经足够笼罩住整个天河市了。

当丁老太爷释放身上灵识的那一刹那,旁边只有四境的丁真顿时身躯一颤,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股属于八境武者的恐怖威压!

不光是他,整个天河市都被笼罩在这股威压之下。

当然,普通人是感受不到这种威压的,唯有武者才有能力感应到灵识的存在。

有时候灵识也是种示威的行为,毕竟谁都不想被人用灵识观察着,承受威压。

故而,在武者世界中都有条不成文的规定,灵识是不能随便释放的。

但今天,丁老太爷却浑然不在乎这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无他,放眼天河市他丁老太爷无敌,便已经足够!

也正是这股灵识上面散发出来的威压,让苏玄和单武两人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丁老太爷的到来。

“这天河市武者太过稀有,大多都是些下境的废物,谈何杀文凯?”丁老太爷眉头微皱。

这处偏僻的城市确实有几个隐藏的武者,但都只不过是些下境的蝼蚁罢了,根本不是丁文凯的对手,更别说杀丁文凯了。

“回太爷,当时我们发现文凯尸体的时候,正是在天河市这边的天河山当中,这点是确凿无误的。”丁真恭声开口道。

他在丁家小辈中同样是佼佼者的存在,否则也不会被派来随丁老太爷一同来到天河市。

丁老太爷的眉头不禁皱得更厉害了。

有能力秒杀丁文凯的极大可能是一位六境武者,但在他这位八境武道大宗师的灵识面前,区区六境根本无处躲藏。

可是,为何到现在他都没有感应出来那名凶手?

唯有两种可能。

一,那名凶手害怕他们丁家的报复,已经逃跑了。

二,那名杀手的实力同是八境,甚至比他的境界还要高!

毕竟同为八境的话,凶手只要想隐藏自己,他很难能够感应得到。

不过,第二种的可能性是极低的。

首先丁文凯就不会蠢到会去暗杀一名八境大宗师!

那就只剩下第一种可能了。

就在丁老太爷打算再次将灵识笼罩一遍天河市的时候,突然,他瞳孔一缩。

只见身着黑色狐裘,面容淡漠的苏玄,突然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他面前。

单武则是如同挺拔的劲松般,跟在苏玄的身后。

丁真当看到苏玄和单武两人的第一时间,便立即警戒了起来,第一时间挡在了丁老太爷面前。

“你们是谁!?”丁真面色不善的质问道。

苏玄冲他微微一笑。

丁真面色一僵。

笑是什么意思?

就在他打算再冷声质问的时候,丁老太爷的声音便缓缓响起了:“退下吧。”

丁真愣了一下:“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丁老太爷那双浑浊的目光放在苏玄身上,淡淡开口:“你不是他的对手。”

说完,还没等丁真回复,丁老太爷便继续开口问道:“小辈,你是怎么躲过老夫灵识的?”

苏玄微笑:“可能是老人家你的灵识有个漏洞,刚好没感应到在下吧。”

听见苏玄的“胡诌”,丁老太爷没有生气,继续淡淡问道:“前段时间有个叫丁文凯的男人在这座大山中被人所杀,你可又曾听闻?”

苏玄微笑:“听闻过。”

“小友可否能把你知道的悉数告知老夫。”丁老太爷道。

苏玄摇头:“不能。”

丁老太爷目光微凝。

丁真见苏玄居然敢拒绝,当即狗仗人势的站出来,冷声道:“小子,我们乃是宣城丁家,站在你面前的便是我们丁家的老太爷,堂堂八境大宗师级别的大能人物。”

“我们老太爷能亲自问你问题,那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快将你知道的全说出来,莫要不识抬举!”

“宣城丁家,丁家老太爷?”

“没错,见你一副境界不俗的样子,理应听说过我们丁家!”丁真脸上满是骄傲之色。

确实,正如他所讲,但凡关注武道界的,在这段时间都会听说过宣城丁家。

没办法,八境武者实在不容小觑!

在龙国,每诞生一名上境武者,那都是一等一的大事,从这次丁老太爷刚晋升八境,现任君皇便立马给其加官进爵,重金奖赏便能看出。

八境武者的珍贵!

尽管丁老太爷并不喜欢丁真这种仗势欺人的架势,但他却没有开口呵斥,而是等待眼前这名看上去有些“不同凡响”的年轻小辈。

苏玄微笑:“哪怕你是宣城丁家,却也不能干这种强迫人的买卖。”“想要消息,自然要公平交易,你们给我报酬,我将我知道的所有消息全都告知你们。”

“岂不两全其美,皆大欢喜?”

“放屁!”

丁真怒喝出声:“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有何资格跟我们丁家做交易!”

“趁现在将消息说出来,还能跟我们丁家结个善缘,否则等会消磨光了我们耐心,你不光要将消息说出来,恐怕小命都要不保!”

“宣城丁家如此蛮横,倒是让人感到害怕。”苏玄收回脸上笑容,语气平淡的道。

话说着害怕,但从他身上根本感觉不到任何一丝害怕的情绪。

“不过……”

苏玄语气一转:“害怕归害怕,这平等交易可是不能毁的,如果你们不拿出报酬,可休想从我嘴里得到任何有关丁文凯死亡的线索消息。”

“你!”

丁真气急,上前一步跨出便要动手!

谁曾想丁老太爷看着一副云淡风轻模样的苏玄,突然淡淡开口:“把消息说出来,老夫承诺欠你一个人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