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见鬼了

又是一个月过去,这段时间里,临海门可以说是大事不断,尤其是外山。一些从汇英林出来的外山弟子,突然爆发出无比强悍的实力,这其中,尤以一名名叫文化凡的弟子最为。文化杰不但成为了外山弟子第一人,甚至,还击败过中山前一百的存在。一时间,风光无限,万众瞩目。

其实,这文化杰以前在外山也只是排名七十开外而已。但是,此人从汇英林出来之后,这文化杰的突然实力大增,直接击败了外山第一的陈净舟,最后取而代之。

要知道,临海门的外山弟子足足有近万人,能进入前一百的,都是实力强悍之辈,每人的战力都是无比可怕,外山同阶之中,难有敌手,更别说外山第一是多么强悍了。可就是这个实力如此强悍的陈净舟,却是败在了文化杰的手里。由此可见,文化杰的实力毋庸置疑,非常之强悍。

入夜。

外山。

一座豪华大院里,身着紫袍的文化杰正悠闲的品着茶。只见这文化杰,剑眉星目,身材健长,而且气质上也显得非常的沉稳,完全没有外山第一人的架势。

就在此时,一名黑衣少年快速走了过来,道:“文师兄,兄弟盟那边派人来说,只要你加入兄弟盟,他们可以让你进入炼器阁,而且,还是炼器阁的轮换执事。”

闻言,文化杰也是微微一笑。要知道,一般的弟子,即使想要加入兄弟盟,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不仅需要强悍的实力,还需要过人的天赋,而且,大多数情况下只收中山弟子。但是,这个文化杰却是受到了邀请,而且还许以好处。虽然,这文化杰是外山第一,但是,毕竟只是在外山第一而已,实力和大部分中山弟子相比,还是有些差距的。但是,他不仅得到了邀请,还有好处能拿,这简直就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哦?炼器阁吗,既然如此,我也不好意思拒绝,那就答应他们吧。”

文化杰淡淡道。

“这个…文…”

此时,这黑衣少年有些吞吞吐吐,似乎想说些什么。

见此情景,文化杰淡淡,道:“又是慢慢说,天又不会塌下来。”

闻言,黑衣少年鼓起勇气,道:“文师兄,你之前让我巡查你弟弟的事,现在已经有些眉目了。”

“据说,你弟弟在进入汇英林之后,就加入了中山弟子刘信的队伍,而刘信的队伍在汇英林之中,则是被人所灭,因此,你的弟弟有可能已经死在汇英林里了。”

“咔嚓!”

听到这里,那文化杰直接将水杯猛的捏碎,随即怒道:“你可知道杀我弟弟的是谁?是灵兽还是人?”

“听说,似乎是被冯林所杀。不过,这个冯林并没有从汇英林返回,不出意外,应该也是死在里面了。”

黑衣少年回应道。

“原来是他。”闻言,文化杰冷冷道:“哼!辛亏你死在了汇英林,否则,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过,别以为你死了就可以高枕无忧了。”随即,文化杰对黑衣少年,道:“你帮我传个信,让我的家族去一趟冯家。”

……

汇英林。

火山底部。

只见冯林盘坐火焰石火种上,此时,他的身体皆被火焰包裹,就去新生的太阳一般耀眼。

“已经一个多月了,这火脉终于进化到了极限。”

看着体内的黄色灵脉,冯林也是兴奋道。

要知道,召唤师想要将灵脉进化到极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期间,需要庞大的火属性资源来辅助,而且,还需要一丝运气。

又过了一个月,此时,冯林身旁的火种已经全部消耗完毕,而他的火脉也是无法继续开发,显然是到了进化的尽头,对此,冯林也是颇为满意。其实,这次汇英林之行,对他来说,可谓是收获满满。不仅得到了火神的神魂和功法,还让自己的火脉进化到了极限,这些,都是其他弟子无法比较的。

“好了,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说完,冯林也是缓缓起身,最后冲天而起。虽说,此时的汇英林已经处于封闭的状态。但是,在得到火神的指点后,冯林想要进出根本没有难度。一个时辰之后,冯林终于是回到了临海门。

“这…他怎么回来了?”

“不是都说他死在汇英林里面了吗?”

“难道是诈尸了吗?”

当临海门弟子看到冯林后,皆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一个本该死在汇英林的人,居然有活蹦乱跳的出现了。

“可惜啊,活着回来恐怕也不会好过。我听过,他杀了李天,如果让兄弟盟的成员得知冯林回来了,其结果可想而知。”

“说的不错,我听说魏金几人到现在行动还无法自如呢。”

此时,一些弟子也是感慨道,皆是对冯林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听到这里,冯林也是大怒,他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原因居然会让魏金等人受了这样的伤害。同时,也对临海门高层这样不管不问的态度所寒心。

“哼!兄弟盟吗?我到要看看你们是如何横行霸道的。”

说完,冯林也是朝着中山区域走去。一番打听后,冯林终于是找到了魏金等人的住处。虽说是中山弟子,但是魏金等人的实力并不算太强,因此,魏金,林海和丁大山是三人挤在一个房间里的。所以,空间显得十分狭小,甚至比他这个外山弟子的小院还不如。

“姜水,滚出去,你给我滚出去。”

“哼!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居然还有脸来这里。”

“就是,我告诉你,你别想打江歌的主意,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然而,冯林刚走到距离魏金等人居住的房间百米时,就听到了魏金几人的咆哮声。

“哈哈哈!你们几个都自身难保了,还想阻止我。实话告诉你,我今天晚上就去找江歌。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江歌自然会乖乖服侍我的。”

这时,一道略显得意的声音传来。

闻言,冯林也是加快了脚步,随即,猛的将房门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