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亲手扼杀天骄

两人的实力相差无几,越是这样,就越是代表着战斗过程中决不能出现任何差错,否则一旦被对方抓住机会,便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故而,单武不敢拖大,手中同样犹如戏法般出现了一把巨剑。

巨剑通体血红,光是宽度就足足半米多!

如果除掉那锋利的剑刃的话,单武手中的血红巨剑根本就不像剑,更像是个扇子。

“首长,他们两人腰间挂着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储物袋吧!”

小崔眼尖,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单武和丁老太爷两人腰间都挂着个颜色不同的精巧小袋子。

廉宗满脸艳羡地道:“没错,能够凭空出物的,应该就只有储物袋能够做到了。”

储物袋一种内部自成空间的法宝,如仙家手段般惊人,在眼下这个全球末法的时代,任何人都没有能力制造出储物袋。

因此,在龙国中每一个储物袋都是从上古时代遗传下来的,稀有的同时,凡是能拥有储物袋的,这都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毕竟对于武者而言,什么金钱,豪车,别墅都不过粪土罢了,储物袋才是众人趋之若鹜的宝贝。

两人全都拿出自身武器,便说明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了。

果不其然,当单武手中血红巨剑跟丁老太爷的长刀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天地间竟直接掀起一道惊人的战斗余波!

廉宗面色巨变。

“小心!”

他上前一步跨出挡在小崔前面,围绕在他身体周边的罡气被他运转起来,想要借此来抵挡战斗余波。

但谁曾想,哪怕是他六境的实力,在面对这如同惊涛骇浪般的战斗余波时,整个人竟直接被掀飞了出去!

“首长!”

见廉宗为了帮自己抵挡余波被震飞,小崔大惊失色的惊呼出声。

但好在廉宗迅速稳定住了身子,向小崔摇手示意无事。

确实无事。

毕竟他好歹是一位货真价值的六境武者!

但廉宗心里还是除了震撼就是震撼了,光是余波就能将他这位六境武者震飞。

那两人之间相碰撞产生的威力,让他光是想想,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但……、廉宗看着距离战场最为接近的苏玄,目光微微颤动了一下。

在如此恐怖的战斗余波下,苏玄就像是一座岿然不同的大山般屹立在原地。

只是那一袭黑色狐裘,在余波的吹动下不停飞舞!

这道宛若神明的黑色身影,莫名让人有种想要跪地膜拜的冲动。

苏玄目光平淡地望着正与丁老太爷陷入激烈战斗中的单武。

丁老太爷虽说是初入八境,还未彻底稳固自身实力,战力兴许在龙国一众八境大宗师里面,只能算最低层次的。

但要知道单武的境界,还未到八境,只是七境巅峰罢!

正如之前所说,境界越到后面,就越是一境一重天,天壤之别!

哪怕七境巅峰距离八境只差一步之遥,那这一步也是宛若天埑的一步。

而且并不是人人都是天纵之才,从出生便被老天爷眷顾的。

苏玄是亲眼看着单武是如何一步步走到现在这个程度。

在武道上,兴许他有些天赋,毕竟一个毫无天赋的人,根本无法达到七境。

但,单武更多的绝对还是拼命!

在沙场上拼命厮杀,屡次三番将自己置身于险地,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来跟死神搏斗。

对于那些所谓的天才而言,单武只是个普通人。

但能达到如此地步,从某种程度而言,单武能做到这一步便殊为不易了!

无数次激烈碰撞后,丁老太爷迅速与单武拉开距离,面色难看至极:"你究竟是什么人!?"眼前这名手持血红色巨剑的男子,从样貌上来看年龄绝对不大,但这一身实力却是实打实的猛。

从开始到现在,他竟然未曾此人身上讨好任何便宜……

在这个年龄能达到这种实力,这绝对是龙国天骄榜上那些人才能做到的!

但龙国天骄榜上的人物,他不说都见过,起码也是都听说过名号的。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眼前这名男子。

莫非是……

丁老太爷目光微凝,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龙国的武道势力很多,但能培养得出来这种级别年轻一辈的,几乎屈指可数。

而恰巧这些势力,没有一个是他们丁家惹得起的!

想到这丁老太爷直接咬牙喊:“停!”

他目光死死地盯着单武,心中更是暗暗发惊。

只见单武原本淡漠冰冷的面孔,此刻已经换上了兴奋神色,仿佛是刚刚的战斗激发了他的大脑的某一块神经!

愈战愈勇!

虽然丁老太爷心里暗骂一声:“怪物!”,但表面上那张苍老的脸上露出勉强的笑容:“如此打下去,只会陷入两败俱伤的场面。”

“不如我们双方各退一步,只要你们能拿出令老夫满意的赔偿物,那杀害我们丁家两个嫡系小辈的事,老夫便既往不咎。”

“如何?”

苏玄目光平淡:“赔偿物?”

“继续吧。”

单武闻言,二话不说,直接再次化作一头人形猛兽,手中拖着巨剑,从原地爆射而起,直冲向丁老太爷!

丁老太爷见状面色大变,这年轻人也太不讲武德了!

单武迅速极快,眨眼间便来到了丁老太爷面前。

丁老太爷慌乱抬起手中长刀抵挡。

“砰!”

一道金属相互碰撞的声音在空气当中炸开!

火花四溅!

因是被打了个措不及防,情急之下才慌忙提刀格挡的,所以丁老太爷直接在这一击之下竟硬生生被单武轰飞数十米之远!

然而,还没等他稳住身形,单武便再次欺身而上,手中巨剑高举头顶,奋力向下一劈!

一股恐怖的剑气和力量瞬间爆发,直奔丁老太爷而去!

丁老太爷见状顿时再也遏制不住心中怒火了。

“竖子欺人太甚!”

刚刚他还有些顾虑眼前这个“疯子”背后的势力,以及此人这个年龄就有如此战力,那若干年以后定是位立足武道之巅的存在。

丁老太爷想趁现在事情还没闹僵,就此作罢,为丁家省去一个天大麻烦。

但现在……、丁老太爷怒了。

“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莫怪老夫亲手扼杀位天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