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十境仙人

“在下所说的那么多句道理中,能有一句是让玄君觉得有道理的,便说明在下这近百年的学识,便不算白学。”邓景衍微笑。

这一句,若是让旁人听到定会大吃一惊。

眼前这个看上去顶多不过三四十岁的儒雅男子,竟说自己有近百年的学识。

那不就代表,男子已有近百岁的年龄了?

开什么玩笑。

但这位刚刚说过,不敢在玄君面前撒谎的男子,其实心中是真不敢在苏玄面前撒一个谎。

故而,他实际上真已经是近百岁的人了。

别问为什么,就算是武者,像丁老太爷那等八境武道大宗师,年龄大了,却同样是耄耋之貌。

而这位名叫邓景衍的天光阁阁主凭什么样貌依然年轻。

只因同为上境。

但踏入十境后,那对于这个时代的世间武者而言,真是凡人成了仙。

十境的武者,那才是真正的仙人之姿。

返老还童,易容换貌,更改身形,只不过是意念一动的事罢了。

这便是十境武者。

天底下真正隐世不出的仙人。

而邓景衍也确实对得起这一身份,其无论是气质,还是样貌赞扬其一句仙风道骨,那绝对是毫不为过的。

只是这位仙人,见到苏玄时却再也提不起一丝“仙人”之风。

哪怕邓景衍明知眼前这位各方面都平淡无奇的男子,已经寿命将至,时日无多。

甚至他心里都在推测,如今玄君的战力恐怕都不如他了。

毕竟当年玄君“血战”遭受重创,跌境一事还是人尽皆知的。

败八境,他也能败。

不光能败,像丁老太爷那种,弹指间便可灭杀。

当然,这只是他的推测罢了。

就算苏玄的实力真的连他都不如了,他也不敢在苏玄面前放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世界上最恐怖的一群人就是最不怕死的。

如今苏玄几乎将生死看淡了,越是这样越让邓景衍心惊。

一代玄君,可谓是开启了一个时代的伟大人物。

这种存在会默默地老死吗?

不会。

当一个人的墓碑上全是荣耀之时,再结尾最靠近句号的那一段,有的是总结。

而有的人则是生命中最炙热的一刻。

邓景衍深知,玄君是属于后者。

那么……这位明面上古井无波地玄君,在接下来究竟要做什么呢?

邓景衍双拳紧握,心中有种抑制不住的激动和热血。

如果能亲眼所见,玄君再次为这个时代添上不可磨灭的一笔,那将会是他毕生的荣幸。

不,更准确地来说,将会是他们这个时代的荣幸。

这个男人亲手开创了一个时代,便将用自己的鲜血,肉体,灵魂三者,将这个时代一举推向真正的巅峰!

苏玄听了邓景衍的这段话,不在意地淡然道:“你这近百年的学识,并不是为了说某一句话,让我觉得在理而学的。”

邓景衍脸上露着笑容,没有说话。

苏玄见这人没回话,顿时觉得索然无味了起来,扔下一句:“就当没见过我。”

说完,他便双手负于身后,向着钱家府邸走去了。

邓景衍看着这位曾手染无数鲜血,立身于血海尸山之上的男子萧瑟背影,心中竟也如同当时的廉宗一般,恍惚间仿佛看到了一名迟暮将军的背影。

“邓景衍谨遵玄君之命。”

邓景衍朝着那位看上去不到三十岁,其实真是不满三十岁的年轻男子深深作揖。

………………。

这一边,因为长久在外的宝贝闺女过年终于回来了,不光回来而且还带了男朋友回来,这可让钱家家主的夫人谢美娟高兴坏了。

大女儿如今二十有五,她身边的那些闺蜜们的女儿在这个年龄别说结婚了,就连小孩都有了。

因此以前谢美娟可没少在大女儿钱檀儿耳边唠叨,如今钱檀儿突然带了个男朋友回家,这让她怎么能不高兴!?

一大早就亲自下厨准备饭菜不说,更是连忙让下人在府邸打扫出一个上好的房间供自己的那位“未来女婿”入住。

整天下来可谓忙的焦头烂额。

眼下钱檀儿带着孙少峰刚到家,饭菜就及时的准备好,到家就开饭!

“来来来,少峰啊,多吃点肉。”

“尝尝阿姨蒸的这螃蟹味道如何。”

“还有阿姨的这红烧肉可是拿手绝活,来,阿姨给你夹一块。”

女方家长看待女婿总是有两个时期。

一,傲然群雄阶段。

谁能配得上我家闺女?

就算是自家闺女真的是带来个条件好,秉性好的男朋友回家,也定然是哪看哪不顺眼。

唯有自己亲自挑选,那才是真的好。

二,拜佛烧香阶段。

无论什么原因,自己闺女就是没有男朋友,让父母那叫一个着急,害怕。

别说是什么条件好的了,只要不是路边乞丐,样貌上还过得去,只要是个男的就行!

如今谢美娟便处于第二阶段。

更何况孙少峰从小就生活在孙家这种方在乾元洲都算顶尖的家族,一身雍容地气质,以及举止不凡的谈吐,还有本就俊俏的面孔。

谢美娟可谓是越看越稀罕,恨不得自家闺女马上就跟着小子成婚。

想到自己早上居然让下人去给“宝贝女婿”整理房间,她简直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多此一举!

面对谢美娟如此热情的行为,孙少峰脸上仍旧挂着温和地笑容:“谢谢阿姨。”

见孙少峰如此有礼貌,谢美娟心中便更开心了:“咱们以后可就是一家人了,哪用得着跟阿姨客气啊。”

“来来来,这白斩鸡蘸料可是阿姨压箱底的手艺,快尝尝。”

孙少峰能应对得过来谢美娟的“攻势”,但旁边一年难得回家一次,十分渴望母爱的钱檀儿,低头看了看自己只有大米饭的碗,看了看美味堆积如山的孙少峰碗里,心里顿时委屈了起来。

“妈!到底谁才是你女儿啊!”

钱绍撇了撇嘴,埋头扒饭。

对于这种“好人风格”的姐夫,他压根不感兴趣。

“好了美娟,爹也在呢,你注意一下。”钱盛也看不下去了,提醒道。

听到这句话,谢美娟才吓了一跳,看了看坐在主位上面无表情的钱老,原本热情似火的心顿时被泼了盆冷水,浇灭了。

刚刚只顾着激动,忘记了这位素来着重规矩的老人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