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傅家与宋氏王族的联姻

也就证明眼前这个男人必然是七境武者!

而且还是七境中的佼佼者,甚至都有可能是八境大宗师的恐怖存在!

这种一语就能勾动天地灵力的情况,他至今只在少数人身上见到过。

而那少数人中就有傅家主傅古生!

枯老的心直接跌入谷底,没想到竟然在小小天河市居然遇到了这种级别的强者。

旁边观看的众人也都傻眼了,这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那头“黑虎”突然消失了。

澜天酒店的经理也十分的懵,凭借他的实力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

但他深深地看着始终云淡风轻的苏玄,心中觉得,傅家这次有可能踢到铁板上了。

张承也愣在了原地。

他连武者都不是,更别说从中看出端倪了。

只是,张承觉得以刚刚那头“黑虎”的声势,苏玄不应该必死无疑的吗?

为什么活下来了?

张承双拳紧握,眼中燃烧起妒忌的怒火,心中想让苏玄死的欲望也更大了!

“阁下……”

枯老深吸口气,尽管心中不情愿,但还是将身上的杀气和敌意全都收敛了起来,皮不笑肉笑地冲着苏玄道:“刚刚是老夫有眼不识泰山了。”

“敢问小友是哪处势力中的天骄。”

从开始单武对苏玄恭敬的态度来看,两人之间的关系就显而易见了。

能动用这种级别武者当随从的,在枯老印象中,整个乾元洲唯有一个地方有如此手笔。

那便是屹立在乾元洲最繁华之地金陵市的宋氏王族!

但!

傅家这段时间跟宋氏王族走得亲密,里面许多的天才枯老都见过,根本没听说过还有这么号人物。

故而,眼前这个人极大可能不是乾元洲的人……更有可能是其它王族的天骄。

甚至有可能是那六大隐世不出的皇族中人!

无论如何,能用这种拥有七境以上战力的强者当随从,光凭借这一点,就足以证明眼前这个人极为不凡。

苏玄见状哑然失笑。

刚刚不还气势汹汹地说要把他跟单武杀了,借以捍卫傅家威严的吗?

单武刚露出一点实力,变脸就如此之快。

当真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不过……。

苏玄转头向单武问道:“傅家一脉里应该有个叫傅古天的人吧。”

单武点头:“傅古天是傅古生的亲生弟弟。”

苏玄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旁边的枯老苍老的脸上露出惊喜之色:“莫非小友认识我家二爷?”

苏玄微笑:“认识。”

枯老大喜过望,心里的大石这才放下,如果眼前此人跟二爷认识的话,那就好办了。

“既然阁下跟二爷认识,能否看在他的面子上,饶了老夫与三少爷今日的鲁莽之举。”

枯老向苏玄抱拳。

“若不是二爷已经战死沙场,待我跟三少爷回到家族,定要让他好好感谢阁下。”

“战死沙场吗?”苏玄脸上依然露着微笑,反问一句:“今日若不是我手下露出比你强的实力,是不是现在苏某就已经是具尸体了?”

枯老脸上堆着的笑容一僵。

苏玄说的没错。

就凭借刚刚他敢直呼傅古生的名字,以及不识好歹地杀了高大男子,以及驳了他面子。

以上种种举措,让他早就对此人心生浓烈杀意了。

“阁下此话有些言重了。”枯老勉强地笑道。

苏玄摇头:“我不觉得言重。”

话音一落,枯老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阁下要知道,我们家主也是位随时都有可能踏入九境的存在。”

“并且傅家即将与宋氏王族达成联姻,此时若于我傅家交恶,可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苏玄笑着:“随时都有可能踏入,就代表还没踏入。”

“至于傅家与宋氏王族联姻一事,好像并不影响苏某今天在这里杀你们。”

说到后面苏玄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转而成了淡漠的神色。

征战沙场那么多年,让他养成了一个习惯。

凡是对他有杀意者,苏玄都不会放过。

因为有一句话讲的是,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在他率领铁骑踏破一处小国城池时,曾遇到一个不过十一二岁的小男孩。

男孩自幼饱受战乱,身上沾满了灰尘,本是白色的衣服也被尘土染成了黑色。

因饥荒而导致骨瘦如柴的身体,还不如龙国田野间稻草人壮实。

可怜吗?很可怜。

因为这个小男孩正在硝烟四起的城池中,呆坐在一个已经死去的中年妇女尸体前,脸上布满了迷茫。

中年妇女是他的母亲,不幸在战争的波及中死亡了。

倒霉吗?很倒霉。

当小男孩看到龙国的军队进入城池时,大概是为了保护自己母亲。

他瘦的跟树枝一样的右手紧握着碎石,面露仇恨之色地望着龙国这支军队中走在最前面的男人——玄君。

苏玄已经踏灭了不知多少座这样城市,当看到挡在他面前,双目充血,在硝烟中身影显得格外削弱的小男孩。

他的内心也曾有触动。

但下一秒,他右手微动。

那名小男孩轰然倒地,向后仰倒在了他母亲的怀中。

战争中,任何有威胁,手中拿着“武器”的人,尽管是个孩童。

他都要杀。

哪怕他不想,也要杀。这是对跟随他的士兵的负责。

这样冷血就像是机械一样的苏玄,在许多年前也只是个普通人,上了战场看到鲜血也会脸色发白的普通人。

是战争让他成了这样。

故而……。

一个无辜,可怜的小孩对他心生杀意就被他杀死了。

若是他放过了眼前这两个人,似乎对那个小男孩很不公平。

苏玄淡淡道:“想知道我怎么认识的傅古天吗?”

枯老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那是在北部军团的行刑场上。”

“傅古天以他当时七境的实力,理应冲在最前面,为部队阻挡压力。”

“他却胆小如鼠,为求活命,屡次三番得躲避敌方强大战力,导致有一名七境实力的敌人直接冲到普通士兵中大肆杀戮。”

“因为他的胆小,那一战死亡的人数过千人。”

“按照北部军团的军规,他理应以死谢罪。”

“战争结束后,为祭奠因他而死的英灵,是我亲手杀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