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王爷,我们抢了粮食回来了!

“你们!你们是信王的人?”

努尔龚大惊。

“呵呵!你们没想到吧,今日,若是我们不在的话,还真的让你们拿着我家王爷的令牌,将粮食和清盐给运回去了!”

“可恶啊!我家王爷的令牌你们都敢偷!兄弟们,一定要将王爷的令牌给抢回来,决不能让这些乱臣贼子得逞!”

一群人吼道。

虽然这些人信任信王,但是王大毛却多长了一个心眼,要知道,他这次带着天下会的人来抢粮食之前,林凡叮嘱过,粮食一定要交给信王的人运送回去。

这其中的深意,怕是不言而喻。

再说了,信王的令牌能有几个?能丢?丢了一个他自己会不知道?

“兄弟们!上!将粮食都抢走!交给信王,让他分发给所有的灾民!”

王大毛冷声说道。

然后,一群人便是冲了上去,那些商队的人早已吓得逃到了一边,而努尔龚等人,则是挥刀迎战。

如果这些清盐出了问题,他们女真可就要遇到大麻烦了,不过,他们十几人怎么可能是百人的对手。

一番激战,努尔龚身边的人被打的重伤,有几人直接被斩杀掉,努尔龚的眼睛都红了,大吼着信王不将信用。

而王大毛也知道,此时不能恋战,他让人抢了粮食就走,努尔龚看到这些人真的只是抢了粮食,也没有去追。

“努尔龚大人,您说他们真的是信王的人吗?”

天下会的人离开之后,一人问道。

“呵呵!好一个信王啊,不想要我们拉着粮食回去就直说,何必又闹这一出!”

努尔龚冷笑着说道。

“哼!这信王不讲信用,等咱们大军杀入大明,第一个杀的就是他,不过,他们这次来的人少,清盐倒是给咱们留下了!”

一人说道。

“他还算是有点自知之明,若是他敢将清盐也抢走,那就是逼着我们和他鱼死网破,将他和咱们勾结的事情说出!”

努尔龚冷声说道。

虽然粮食被抢走了,但是清盐还在,他回去也算是能交差了。

他让商队的人继续押送清盐前行,在看天下会这一波人,带着粮食一路往回逃,两日的时间,便返回了北京城。

入城之后,王大毛便说道:“诸位信王府的将士,这一批粮食就劳烦你们带回去交给你们王爷了。”

“呵呵!天下会的侠士辛苦了,你们放心,这一批粮食,必然会送到每一个灾民的手中!”

信王府的将士笑着说道。

此时,他们内心无比骄傲,因为天下会的人出力最多,但是抢到了粮食却不敢自己去分发给灾民,而是要信王府去做。

这摆明了是讨好信王府啊!

他们身为信王府的人,怎么能不骄傲?怎么能不自豪?

“如此,那我们便回百草堂了,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去百草堂找我们!”

王大毛笑着说道。

他带着天下会的人返回,不过,此时他心中对于信王,却是多了几分不信任,他觉得,信王和女真人之间,定然有猫腻。

而经过此事之后,天下会的人对于信王,也没有先前那么崇拜,更加理性了一些。

在看那五十人,押送着粮草回了信王府,将粮草放在信王府的后院之中,便去见了信王那个。

“王爷!我们抢了粮食回来了!”

一群人在信王的寝宫外,高声说道。

噗!

信王正在躺在床上休息呢,听到外面一众人的呼喊,再次吐了一口血。

这两日,他是坐立难安,害怕自己派出去的那五十人做出什么大事。

结果,还真的做出了大事,抢了粮食回来了!他们强的谁的粮食?不会是那些女真人的吧!

信王起身,走出门外,看着外面跪着的五十人,问道:“你们说抢了粮食回来的,抢的谁的粮食?”

“回信王殿下,我们抢的自然是女真人的粮食,那些女真人当真是可恶啊,不仅买了粮食,还买了大量的清盐,还偷了王爷您的令牌啊!”

一人说道。

“王爷,这块牌子您可要放好了,我也是趁乱给您抢回来的,那女真人的实力不弱,我都受伤了!”

一人邀功道,将牌子递给信王,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而此时,信王感觉自己的身子都软了,抢的真的是女真人!

而且,纸是包不住火的,女真人有自己令牌的事情,多半要传出去了,若是让魏忠贤知道了,会不会大做文章?

“天下会那边怎么说的?”

信王问道。

“王爷,天下会那边倒是很懂事,将这一批粮食都交给了我们,整整两百万斤呢!”

“是啊王爷,这些粮食咱们留下一部分,剩下的全拿去救济灾民,您的声望,必然会提高,甚至是超过陛下啊!”

“嘿嘿!这么多的粮食,放在现在,想买都不好买啊!”

一群人欣喜道。

信王却是很想打自己的脸,这两百万斤粮食本就是自己买的,自己要真的想拿去救济灾民,早就去救济了。

不过,他不能在这些人面前失态,当即说道:“胡闹!救济灾民的事情,自然是要让陛下去做!来人!将这一批粮食全都送入宫中,就说是我捐的!”

“王爷!您这……”

一群人欲言又止。

“我这什么?这粮食若是以我的名义去赈灾,岂不是落人话柄?还是让陛下去的好,只要灾民们没事就好。”

信王心里那叫一个苦啊!

“是,属下这就去办!”

一群人不得不领命。

在这些人离去之后,信王回到自己的屋子,身子便是一软,不知道这一难,自己能不能躲过去啊!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信王府做的这些事情,叶向高、刘一憬、李三才在得到风声之后,便是猜测了出来。

“信王殿下糊涂啊!怎么能够和女真人合作,还给了女真人这么多的清盐,怪不得清盐涨价涨得如此离谱!”

李三才冷声说道。

虽然让清盐涨价是陛下的意思,他亲手去办的,但是价格涨得这么离谱,却是他没想到的,现在他知道了,信王那边也在大量的收购!

自己和信王同时进行,在加上女真需要清盐的消息传出,清盐的价格如何不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