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意外

“是你!”

见到来人,刘信也是一惊。因为,他发现冯林的状态很好,并不像是有伤在身的模样。

“唰!”

只见,刘信连忙放出信号弹。随即,头也不回的,转身逃跑。

昨天两人的交手,他对于冯林的实力已经相当清楚了,如果单打独斗,自己不可能将冯林拿下,甚至,还可能被冯林反杀。因此,他没有选择与冯林当面碰撞,而是选择与李天等人汇合。

“想跑,太迟了!”

见此情景,冯林冷冷道。

说完,连忙召唤出飞连神魂,朝着逃跑的刘信极速追去。

“我说过,你逃不了的。”

不多时,冯林就看到了刘信的身影。

“怎么可能!这小子速度怎么这么快!”

听到身后的声音,刘信也是惊叹道。为了不将背后暴露给冯林,刘信也不得不转身迎战。可是,早就心生畏惧的刘信,此刻又怎么会是战意正旺的冯林的对手呢。

“啊!”

一道惨叫传来,短短十招之后,刘信就被冯林的巨斧当场砍杀。

“不好,我们晚了一步。”

此时,李天和另一人也是带着对于围了过来,但依旧没能左右刘信的命运。见到刘信被杀,李天的心里也是一阵惊讶。要知道,刘信的实力要远远超过他,可依旧不是冯林的敌手,此时,他也是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和冯林死磕下去。

“哈哈哈!你们来的正好,可以陪他一起上路了。”

见到李天等人,冯林也是冷冷笑道。

然而,这一笑,却是让李天等人心里一颤。

“李师弟,现在我们怎么办?”

赵源不安的问道。

开玩笑,整整三个队伍合在一起,将近二十人,不仅无法拿下冯林,反而被冯林反杀十数人,还包裹一个队长。任谁见到这种情况,也难免心生动摇。

“赵师兄,事已至此,只能和冯林拼命了。再说,就算我们认输,他也未必会放过我们。因此,只能放手一搏了。”

李天回应道。

“好!拼了!”

闻言,赵源也是恨下心来,朝着冯林杀去。见此情景,李天也是紧随而上。瞬间,大战一触即发。

然而,只要此时,他们才发现冯林的实力比他们所想象的还要恐怖。两人交手不仅没有取得优势,反而还落入了下风,而风林此刻则是越战越勇。一时间,两人皆是生出不好之感。

“赵源,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在此时,李天突然对一旁的赵源大声喊道。

只见,赵源已经将玉牌拿在手里,冯林的实力让他感到绝望。因此,他决定彻底逃离这个是非之地。至于脸面和尊严,他已经无法顾及了。

“唰!”

只是,还未等那赵源捏碎玉牌,一柄灵箭就从赵源的胸口直接穿过。随即,赵源带着后悔和不甘的眼神倒在地上。见此情景,三个队伍剩下的成员皆是连忙逃离此地,他们一边跑,一边拿出玉牌猛的捏碎。至此,此地只剩下冯林和李天两人了。

李天看着意气风发的冯林,心里也是生出一丝无奈之感。他没有想到,一直被他打压欺辱的废物,现在居然已经凌驾于他之上了。

“哎!冯林,我承认,在打下去赢的人一定会是你,我不是你的对手。”

李天叹息道。

闻言,冯林微微一笑道:“所以,你准备束手就擒了。不过,这样也好,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哈哈哈!想让我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听到这里,李天也是大笑,随即从身上拿出一枚金色令牌,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告诉你,这是兄弟盟的令牌,而我则是兄弟盟的成员,你敢对我动手吗?”

闻言,冯林也是微微皱眉。这兄弟盟,乃是临海门弟子中的一个组织。由中山弟子和内山弟子组成,甚至,还有少数亲传弟子,可以说,在临海门弟子间的组织里,是一个庞大的势力了。更让人临海门弟子为之色变的是,兄弟盟的很多成员,都在临海门的丹阁,器阁,乃至任务阁工作。一旦与兄弟盟为敌,日后想在临海门生存下去,恐怕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因此,一般临海门弟子,很少愿意招惹兄弟盟的成员。因此,这也是为什么李天即使知道会失败,也不捏碎玉牌逃走的原因。

“哼!兄弟盟的成员吗。”冯林冷哼,道:“不过,这可吓不倒我。”

说着,直接一拳打在了李天的身上。而那李天就如断线风筝一般,直接飞了出去。

不过,冯林却并没有继续动手,而是紧紧盯着密林的一处。随即,淡淡,道:“你已经跟了我一夜了,难道就不能出来说话吗。”

冯林的话音刚落,密林之中,一道身着白衣,手持长剑,头戴斗篷的身影,就出现在冯林的视线之中。虽然看不清此人的面容,但是,直觉告诉冯林,这个人很诡异,很危险。

“不得不说,你观察力很敏锐。”

白衣人淡淡道。

“你是谁?为何跟踪我?”

冯林疑惑道。

“这个嘛。”闻言,那白衣人开口,道:“其实,我也是受人之托,前来杀你,正准备动手时,却看到那李天拿出兄弟盟的令牌。因此,我就不准备动手,准备坐收渔利。因为,你杀了李天,兄弟盟的人也不会放过你。所以,你依旧是死路一条。这样一来,我不仅可以完成任务,还省事了。只是,现在被你发现了,那我就不得不动手了。”

“这么说来,你是一名杀手喽?”闻言,冯林微微一笑,道:“既然你是一名杀手,无非就是想获得一些钱财。你看这样如何,我给你三倍的酬劳,你回去把要杀我的那个人杀了如何?”

“这…”听到这里,白衣人摇头,道:“这可不行,拿人钱财,就要为人消灾。”

说完,白衣人长剑一挥,瞬间,一道剑光如流星一般,飞向冯林。

“这是什么剑法,好快!”

见此情景,冯林也是神色凝重。因为,这白衣人比起李天和刘信等人,实在是强的太多了。仅仅简单的一剑,就让他感受到一股强烈杀意。

瞬间,冯林只感到自己被一道无形的剑气锁定,使他难以挣脱。

“这人的实力太强,估计是中山前二十的存在了。”

见此情景,冯林心中也是大惊,没想到,居然有这样的对手要来杀自己。

“飞连神魂现!”

生机关头,冯林果断召唤出神魂,在剑气即将到来的瞬间,勉强躲了过去。见此情景,白衣人也是有些意外,随即,没有停手,抬手又是一剑。

只见——

一道冷冽的剑气浮现,白衣人挥出的一剑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冯林。

“不好!太快了!”

对此,冯林只感到头皮一阵发麻,第一次生出一股无力之感。怎么办?这一剑实在太快了!一旦被刺中,他必死无疑。

“盘谷现!”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冯林快速召唤出盘谷神魂。随即,直接将一柄巨斧横在胸前,准备硬接白衣人的这一剑。

“哈哈哈!你太天真了,这根本就是没用的!”

见此情景,白衣人也是摇头冷笑,他这一剑的威力,即使那些三阶修为的召唤师也要全力以赴,又岂是他一个一阶召唤师能够硬挡的。

“砰!”

然而,下一刻白衣人的双眼则是瞪的老大,因为,他的剑气居然被巨斧直接弹开了。

“这怎么可能?他不过是个一阶召唤师啊!”

此时,白衣人也是神情疑惑。要知道,他的这一剑几乎可以斩杀任何的同阶召唤师,怎么可能会被一个一阶召唤师给挡住了。

“难道那柄巨斧是了不得的灵器?还是说他的神魂不一般?”

白衣人暗自嘀咕。

因为,他发现,冯林在抵挡自己的这一剑时,并没有使用武技,甚至连灵气都没有动用。只是凭借一柄巨斧而已。想到这里,白衣人也是觉得并不是对方的实力有多强,也不是自己实力不够,而是对方手里的灵器不一般。

“太好了!居然真的可以挡住!”

见到剑气被挡,冯林也是大喜。

只见他拿起巨斧,冷冷,道:“你已经打了两招了,接下来,该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手段了。”

说着,直接挥起巨斧,朝着白衣人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