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苏玄上门

以往钱老在饭桌上还是比较和蔼可亲的,如今面无表情,一句话都不说,显然是对自己这位儿媳妇的没规矩,感到不满了。

瞬间,饭桌上热闹的气氛就将至冰点。

不过聪明地钱檀儿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异常,见爷爷有些不高兴的样子,连忙就站起身子,将身前的一块鸡腿夹在了钱老的碗里,撒娇地道:“爷爷,我妈也是盼着我找男朋友心切,太激动了,我好不容易一年回一次家,您就别生气了嘛。”

钱老看着漂亮可爱的孙女,心里也是一软,只是对着谢美娟冷哼一声:“不要再有下次了。”

老人当了一辈子的兵,对规矩二字看得格外珍重,这也是为什么同样是四大顶尖豪族的少爷。

那三个整天只知道花天酒地,纨绔地不成样子,而钱绍却老实无比的重要原因。

见父亲训斥自己老婆,钱盛心中并无任何不高兴的心理。

他知道,这也正是父亲真正把这个儿媳妇当家人看的一个标志。

钱老虽然性格和蔼,有时候更像是个老顽童一样有趣,但认真严肃起来,那也是相当可怕的。

要换做别人如此的不成体统,恐怕钱老就不是冷哼一声,而是直接摔筷子走人了。

钱檀儿自然也深知自己爷爷的性格。

她“嘿嘿”一笑:“果然还是爷爷最疼我了,等以后我一定好好地孝敬您老人家!”

钱老闻言心中自然是高兴的,不过余光看到坐在钱檀儿旁边面带温文微笑地孙少峰后,他刚刚好的心情,又有些发堵了起来。

他并没有觉得孙少峰有什么不好,甚至内心也被其身上那种雍容气质给震惊到。

钱老好歹也是见过真正市面的人,年轻时候跟着老首长见过不少大风大浪。

甚至有曾有幸目睹过上境武者对战场面的,对于那段回忆他至今刻骨铭心,不能忘怀。

眼前这位自己孙女带来的男朋友,就是表现的太过完美,让他觉得心有不安。

确实,钱檀儿的无论是样貌还是身姿别说是放在天河市这种小地方了,就算是在金陵市都算得上顶尖的美人。

再加上其自幼跟随金陵顶尖学界巨擘的熏陶,身上有骨子宛若天然形成的古典韵味之美。

但,对方克是一名看上去就出身不凡的武者。

而钱家虽然是天河市的顶尖豪族,但跟武道家族来比,九根蝼蚁一样的存在。

门不当户不对。

钱檀儿只剩下一身姿色能配得上这位年轻俊杰了。

更何况,美貌在爱情这方面,真是优点吗?

钱老并不认为。

但奈何,看着自己宝贝孙女,一幅迷上这个年轻男子的样子,钱老心中便一阵叹息。

“檀儿在来之前,就说过少峰你是武者,我好奇问一下,你是何等修为的武者。”钱盛笑着问道。

正在疯狂扒饭的钱绍一听到武者二字,连忙抬起头,目光炙热地可看向孙少峰。

在苏玄没来到天河市之前,钱绍虽然也知道武者的存在,但心中认为那是个毕生无法触及,虚无缥缈的存在。

直到苏玄的出现,属于武者的魅力便展现在了他的世界当中。

他一个刚二十出头的热血男儿,心中自有一股渴望自己成为电影中那等无敌存在的人物。

英雄救美,拯救世界。

这两个词汇,狗血又俗套,却是无数男生心中曾幻想过的梦。

故而,这段时间他对武者特别敏感,甚至都勤奋地跑到家族书库不停翻阅有关于武者的书籍。

就像是给自己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似的,崭新的世界引得钱绍心生向往。

谢美娟这次克制了自己激动的心情,但也满眼期待地看着孙少峰。

钱老虽然表面上在吃东西,但实际上也在等待孙少峰的回答。

这个饭局就这一家人,全都在等着孙少峰开口。

钱檀儿脸上已经有抑制不住的骄傲之色了。

见到终于进入到自己等待已久的装逼环节了,孙少峰嘴角微微上扬,笑道:“小子不才,至今才区区五境罢了。”

“什么!?”钱盛瞪大了瞳孔!

一旁嘴里正嚼着米饭的钱盛,差点没把饭喷出来,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简直跟他爹一个表情。

谢美娟也同样如此,瞳孔瞪大,呆滞在原地。

这三口的表情几乎是神同步,不愧是一家人……。

钱老同样惊到了。

五境!

他本以为这个年轻人顶多也就是三境,以这个年龄达到三境就已经是天才了。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此人居然是五境!

别看三境跟五境只差两个境界,但每一境界的突破都是十分困难的,更何况中间还隔着一个三境到四境的天埑。

五境再往上那便是六境,一个在武道上都能称得上小有成就的存在了。

无论是走到哪,都不可小觑的那种。

如今这个年轻男子虽然不是六境,但却要比六境还要可怕。

这次钱盛仿佛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心中一沉。

他能成为钱家家主自然就不是傻子。

一个如此年轻的五境武者,当真愿意与自家闺女长长相厮守,白头到老?

未来,他若成长到八境,甚至是九境,以及传说中的十境,那又会如何对待自家闺女?

见到众人的反应,孙少峰脸上仍旧挂着和煦的微笑,但心中却满是不屑和得意。

不屑的是,这群人听到他境界后的表现。

原来真的如钱檀儿所说,只是一群连武者都不是的蝼蚁的废物。

得意的是,接下来就是该他装逼的时候,也是整个阶段最重要的环节了。

“那,少峰啊,你还没跟我们介绍一下你们家呢。”谢美娟好奇问道。

孙少峰闻言心里都乐开花了,这丈母娘简直神助攻啊!

他还正在想怎么把话题往这方面靠呢,谢美娟就直接帮了他。

就在孙少峰轻咳一声,打算面带微笑,绅士一样地介绍的时候:“我……”

“家主!”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道焦急无比的声音。

见到下人一脸忙乱的样子跑进来,钱盛皱眉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那,那位苏玄来了!”下人表情可谓惊恐万分。

对他们这等人来说,苏玄这两个字,简直如同梦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