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林狗

“我愿意!”廉宗连犹豫都不犹豫,直接激动无比地喊着。

他就等苏玄这句话呢!

廉宗仍然记着,苏玄曾跟他说过,让他加入北部军团。

但因为苏玄没有主动提起,他也没好意思主动去开口询问。

所以他刚刚心里又纠结,又犹豫要不要主动说,让苏玄也能把他给调到北部军团。

毕竟……、他用余光看了一眼崔衍。

如今北部局势动荡,西美帝国那群狼子野心的家伙,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向龙国宣战,这已经是许多人都能预知的未来了。

只是不知道会何时开战罢了。

崔衍虽然在苏玄那一剑的顿悟下,天赋,实力都有了质的飞跃,但一想这小子要去参加战争,廉宗心里仍是放心不下。

就像是一颗老父亲的心,纵使期盼着崔衍能在艰难中成长,磨炼,希望他多经历一些生死磨难。

但心里却也是时时刻刻的牵挂。

“既然如此,你就跟崔衍两人一同前往北部兵团,后面我会通知龙左中,让他安排你们的。”苏玄道。

正在品尝苏玄所做美食的古老,见状忍不住感慨道:“能有苏小友亲自向龙牧州引荐,这二人以后在北部军团前途无量啊。”

“尤其是……”

古老多看了崔衍两眼,目光含笑地道:“小伙子,把握住眼下机缘,若是真上了战场,奋勇杀敌是真,但保全性命亦是真。莫要辜负了苏小友对你的期望。”

崔衍闻言,没有多言,直接对着苏玄的方向跪了下去。

他知道眼前这位大人是谁!

更知道他能被这种级别大人看上,真是他祖宗坟上冒青烟了。

“崔衍虽自知不够格当大人您的徒弟,但从今天起,在崔衍心中您就是我的师父!”

“那一剑之恩,崔衍没齿难忘!若您有一天能用得上崔衍的,一句话崔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崔衍神情真挚无比。

“起来吧。”

苏玄平淡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些,望向崔衍的目光也变得柔和了一些。

就像是长辈看到优秀的晚辈一样。

“你若真想报恩,我只有一个要求。”

崔衍没有说话,等着苏玄的下文。

就见苏玄微微一笑:“待我死亡之时,若有异族来犯,希望会有一个名叫崔衍的人,为撑起这天地,出一份力。”

此言一出。

崔衍和廉宗两人身躯明显的颤动了一下,两人以惊骇地目光看着苏玄。

单武站在原地,紧握双拳。

古老也唯有叹息。

饭吃完之后,本该心情激动的廉宗,却心事重重,在向苏玄恭敬告别下,带着崔衍离开了。

走到别墅外面,上了那辆军用吉普车,廉宗坐在后排,内心压抑无比。

他脑海中不停浮现苏玄在天河山离去时的那道萧瑟背影,以及刚刚对崔衍说的那句话。

莫非……、当脑子里出现这两个字时,廉宗就拼命摇头,心中恐慌不敢再想下去了。

不过,当想到苏玄一剑败丁老太爷,他心中安慰。

像玄君实力如此恐怖之人,又岂会……?

崔衍倒是因为年龄不大,并未在意到这些细节,正在开车的他脸上洋溢着止不住的激动!

天下男儿,谁没个上阵沙场,抛头颅,洒热血,身披重甲,热血奋战的梦?

古老在吃完饭后,就回到单武给他整理好的宽敞房间,将那些从紫禁城带来的灵药,书,制药器材等等布置在房间当中。

这位老者清楚自己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需要做什么。

尽全力让苏玄多活一段时间!

至于苏玄,还是一如既往得见外面晴空万里,天气好,就搬着个藤椅来到院子里,闭眼享受阳光的抚摸。

偶尔单武还会将沏好的茶,小心翼翼地放在藤椅旁的桌子上。

“叮。”

手机铃声响了。

苏玄睁开眼,但春天的阳光已经有些刺眼了,故而他用手横在眉前,就像大圣得标准瞭望姿势一样,来挡住刺眼的阳光。

他起身将桌子上的手机拿过来。

屏幕亮了。

“今天高中同学聚会,我负责联络你,来不?”

这段短信是柯诗茗发来的。

苏玄揉了揉脸,其实他现在脑海里都快记不太清那些高中同学的样子了。

就在他打算回个短信:“不感兴趣”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

果不其然,正是柯诗茗打来的。

苏玄接通了。

“喂,你看到我给你发的短信了吗?”

电话那边传来柯诗茗的声音。

“看到了。”苏玄回答。

“今年马上就过年了,一群同学就想着趁着快到年关的时候,大家都会回天河市,而且都有空,就不如叫出来一起聚聚。”

“我这不就想到你了,毕竟你也是咱们高中三年的同学。”

“不感兴趣。”

苏玄没有让柯诗茗继续说下去,直接简单明了的回了一句。

对话那边的柯诗茗:“……”

不过以她对苏玄的了解程度,早就料到了苏玄的回答会是这样的。

因此……她早就准备好了底牌。

“你还记得林狗嘛。”柯诗茗问道。

苏玄愣了一下,林狗?

很快,没过多久他脑海中就浮现出了,一个很喜欢带狗头帽子,长得高高的,瘦瘦的,长着一张很成熟正经的脸,却是个“低能逗比”的男孩。

他本名叫林学翰,一个很有书生气的名字,可惜身上的傻里傻气,镇不住这个名字……、再加上因为他不光喜欢带狗头帽,还喜欢小狗,所以大家都叫他林狗。

“我前段时间才知道,这家伙自从考上金陵那边的大学,毕业之后就因为头脑机灵,家里给了他些钱支持他创业,到现在他身价估计都上千万了!”

“我们班里有不少能人,但林狗绝对算得上名列前茅了。”

说到这里,柯诗茗有些激动地道。

当时林狗跟她和苏玄、宋青韫的关系都是极好的,高中三年的感情,一直存在她的心里,没有忘却。

苏玄一乐:“他也要去参加那个同学聚会吗?”

“是啊。”柯诗茗嘻嘻一笑:“他听说你回来了,还特意问我要你联系方式,我没给他,跟他保证会把你带去参加同学聚会,到时候你们俩自会相见。”

“可把他给激动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