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卑鄙无耻

四周的观战弟子,皆是被冯林弄出的动静感到一惊。随即,也是紧紧盯着擂台,准备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

“聚气成火!”

“真的是聚气成火!”

一时间,几乎所有的弟子都是大喊起来,一脸难以置信。要知道,召唤师想要将体内的灵脉属性实体化,是需要强悍灵脉的支持,一般只有将灵脉进化到高级才能灵脉的属性实体化。但是,想要将灵脉进化到高级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需要大量的资源和天赋,就连内山弟子中,也只有寥寥几人做到而已。可是现在,他们居然在一个外山弟子身上见到了,这如何能不惊讶。

“这个冯林真是深藏不露啊!”

“是啊,就是不知道他到底将火属性灵脉进化到什么地步了!”

“看来,这文化杰有些不妙啊。”

直到此时,众人方才发现,自己远远嘀咕了冯林的实力,这冯林的实力不比文化杰差,只是冯林比较低调而已。

听着四周的议论之声,文化杰瞬间大怒,脸色难看无比。但是,当他感受到冯林手里那道火球的力量时,心里也是一阵恐惧。直觉告诉他,即便自己燃烧了灵力,他无法挡住这道火球之力。一时间,文化杰居然感觉到了生命即将终结的危险。

“文化杰,现在,我会让你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

说完,冯林身体一震,只见,四周的灵气全部朝着冯林涌去,而冯林手里的火球则是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啊!”

只听——

冯林大喊一声,瞬间,冯林的整个身体皆被火焰包裹,此时的冯林就如天上的太阳一样,使人不敢直视。此时,整个擂台附近就如被放在火炉一般,四周的树木皆是燃烧起来。

“唰!”

就见——

冯林犹如流星一般,携带着太阳一般的火球,直接朝着文化杰砸去。

“轰隆隆!”

亮光一闪,紧接着一道响声传来。瞬间,整个擂台尘烟弥漫,金光闪烁。一时间,观战弟子皆是护住双眼,不敢观望。良久之后,当一切平静以后,众人皆是被眼前的情景震撼不已。

只见,此时的断魂台已经消失不见,满地都是深坑碎石,冯林高高站立在碎石之上,而他的脚下,则是奄奄一息的文化杰。此时的文化杰可以说是狼狈无比,浑身似乎被烧焦一般,惨不可言。

“就个就是极限灵脉所拥有的威力吗!”

冯林也是暗自一惊。

因为,这样的威力,还只是他动用了八成实力的前提下,如果,动用全力威力至少可以提升一倍。

在看冯林脚下的文化杰,虽然未死,但也是身受重伤,再无可战之力。此时的文化杰双眼之中皆是狠毒和不甘,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成为了冯林成名的踏脚石。

“哈哈哈!”这时,那文化杰突然笑道:“冯林,别以为这样你就赢了,实话告诉你,只要我死了,你们冯家夜晚一起给我去陪葬,我背后的家族不是你可以惹得起的。”

闻言,冯林微微一笑,道:“你都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敢威胁我,真是不知死活。再说了,我的家族只要有事,你的家族也别想好过。”

其实,冯林并没有说错,虽然以冯林目前的实力还无法做到一人覆灭一个家族,但是,只要他修为到了三阶,他的实力就会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到那时候,只要他全力出手,在配合上上古大神的神魂,他相信三阶召唤师之中自己没有敌手。再说了,真到了那个时候,临海门为了抓住冯林这样一个天才,跟定会帮助冯林护其家族的周全。真到那时候,文家根本不算什么。

“哈哈哈!”闻言,文化杰冷笑,道:“就在前天,我已经让我的家族出手了,现在,冯家可能已经消失了吧。”

听到这里,冯林神情一冷,道:“是吗,那你就先给我去死吧。”

说完,抬起有脚,准备彻底结果了文化杰。

“等一等!”

就在此时,一个身穿白袍的少年从人群里走出,开口,道:“这文化杰是我们兄弟盟的成员,因此,你不能杀他。”

“呵呵!不能杀他?”闻言,冯林只感到一阵好笑,淡淡,道:“你是临海门弟子吗?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你知道这里的规矩吗?”

听到这里,那白袍少年瞬间只感到脸颊火热,冯林的三问让他无地自容,可奈何他奉命前来,也无法顾及这些了。

那白袍少年开口,道:“规矩我当然知道,但是,这文化杰已经认输了,而且都是同门师兄弟,还望饶他一命。”

听到这里,周围的观战弟子也是在心里将白袍少年骂了个狗血淋头。同门师兄?同门师兄会上断魂台吗?认输?他们可是亲耳听见文化杰威胁要杀冯林整个家族的。此时此刻,他居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真可谓是无耻至极。可尽管如此,众人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人家是兄弟盟成员,他们惹不起。

“你又是谁,敢来断魂台救人?”

冯林问道。

闻言,白袍少年神情高傲,道:“你听好了,我叫白飞,兄弟盟成员。”

说完,白飞身上也是瞬间涌出一股强悍的力量,三阶修为暴露无疑。随即,白飞也是得意一笑。在他看来,自己是三阶召唤师,又是兄弟盟成员,对方根本不敢与他争锋。

听到这里,冯林摇摇头,道:“白飞?无名之辈,我没有听过。再说了,今天文化杰必死,谁来也救不了他。”

说完,冯林右脚猛的一用力,随即,文化杰的脑袋直接陷入碎石之中,其结果不用多说。

“你…你这是在找死!在和我们兄弟盟作对!”见此情景,白飞大怒,道:“你要是真有本事,就和我耍耍,我们上一趟断魂台。”

卑鄙!

无耻!

丢人!

这时此刻所有弟子心里的看法,一个三阶召唤师,居然厚颜无耻的要和一个二阶召唤师上断魂谷,简直就丢人丢到家了。

“唰!”

就在此时,一道微风吹过,随即,又一道白衣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此人,正是之前在远方观看的蓝天。

蓝天微微一笑,道:“白飞,这冯林不过只是二阶修为,你要是真的想打,我可以让人陪你打。”

“你…你…”

闻言,白飞也是一阵无语。虽然蓝天和他一样,都是三阶修为,但是,两人之间的差距,那可谓是天壤之别,根本不在一个档次。蓝天想杀他,不过抬手间而已。

见到白飞久久不语,蓝天也是右手一挥,随即,一道强悍的力量,直扑白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