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崔尚书,你可知罪?

“陛下!是小人糊涂啊!这一切,都是内务府的那些下人去办的,这种事情,小人没有亲自干预啊!”

魏三将罪名往内务府的下人们身上推。

“陛下!此事定然是内务府的那些下人们干的,毕竟,鸡蛋、面粉这样的东西,的确是不值得内务府总管亲自去办。”

崔成秀再次为魏三说话。

呵呵!

还要狡辩,崔成秀啊崔成秀,今日老子就让你也付出代价。

叮!

“新任务触发,宿主将崔成秀降职为兵部侍郎,奖励皇帝积分一万点,奖励温度计一支。”

又来新任务了!

崔成秀啊崔成秀,看来老子今日是必须要动你了!

“这么说来,是内务府的那些下人们干的吗?那好!朕现在下一道旨意,将内务府上下全部处死,你没意见吧!”

林凡沉声说道。

听到林凡直接下令处死内务府的那些下人,魏三的脸色好看了不少,那些下人都死了,自己今日说什么,都是死无对证。

既然罪名都被那些下人给揽了,那自己也就没事了,崔成秀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陛下这是在给自己面子吗?

知道自己是兵部尚书,自己执意给魏三求情,陛下知道事不可为,碍于面子,才下令处死内务府的下人的。

“陛下英明,那些下人以下犯上,欺瞒陛下,的确是该死!”

崔成秀沉声说道。

“恩!既然崔尚书都同意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内务府上下,全部砍了!”

林凡沉声说道。

“是!”

崔成秀急忙说道。

紧接着,崔成秀又说道:“陛下,这件事情了了,可还有别的事情?若是没的话,微臣想要和陛下商议军饷的事情。”

崔成秀身为兵部尚书,名义上,掌管大明所有的将士,实际上,也就掌握了三分之二左右,但是,军饷的钱,确是要从户部拿的。

这数年来,户部的银子越来越紧张,他的军饷连年削减,到了现在,户部几乎是一文钱都不给了。

今日,他要趁着这个机会,找一找户部的麻烦。

“恩!军饷的事情吗?你先别急,一会儿朕绝对让你满意。”

林凡说道。

“陛下,微臣要说的,乃是户部已经数年,没有给我们兵部军饷了,陛下明察秋毫,要给我们做主啊!”

崔成秀跪在地上说道。

林凡一脸不耐烦的看着崔成秀说道:“朕不是说了吗,你再等一会儿,朕绝对让你满意!”

正说着,太和殿外,来了一队羽林军将士,人数刚好是五千人,正是钱大炮和赵龙二人。

此时,每两个羽林军将士抬着一个大箱子,钱大炮和赵龙手中,各自提着一个包裹,走入了太和殿之中。

“臣钱大炮,见过陛下!”

“臣赵龙,见过陛下!”

二人跪在地上行礼道。

林凡目力是寻常人的十倍,一抬眼,便看到了外面的景象,五千人抬回来两千多个大箱子,每一个箱子里,最少也是一千两,两千多个箱子,那就是两百多万两!

这魏三的家底还真是厚实啊,比户部都有钱!

“你们二人可有什么收获?”

林凡问道。

“回禀陛下,我们奉您的命令,将内务府和魏总管的家给抄了,搜出了脏银一百五十万两,黄金七十万两。”

钱大炮沉声说道。

“陛下!我们再搜出这些银子之后,同时还在魏总管的家中,搜出大量古董字画,粗略估算,价值不低于五十万两。”

赵龙也说道。

啧啧!

林凡都震惊了,他本以为里面都是银子,没想到还有七十万两金子!

啊!

魏三听到钱大炮和赵龙所说,当即吓得瘫倒在地上,他怎么也想不到,陛下会派人去抄自己的家。

此时,崔成秀的眉头紧皱,看向魏三的眼神都不对了,心道,你这老小子贪就贪,怎么会贪这么多,都快赶上厂公的家底了。

“魏三,这么多的银子、黄金、古董字画,怎么来的?莫非是别人送给你的?”

林凡看着魏三问道,继续给他下套。

“陛下,您当真是料事如神,的确是别人送给小人的啊!”

魏三急忙说道。

“呵呵!既然是别人送你的,那么,是谁送的,送了多少,你给朕清清楚楚的说一遍。”

林凡冷笑道。

然后,他扫视在场的文武百官,魏三家里的银子,肯定是他自己贪的,但是,古董字画,绝对是别人送的。

而且,大部分都是在场的官员送的,他扫视这些官员,就是在告诉他们,若是魏三说出来,你们可就完了。

百官被林凡扫视,自然心中害怕,急忙跪在地上说道:“陛下!魏三贪赃枉法,视我大唐的律法如无物,还请陛下降旨,将魏三处死!”

“陛下!这魏三死不足惜啊!杀!将他的脑袋给砍了!”

“陛下,杀了这魏三啊,老臣还要在魏三的脑袋上吐口水!老臣和魏三不共戴天!”

满朝文武,皆是大吼道。

林凡的脸上带着冷笑,这些官员还是有些觉悟的,而且,这偌大的朝廷,还需要他们来支撑,这次,就放过他们了。

“钱大炮、赵龙,你们听到这满朝文武的请求了吗?将魏三拉出去砍了,内务府上下,全部拉出去砍了!”

林凡冷声说道。

“是!臣等领命!”

钱大炮和赵龙齐声说道。

“陛下!饶命啊陛下!”

魏三惨嚎,但还是被钱大炮提着拖了出去。

在魏三离开之后,林凡看向崔成秀问道:“崔尚书,你刚才说兵部的军饷,你想要多少?”

咯噔!

此时林凡再问自己要多少军饷的时候,崔成秀的心里一紧,不知为何,他突然觉得这军饷上都是魏三的血。

“陛下,兵部目前有将士二十余万,军饷的话,最少也要二百万两银子。”

崔成秀硬着头皮说道。

“哦!兵部居然有二十余万将士!怎么会这么多?我记得,后金目前也就有十万将士吧,我大明,仅兵部就有二十万,却还被后金攻占了辽阳,如今,辽东的整个局势也对我大明不利,崔尚书,你可知罪?”

林凡冷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