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喷子喷的薛真无言以对

“刘姑娘,以后你就是这顺天府的总捕头了,这里的人,都会听命于你,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能办到的,绝对会办到。”

李大仁笑着说道。

“李大人,我来这里做总捕头,乃是为了锄强扶弱,为天下的黎民百姓办事,先前,这顺天府的作风,我也是知道的,希望李大仁以后可以改改。”

柳庆庆冷声说道。

额……

李大仁心里那个无语啊,我这么欢迎你,你就是这么对我的?这顺天府有问题的地方,不就是自己捞钱吗?

可是,我不捞钱,拿什么养活这顺天府的人?凭陛下给的那点俸禄吗?我自己吃都不够,更别说养衙役了。

再说了,我不捞钱,以后陛下想坑我都没法坑了。

“咳咳!柳姑娘说的极是,以后这顺天府就暂时交给你管理了,刑部那边还等着我呢,我现在就过去。”

李大仁干咳了两声说道。

柳庆庆点了点头,目送李大仁离去。

在李大仁离开之后,柳庆庆便说道:“顺天府的差役听令,你们以十人组成一队,每十个队列组成一组,每一组巡逻一个时辰,轮换着出门巡逻。”

“总捕头大人,咱们顺天府只负责处理案子,巡逻那是刑部的事情啊!”

一人起身说道。

“刑部的人巡逻是为了维护北京城的治安,咱们巡逻,那是为了惩治这北京城的不平之事,你们看到了,就把人带回来交给本捕头解决。”

柳庆庆沉声说道。

“这……好吧!”

一众差役只能点头。

谁都能看出来,这柳庆庆根本就不懂衙门运转,分明是在瞎指挥,不过,谁让人家是陛下派来的,他们也只能听命。

薛真这边出了顺天府,便是坐着轿子向着刑部而去,还没走出多远,前面有一群小孩子在道路中间玩耍。

轿夫在呼喝了几声之后,小孩子依旧没有避开,只能暂时停下,感受到轿子停下,薛真出声问道:“怎么了?”

“回大人,前面有一个小姑娘在玩耍,小人这就去让小姑娘离开。”

轿夫急忙说道。

薛真撩开帘子,看到前面的确有一群孩子趴在地上捉虫子呢,当即不耐烦的说道:“动作快点。”

那轿夫急忙前去,要将小孩子赶走:“这是谁家的小孩子?怎么能在路中间玩耍,快点回家去!”

“呵呵!这大臣家的下人就是不一般啊!孩童本是天真无邪的,在路中间捉虫子,是天性,影响到别人了吗?你们就要把孩子们赶走!”

“可叹啊!我大明朝的官员,眼中连几个孩子都容不下!”

一声声嘲讽传来。

那轿夫回身,看到了一个身穿白色儒衫,眼中满是狂傲之色的青年。

此人正是刘乘风,上次他在百草堂喝醉了辱骂林凡,后被沈炼带走,再后来,被林凡给悄悄放了。

经过此事,他更加狂妄,认为,只要自己没错,就算是锦衣卫,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他今日走在路上,看到一群孩子在地上捉虫子,觉得甚是有趣,便站在一旁观看,谁知一个官轿来到,要把小孩子赶走。

刘乘风这个大喷子的属性瞬间被激活,开启了喷人模式。

“你!你这人是眼瞎了吗?没看到这是官轿吗?里面坐着的,乃是刑部尚书薛真薛大人,你今天说的这些话,足够你杀头的了!”

“赶紧滚开!”

轿夫呵斥道,要刘乘风滚开。

刘乘风听后,却是呵呵一笑道:“刑部尚书又如何?身为朝廷三品大员,却做出如此欺压孩童的事情,很值得骄傲吗?”

“还要杀我的头?这普天之下,朗朗乾坤,我刘乘风做事坦坦荡荡,我没有违反大明律法,未做杀人放火之事,即便是薛尚书,也无权杀我!”

刘乘风背负双手,正眼都没瞧那几个轿夫。

“你这人怎么如此不识抬举?这孩童在道路中间玩耍,挡了我家大人的路,我让这几个孩子让一让,怎么了?”

轿夫无语道。

刘乘风再次轻蔑一笑:“呵呵!为何说是孩子们挡了薛尚书的路,而不是薛尚书影响了这孩子们玩耍呢?”

“你们看,这道路这么宽,你们完全可以绕行,从一旁走过去,不行吗?”

轿夫听到,怒道:“薛尚书乃是朝中三品大员,怎么能为了几个孩子而绕行,官轿自古都是走马路中间的!”

“呵呵!好一个官轿自古都是走中间的啊,自古都在说着官民一家亲,可是你们是这么做的吗?”

“欺压百姓,如今又欺压孩童,好一个刑部尚书啊!这就是刑部的表率吗?百姓们都来看看啊!”

“刑部尚书薛真,欺压几名孩童,这事定然要让咱们的陛下听一听,让他知道他的臣子都是怎么做的!”

刘乘风大声说道。

他一身正气,大义凌然,周围的百姓听到他所说,皆是驻足观看,薛真坐在轿子里都有些懵逼了!

自己今天是怎么了?

犯太岁了吗?

在顺天府遇到柳国公的女儿传圣旨,刚出来又被一个大喷子狂喷,现在,一群百姓围观,今天的事情,必然要传遍京城,自己的脸是丢大了。

“你!这本就是一个小事,让这孩子让一让,有何影响,你这人好不讲理!”

轿夫再次说道。

“呵呵!我不讲理吗?这么宽的路,孩子们在这里玩耍怎么了?难道你们不能从旁边过去吗?旁边过两架轿子都可以吧!”

“呵呵!你们家大人就是觉得自己高高在上,连着你们这些下人,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了!”

刘乘风鄙夷道。

轿夫自知自己说不过刘乘风,转身回去抬起轿子就准备走,刘乘风却是一步走过去,挡在了轿子前,大声说道:“你们还未给这几个孩童道歉,就想要走吗?”

恩!

道歉?

让自己跟几个孩童道歉?

薛真在轿子里都愣了,这人到底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被门挤了,如此得罪自己,就不怕自己事后报复吗?

轿夫也无语了,他们自从做了薛真家的下人,还是第一次被人这般挤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