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熊廷弼彻底臣服

“这件事情你要办的漂亮,快去吧。”

林凡沉声说道。

李三才领命,迅速离去,林凡却是在心内冷笑。

先前,那熊廷弼拥兵自重,恃才傲物,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这才得罪了朝中诸多官员,最后被朱由校赐死。

现在他没死,估计脾气秉性也没有什么大的改变,幸好,林凡还有一招阴的。

“希望魏忠贤已经下毒了,让熊廷弼这老小子吃点亏。”

林凡在心内冷笑道。

此时,在北京城边角的一处破败庭院之中,一对母女眼中含着泪水,看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中年男子。

“呜呜!老爷!您好不容易活着从牢狱之中出来,一定要撑住啊,我们母女就算是砸锅卖铁,也要把你治好!”

李氏哭着说道。

这躺在床上的男子正是熊廷弼,而正在哭泣的女子正是熊廷弼的发妻李氏,在李氏身旁,还站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看着熊廷弼泪水哗哗直流。

“咳咳!我这次出狱,全是因为陛下隆恩,天下大赦,我现在身中剧毒,这全是那群阉党所为啊!”

说到这里,熊廷弼拉着李氏的手说道:“我死了,你就带着慧儿离开京城,如果遇到合适的,你就改嫁,然后给慧儿找个好婆家嫁了,我也就放心了。”

此时,英雄迟暮,熊廷弼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大限要到了,最多也就能支撑两日的时间。

“不!夫君,我一定要救你。”

李氏哭着说道,不断的摇头。

就在这时,李三才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看到这幅情景,当即心中一凉,熊廷弼这是怎么了?

你可不能有事啊!

老子还指望着你一个月之内收服辽阳呢!

“廷弼,你这是怎么了?”

李三才走过去问道。

熊廷弼看到李三才来了,眼中带着意外之色,他这个从大牢里被放出来的人,满朝文武,应该都躲着自己啊。

李三才身为户部尚书,也不应该和自己牵连啊,带着疑惑,熊廷弼问道:“李兄,你怎么来了?”

“廷弼,我这是来传陛下的旨意啊,你被放出来,是陛下刻意为之,陛下要重新启用你,让你执掌十万兵马,去辽东收复辽阳呢。”

李三才说道。

熊廷弼听后,心中感动,原来陛下还想着自己呢,可惜,自己活不了多久了。

“咳咳!陛下要失望了,我被阉党所害,怕是活不了几天了。”

熊廷弼干咳了两声说道。

“你!哎呀!怎么会这样,你等着,我现在就去告诉陛下。”

李三才急忙说道。

他起身,快速离开,熊廷弼马上要死了的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陛下,不然的话,自己的责任可就大了。

林凡就在乾清宫之中坐着,他算了算时间,李三才差不多该回来了。

“陛下,不好了!熊廷弼现在病重,多半是不行了!”

李三才大急,刚刚进入乾清宫,便大喊道。

“什么!熊廷弼不行了?”

林凡装出很震惊的神色。

“是啊!陛下,那熊廷弼在大牢之中还好好的,出来之后便一病不起,微臣怀疑,他是被人暗害了。”

李三才说出自己的猜测。

“现在说这些干嘛,你快些带我去,朕要问清楚,若是真的有人敢暗害忠良,朕绝对不会饶恕他们的!”

林凡咬牙说道。

李三才急忙带着林凡出了宫,来到熊廷弼的居所,刚刚进去,林凡便听到了李氏母女的哭声。

李氏母女没有见过林凡,不知道他的身份,不过,熊廷弼见到林凡,顿时大惊,挣扎着想要从病床上坐起来。

“陛下!陛下,咳咳!微臣起不来啊陛下!”

熊廷弼虚弱的说道。

“熊爱卿,你身体虚弱,就不必行君臣之礼了,你告诉朕,你这是怎么了?是何人害你?朕绝不饶恕!”

林凡愤怒的说道。

啊!

“参见陛下!”

李氏母女得知林凡的身份,则是吓得跪倒在地上。

林凡看了一眼李三才,让他将这对母女请出去,李三才会意,急忙去办。

熊廷弼听到林凡所说,心中感动,没想到陛下得知自己将死,会屈尊来看自己。

“唉!陛下,这一切都是阉党所为啊,我在出狱之时,被阉党逼着喝了一碗酒水,想必是那酒水之中有毒啊!”

熊廷弼怨恨的说道。

“阉党!又是他们,朕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的,廷弼,你放心,无论有多少人让你死,朕是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林凡冷声说道。

“陛下,臣是没救了啊,在您来之前,我妻子已经寻遍了北京城之中的名医,皆是无药可医啊!”

熊廷弼沉声说道。

“他们无药可医,不代表朕也救不了你,这颗解毒丹,乃是西域进贡给朕的奇物,据说可以解天下百毒!”

“廷弼,你吃了它,快些养好身子,朕等着你收复辽阳。”

林凡沉声说道,将解毒丹拿了出来。

熊廷弼看着林凡手中的解毒丹,闻着药香,瞬间便是感觉到头脑一阵清醒,仅仅是药香味,就能给现在的自己提神,吃下去,或许真的能救自己一命。

“陛下!这,使不得啊!这可是西域进贡的奇物,微臣就是一个草莽,值不得啊!”

熊廷弼哭着说道。

“廷弼,千金易得,良将难求,更何况是你这样忠君爱国的将才,先前,朕是看你狂妄,想要给你一些教训……”

“唉……什么都不说了,一切都是因为朕太过任性,才让爱卿你遭了这样的罪,是朕的错啊!你快吃了!”

林凡叹息道。

“陛下,您无错,这一切都是微臣的错!”

熊廷弼哭着说道。

现在,他心中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先前自己被关押在大牢,被赐死的那个心结,彻底解开了。

而且,熊廷弼也为自己先前在陛下面前如此狂傲而内疚,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

“别说了,快些将这颗解毒丹吃下去,朕,命令你吃!”

林凡沉声说道,在说出命令二字时,一股帝王的威严弥漫而出,熊廷弼也是心中一惊。

陛下,当真是恐怖啊!

居然给自己一种君临天下的帝王感觉。

“陛下,罪臣吃,罪臣吃啊!”

熊廷弼说罢,拿起解毒丹便吃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