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婚约已定

第二天,乾元洲就出现了一则核弹级别的重磅消息。

金陵的宋氏王族的一名王女即将与傅家家主傅古生的大儿子傅龙成婚。

尽管这件事已经被无数人所料到了,毕竟偌大傅家最合适做宋氏王族女婿的也就傅龙了。

但当消息正经宣布后,还是让人感慨震惊,唏嘘不已。

乾元洲最强的一股势力就是宋氏王族了,仅次于宋氏王族的便是傅家,其次才是后面的诸多家族。

如今宋氏王族与傅家联姻,别说是乾元洲了,有傅家的加入,在十二大王族里面排名靠后的宋氏王族,说不定都能上升一两个名额!

而傅家也从此成为乾元洲真正霸主级别的势力,有宋氏王族的庇护,谁敢找傅家的麻烦?

至于傅松的死,倒是除了少数人知道外,死讯并未蔓延开来。

首先最早知道傅松之死的就是当时在傅家议事府,以及澜天酒店大厅里的那些人。

宋氏王族的人自然不会将这消息传出去,而傅古生更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将傅松的死讯公布出来。

宋氏王族马上就跟傅家联姻了,他要再把傅松的死讯公布出来,那算什么事?

只能暂且委屈傅松一些时辰,待联姻之事大局已定,傅古生再找良辰吉时,为傅松送行。

至于澜天酒店那群人……。

再给他们一万个胆子,这群人都不敢因一时之爽将傅松死讯传出去,然后得罪如今的傅家。

有些八卦说出去了,可能会愉悦身心,吹吹牛逼,心中暗爽。

但有些八卦说出去了,那就是要没小命的。

只要不是十足的蠢货,都能拎得清其中利害关系。

宋灵带着苏奈一跟她姑姑宋茹也从田晨那边回来了。

宏豪居中。

宋灵带着苏奈一两人刚回家,就跟刚跑完马拉松一样,没精打采似的回到房间中倒头就睡。

没办法,过年了,田晨的那些在外地打工的亲戚们都回家了,当得知田晨竟然也带着女朋友回家,让这些长辈们很高兴。

盛情难却之下,宋灵便跟着田晨短短两天时间,几乎将所有田晨那边的亲戚都认识了个遍……。

“婚期已经定了。”

宋茹走到苏玄面前道。

苏玄点了点头,拿起桌子上的一杯茶,微笑地递给宋茹:“什么时候?”

宋茹接过苏玄递来的茶杯,抿了一口道:“田晨妈妈找人算了个日子,说二月二十六号宜结婚。”

苏玄笑着:“可以。”

在自己所剩不多的时间中,他基本上已经做好了规划,宋灵结婚的日子定在二月二十六并不算晚。

他应该能撑到那时候。

有时他也在苦恼,自己死后要是没上地狱,悄悄溜进了天堂见到宋青韫的话。

他该跟她说什么呢?

哦不,准确来说,应该是第一句话该说什么。

对苏玄来说,他有太多的话要跟宋青韫说了。

仿佛这些年的沉默寡语都是在为了见到宋青韫的那一刻做积累。

积累了那么多年,他肚子里已经有详谈不尽的话想说。

苏玄相信,宋青韫也是如此。

只是……他会苦恼,见到这个女人的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

深情的话,太肉麻。

但如果很平淡的一句话,总觉得少些什么,不太合适。

用宋灵结婚这件事为话题开端的话,兴许会是个好办法。

“这段时间,谢谢你对小灵做的一切。”宋茹诚挚地道。

苏玄微笑:“宋灵是青韫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妹妹,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宋茹闻言,看着眼前脸上洋溢着让人如沐春风般笑容的男子,心中唯有庆幸跟遗憾。

庆幸的是,幸好有苏玄的及时出现,否则宋灵现在兴许已经被林晟那个畜生玷污了,这个后果让宋茹都不敢想下去。

那也就不会有现在即将嫁给所爱之人,每天都沉浸在小幸福中的宋灵。

可以说没有苏玄,就没有宋灵。

遗憾的是……。

还是那句话。

如果宋青韫还活着的话,那他们应该就是天底下最合适的一对了吧。

“你一个大男人估计也不懂结婚的这些繁文缛节,所以小灵结婚这些琐事交给我就行。”宋茹笑道。

苏玄也笑着:“那就再好不过了。”

接下来两人又简单的聊了一会儿后,宋茹就离开了。不过在离开之前,苏玄送了她一些红茶叶。

宋茹在品茶这杯红茶的,眼神里所流露出的享受,全被他无声无息地捕捉到了。

见苏玄如此细节,宋茹嫣然一笑,收下了红茶叶,并开玩笑地道:“茶叶喝完,我可还找你要。”

苏玄笑着:“别人想喝我都不给,但对您绝对管够。”

对于如此懂事的“晚辈”,宋茹掩嘴笑道:“这句话我可记住了啊。”

宋茹好歹是当代宋家家主的妹妹,而宋家在天河市也都算一流势力了。

再加上平时她就喜欢品茶,看书,摄影这些,也是品过不少好茶的。

能第一次品尝,就能俘获她芳心的茶叶,那么多年来,也就今天这一次。

她知道这茶叶兴许是真的名贵,所以只是跟苏玄开个玩笑,而苏玄的回答着实让她很高兴。

但……。

若是苏玄将这份茶叶的底细说出的话,恐怕宋茹连玩笑都不敢开了。

这个茶叶全世界只有一个地方能产出。

龙国皇室的茶园!

并且能生长出这种茶叶的茶树,就算是在皇室的茶园里也不过百株。

茶叶名为红时。

对于那些平日里爱好收藏的龙国大臣来说。

君皇赠他们天材地宝,这群人心里顶多有点小高兴,毕竟天底下谁跟这些天材地宝过不去?

多多益善嘛。

但若是君皇送他们一小袋红时茶叶,那这群大臣大半夜都能兴奋得从床上跳起来,乐得合不拢嘴,跟傻子一样手舞足蹈。

尽管红时茶叶并不是什么天材地宝。

由此可见,这茶叶的稀有与名贵。

能说出“管够”这两个字的,全天下也就两人有资格。

一,当代君皇。

二,恐怕就是苏玄了。

当然,苏玄定是不会将茶叶的底细说与宋茹听的。

喝的开心就好。

若因为名贵二字就将其小心翼翼地捧着,当宝贝疙瘩一样,喝一点就肉痛个十几天,那未免有违初心。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