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波光粼粼

有一位头发花白,长得跟圣诞老人一样的老者,因年纪太大,颤颤巍巍地从人群中走出。

“女王殿下,如此重要的会议,中途停止,未免太过儿戏!”

这位老者便是国家里最位高权重的元老级别人物,说地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都绝不过分。

本以为有他开口,那位高傲的女王会太停下离开的脚步,却没曾想“女王殿下”根本装作没听到的样子,迈动穿着高跟鞋的美腿,径直离开了宫殿。

急促的脚步连一丝的停顿都没有,仿佛根本不把这位元老级别的大臣放在心上……。

“这……”

众多大臣有些傻眼了。

宫殿中瞬间笼罩着极其尴尬的气氛。

这女王这么不给面子的吗?

最终,有几个头脑灵活的大臣为了避免那位元老尴尬,站出来圆场道。

“一定是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让女王殿下都来不及跟我们解释,才无可奈地中止这次会议。”

“没错,莱顿阁下说得对,女王日理万机,每天处理的事情众多,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才让她如此匆匆离开的。”

不得不说,能在这座宫殿里站着的都不是傻子。

宫殿里尴尬的气氛很快在三言两语下就被冲散了,至于那名被穆紫桃无视的元老见众人给他台阶下。

他也轻咳一声:“想必真是如此。”

“我们以后一定要做好自己分内之事,不要再给女王添加负担了。”

“您说的是!”众人连忙附和。

穆紫桃匆忙赶到自己行宫后,直接甩掉脚上影响走路的高跟鞋,光脚踩在地板上。

“电话呢?”穆紫桃眼中满是星光。

侍女恭敬地将正在震动的手机双手奉上。

穆紫桃一把将手机拿了过来,深吸口气,尽量平静自己激动的心境后,才满脸期待地按下接听键。

前一秒还高坐王位上的商业女王,此刻就像是一个心情紧张,忐忑的普通小女孩。

前后落差,让跟了她数年的侍女都惊得说不出话来。

尽管侍女知道,每次穆紫桃在接这个电话时,都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但她还是无法想象,电话另一边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电话接通后,穆紫桃那边却迟迟没有任何声响。

苏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这丫头。

他知道,自己这位平时最宠溺的三徒弟,正在电话那边乖乖地等他说话呢。

“快过年了,还有空回来吗?”苏玄问道。

“啊!?”

电话那边穆紫桃发出一道惊异的声音:“师尊,龙国那边已经快过年了吗!”

苏玄顿时没好气得道:“就剩最后一周了。”

“唔!”

穆紫桃右手捂嘴,脸上满是震惊:“这么快。”

说到这,她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一脸为难,支支吾吾地道:“师,师尊。”

“怎么了?”

“今年我这边事情许多,可,可能没空回龙国陪您老人家过年了。”穆紫桃小声道。

苏玄微微一笑:“无妨。”

穆紫桃一脸惊喜:“真的嘛!”

“真的。”苏玄笑道。

穆紫桃松了口气,连忙拍着胸脯保证道:“师尊放心,等这边事情忙完,我一定第一时间就赶往您那,陪在您身边好好地照顾!”

苏玄笑着:“这话我可记着了。”

“嘿嘿,师尊放心,小桃说到做到!”穆紫桃脸上咧出个一对小虎牙。

“其实这次找你,是想让你帮个忙。”苏玄道。

穆紫桃闻言顿时急了:“师尊您说的这是什么话啊,您的事就是小桃的事,您直说就行,哪有什么帮不帮忙的!”

“师尊您但说无妨,小桃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听到电话那边穆紫桃戏精上身的话,苏玄哑然失笑:“不是让你赴汤蹈火。”

“我有个兄弟叫林学翰,他在金陵开了一家叫玄林的公司,你照顾一下。”

穆紫桃闻言大吃一惊。

如果她刚刚没听错的话,自家师尊说的是,有个兄弟!

兄弟跟朋友可是两个档次的关系称呼。

在穆紫桃的印象中,师尊就一个兄弟。

那就是龙国已经逝去的先皇……。

虽然她不知道师尊又从哪找到个兄弟,但就凭借这个称呼,穆紫桃便立马向苏玄保证道:“既然是师傅的兄弟,那就是小桃的兄……”

“哦不,是小桃的师伯,玄林公司是吧,小桃记住了,请师尊放心,小桃绝对会动用全部商业力量帮助师伯他老人家的!”

“也不用过分,适当得给予些帮助就行。”苏玄提醒道。

“小桃办事,师尊放心!”

“嗯,就这样吧。”

苏玄并不是那种喜欢家长里短的人,把事情聊完后,就挂断了电话。

“看来到最后,还是要受玄哥的照顾啊。”林学翰苦笑道。

虽然他不知道苏玄是在跟谁打电话,但听内容就知道,苏玄在让电话那边的人照顾玄林公司。

不过,若干年后,当林学翰达到一定高度,世界中出现“穆紫桃”三个字的时候,就知道,苏玄今晚给了他一个怎样的机缘了。

穆紫桃的照顾,试问这个世界上有贵族,财阀跪着求都求不过来?

那可是商业女王啊!

一个手中掌握整个商业国家的存在!其手下的产业,任何一个拿出来都是富可敌国的级别。

传闻,只要穆紫桃愿意,分分钟就能打造出来第二个商业帝国!

“不是在高中时期就说好了,这家公司是咱们两个的吗?你小子可别往脸上贴金。”

“我这只是在找人照顾自己的公司而已。”苏玄笑骂道。

林学翰“嘿嘿”一笑。

“玄哥,你啤酒喝完了没?”

苏玄瞄了一眼酒瓶:“还有一半,咋了?”

只见林学翰“嗖”的一下,伸手就把苏玄手里的啤酒瓶给抢了过来。

“咕嘟嘟”的一顿牛饮。

“你他哥的!”苏玄气笑了。

林学翰一口气将半瓶啤酒喝光。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了一座大桥上。

林学翰看了眼手中的啤酒瓶,然后看着在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江水。

他用力一扔,啤酒瓶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掉落江水中,溅起水花,浮在江面,缓缓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