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系魂石

随着枯老的殒落,傅松也倒在血泊中生机渐渐流逝,直到他充满惊恐的双眸完全失去光彩,便象征着,这位傅家三少——死亡!

“死,死了。”

经理看着眼前这一幕,双腿发软,差点没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傅松竟然死在了他面前,死在了澜天酒店里面。

而且……、那个神秘年轻男子竟然真敢杀傅松!

难道他就不怕傅家的疯狂报复吗?

尽管大厅中的战斗十分吓人,已经有不少人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了。

但还是有少数胆子大的,躲在远处将整个过程都目睹了。

其中就有张承,老孟和罗诗然三人。

“死,死了?”

空气中飘荡的灰尘散去,视线恢复如初。

看到瘫倒在棱柱前没有任何声息的枯老,以及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地傅松,老孟身体都在颤抖。

傅家三少爷傅松死了,这意味着什么?

这是一个,就算他是普通人都十分清楚的答案。

代表着,整个乾元洲都将掀起一股血雨腥风,承担那名号称随时都有可能踏入“九境”武圣之列的傅古生的怒火!

将会有无数人,惊恐地匍匐在这位傅家家主的脚下。

以传闻中傅古生心狠手辣的性格,说不定会让今天在座的所有人给傅松陪葬!

罗诗然见着眼前的两具尸体,俏脸煞白,捂着嘴便逃也似的跑到无人角落,疯狂呕吐了起来。

张承双拳紧握,心中更是不平静。

他万万没想到,苏玄居然能活下来,而且还胆大包天的将傅松还有那个跟“怪物”一样的老头杀了。

难道他就不怕傅家的报复吗?

他凭什么不怕!?

“抱歉,把这里弄的有些脏乱。”

苏玄揉了揉手腕,向澜天酒店的经理歉意道。

经理大感惶恐,慌忙摆手:“没有没有,这些都是小事!”

开什么玩笑,眼前这位神秘年轻人既然敢杀傅松,那就代表着此人背后站着起码不输于傅家的势力。

他怎承担得起这种级别存在的道歉?

苏玄微微点头:“这里的一切损失,我会承担,但现场的处理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经理受宠若惊。

“你叫什么名字?”苏玄问道。

经理连忙报出自己的名字:“郝剑。”

苏玄愣了一下,笑道:“很有个性的名字。”

“单武,我有多长时间没跟那丫头联系了?”

单武恭声回答:“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苏玄面色有些不高兴:“果然是女大不中留,这丫头现在都敢两个月都不联系我了。”

单武挠了挠头:“自从您来到天河市后,就和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就算小桃想联系您也没办法啊。”

苏玄:“……”

“那等回去再联系这丫头吧。”

“过年了,问问这丫头还能不能回来。”

单武点头。

苏玄的六个徒弟,每个人在天地间都是真正的大人物。

但基本上都很忙,就只有其中排行老三的穆紫桃,会每年赶到苏玄身边,陪他过年。

单武心知,六个徒弟中要说苏玄最宠溺谁,还是要数这位年龄最小的穆紫桃。

这时,因为堵车刚赶到酒店的柯诗茗,一路小跑到了大厅中。

看到一片狼藉的大厅,柯诗茗眼睛里满是惊吓。

这是发生了什么?

不过,当看到站在大厅中央,看上去连衣服都没脏的苏玄,她松了口气。

“苏玄,这是怎么了?”

见到柯诗茗赶来,苏玄冲她微微一笑:“你迟到了。”

柯诗茗俏脸一垮:“人家也不想啊,这不刚刚路上太拥挤堵车了嘛。”

“走吧,有点饿了。”苏玄道。

“好。”

柯诗茗点头。

不知道是不是跟苏玄待在一起时间长了的原因,换做是以前的她,看到这种场景绝对要吓得走不动路。

但现在,她心里除了有些震惊之外,并无任何情绪了……。

比这更大的场面,她都跟着苏玄见过,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她见过“大场面”,但大厅中的这些人可没见过。

“肚,肚子饿了。”

“这家伙是要去吃饭吗!?”

众人傻了。

大哥,你刚刚才杀完人啊,杀的也不是什么小动物,是人啊。

你能吃得下去?

怪物,真是十足的怪物!

众人感到难以理解。

……………………

乾元洲,傅家。

正在哼着小曲,悠然扫地的傅家小厮,突然听到“咔嚓”一声脆响。

低头专心清扫祠堂灰尘的小厮,下意识地抬起头,寻找声音源头。

就在他抬头的一瞬间,目光看到了在一个上面刻着“傅松”二字的黑色圆形石头,出现了一道裂缝。

很快。

圆形石头上面直接出现如蜘蛛网般的裂痕。

下一秒。

“咔嚓!”

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就见那圆形石头竟直接崩碎了!

“碎,碎了!”小厮目光惊恐。

他二话不说,快步冲到已经掉落在地的圆形石头前面,看着已经分裂成好几块的“傅松”二字。

这位小厮大脑一片空白!

这叫系魂石,一种可以与宿主生命绑定在一起的石头。

作用很简单。

若是宿主身死,那系魂石就会碎裂。当然只是单方面的,若是系魂石碎了,对宿主是一点影响都没有的。

只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绑定傅松生命的这块系魂石碎了,不就代表——傅松死了!?

系魂石极其稀有,在傅家能有资格绑定系魂石的,唯有那些嫡系子弟。

小厮从小就开始负责打扫祠堂,以及照看这些与傅家大人物性命有关的系魂石。

而这些系魂石便摆放在祠堂的一角,很不起眼,却重要无比。

那么多年了,除了前几年傅家二爷的系魂石碎了外,傅家祠堂的系魂石便再也没碎过了。

但如今,傅家主傅古生最疼爱的儿子,傅松的系魂石竟然碎了!?

这绝对算得上傅家今年的大事!

小厮心里就一个念头,去找家主!

然后就见他神色惶恐,慌乱捡起地面上的系魂石碎片,连滚带爬地就冲出了祠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