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域主

闻言,冯林微微一笑,道:“我这个人,向来是恩怨分明,既然文啸已死,我自然不会再去为难你们。但是,今日我们冯家的损失你们文家必须照单赔偿。而且,你们今日在场之人,每人还需要额外拿出一千块玄石用作补偿。否则,我现在就送你们去见文啸。

听到这里,剩下的文家高层皆是嘴角抽搐,在他们看来,虽然自己的命保住了,但是,文家或许也要开始落寞了。要知道,他们这次来到冯家的人足足有五百之多,每人一千块玄石,那就需要五十多万块玄石,这可是相当于文家五年的收入啊。想到这里,文家众人感到心在滴血。但是,自己的性命落在别人手里,他们自然也是不敢反驳,只得照做。

随后,文家剩下的高层也是从空间戒指里,拿出玄石,送到冯林手里。

“咦!这是什么意思?”清点过后,冯林不悦,道:“为什么只有四十万块玄石,你们来冯家的人不知于此吧。还是说,你们文家高层准备放弃他们了吗?”

“这…”

闻言,文家二长老文龙也是有些犹豫。

见此情景,冯林微微一笑,道:“这个好办,我将他们杀了就是。”

说着,随即上前几步,准备动手。

“且慢!”就在此时,文龙开口,道:“其实,今日来我们文家来冯家的弟子只有四百人,剩下的都是域主府的人。”

“域主府?”

听到这里,冯林也是微微皱眉。他没有想到堂堂一个域主,居然也是掺和家族争斗,而且还是直接派人参加。

“你们谁是域主府的人?”

冯林问道。

闻言,一名劲装中年,从人群里走出,颇为高傲,道:“我就是域主府的护卫组长李十三,这次也是奉命前来,既然你们两家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毕,那么我们也该告辞了。”

说完,李十三也是人群挥了挥手,随即,准备带着域主府的人离开。在他看来,虽然冯林实力强悍,但自己身后的是域主,冯林当然不敢把他怎么样。

“站住!”

然而,就在此时,冯林的声音传了过来。

只见,冯林盯着李十三冷冷,道:“你们来我冯家杀戮,难道就想这样一走了之吗?”

“哈哈哈!那你想怎么样。”闻言,李十三有恃无恐,道:“你心里应该清楚,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因此,我还是劝你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免得到时候下不了台。”

李十三认为,只要自己拿出域主来说事,这冯林就不敢把自己怎么样,毕竟,在东部区域,谁会胆大到去招惹域主。

“唰!”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一道蓝色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紧接着,他发出一只大手正握着他的脖颈。

“我不管是谁让你来的,既然你无法拿出补偿,那只有死路一条。”

说完,冯林右手稍稍用力,东部区域域主府护卫组长瞬间毙命。

随即,冯林又看向域主府其他众人,道:“你们以为拿出域主就可以让你们在冯家为所欲为了吗,不可能。”

说完,冯林直接冲向域主府众人。此时的冯林就犹如下山的猛虎一般,域主府这些人在他眼里,不过是蝼蚁一般,仅仅片刻,数百域主府的人,皆是倒在地上失去生机,瞬间,血流成河,场面血腥无比。

“这…”

见此情景,文家众人也是浑身发冷,暗自庆幸拿出了足够的补偿,否则,现在倒在地上的人也会有他们。

做完这一切,冯林看向文家众人,道:“好了,此事已经解决,你们走吧。但是,你们玩记住今天说过的话。否则,后果你们自知。”

“这是当然,这是当然。”

闻言,文龙也是惊恐道。说完,也是带着文家弟子狼狈的逃离冯家,生怕冯林后悔。

“哈哈哈!”

“真是太解气了。”

“真是便宜了他们,要是我,定要将他们通通杀了。”

见到文家众人如此模样,冯家弟子也是有些幸灾乐祸道。同时,他们对冯林也是深深的感到敬畏。凭借一己之力,就将冯家从覆灭的边缘拉了回来,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实力。一时间,冯林也成为所以冯家弟子努力的目标,他们也想成为像冯林那样的人,正真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而风家家的长辈们,皆是一脸欣慰和激动,冯家能有冯林这样的弟子,何愁不兴。

“好了,清理战场,清点损失。”

这时冯霸天开口道。

随即,冯家众人也是投入到此事之中。经过清点,冯家这次有近百人这次战斗中伤亡,房屋也是损失大半,急需重建。

“唰!”

就在此时,一道伟岸的身影却是落在冯家的屋顶上。只见,这是一个身着灰袍的那中年,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当他看到,李十三等人的尸体后,神情瞬间变的冰冷起来。瞬间,一股股恐怖的灵力波动,自灰衣中年处猛的散开。而这中年,正是寒武城东部区域的域主王开阳。

“你们快来,那似乎是域主大人!”

“奇怪,域主大人怎么会去冯家?”

“不会是文家出了意外了吧。”

见此情景,远远观战的其他家族高层也是满脸疑惑。之前,他们还在议论为什么文啸突然消失了,现在看来,可能真的是出现的特别的情况。

“他们都是你杀的。”

王开阳看着冯林怒道。

在东部区域是人都知道李十三是他的护卫组长,可是现在,居然被人给杀了,这分明就是不给他这个域主面子。

“不错!”闻言,冯林点头,道:“他们无缘无故来我冯家四处打杀,难道不该死吗?”

冯林也是毫无畏惧,随即,一股力量从他身上散出,与王开阳争锋相对。

见此情景,王开阳也是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一个二十左右的少年,其身上的气势居然不弱与他。

“好!好!好!你的确不错,想要打败你,就算是我也需要费上一些手脚。”王开阳微微一笑,道:“但是,如果我想杀你的族人,那简直就是易如反掌,而你又能够守护他们一辈子吗?”

在他看来,冯林的确是不好对付。但是,如果能从他身边的人下手,让他亲眼看到亲人死在自己的眼前,那么,这定会影响冯林的心神,一旦其心神不稳,到时候在对付他那可就轻松许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