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叶阁老,你还要骗朕吗?

此时,就连魏忠贤都是面色微变,陛下虽然幼稚,但也是有着雄心壮志的!

陛下放心吧!

你这么信任老奴,老奴一定会帮你实现百万雄师的愿望的!

林凡不知道的是,魏忠贤已经在心里谋划着,如何帮助他打造百万雄师了。

“陛下,青州那边虽然战况稳定,但是,兵部的人只剩下三千人在那里守着,是否撤回,还是继续增兵?”

李三才突然问道。

这个问题,他刚才犹豫了很久才做出决定的,毕竟,青州是衡王的封地,因此,那里虽然是边境,朝廷也未在那里驻军。

此时,吐蕃的强敌来犯,朝廷才派去了一万精锐将士,帮助衡王驱逐了吐蕃的十万大军。

既然吐蕃的大军退去,那自然是要把人撤回来的,但是,若是撤回来的话,可就失去了一个在青州驻军的好理由了。

“李尚书,这种问题还需要问陛下吗?吐蕃十万大军被击溃,你觉得他们会善罢甘休吗?此时,应该是在重整旗鼓,不日就要进攻!”

“你居然还想撤兵回来?不仅不能撤,你还要快速招兵买马,往青州驻军,最少也要在那里驻军十万!”

还不等林凡说话,魏忠贤便是冷声说道。

在魏忠贤看来,林凡无论是心智还是谋略,都是不成熟的,这个问题若是让他来回答,必然会顾忌衡王的面子,将军队撤回来。

但是,大明如今局势不稳,藩王们虽然没有异动,却也有人在暗中招兵买马,尤其是衡王,身处与吐蕃的边境。

若是他与吐蕃之人达成某种合作的话,大明必然会失去青州,因此,必须趁着这个机会,在青州驻军。

“李尚书,就按照魏公公的意思去办吧。”

林凡沉声说道。

“是!微臣会尽快往青州驻军的。”

李三才沉声说道。

他的想法,也是要往青州驻军,只是碍于衡王的面子,想要询问林凡这个皇帝的意思,既然魏忠贤主动站出来顶锅,他自然不会拒绝。

“啊!朕昨日睡的晚,现在有些累了,魏公公,奏折你先帮我看看,小事你做主,大事再来找我,我先回去睡一觉。”

林凡伸了一个拦腰,对着魏忠贤说道。

“是!老奴能够为陛下分忧,是老奴的荣幸!”

魏忠贤得意的说道。

此时,满朝文武皆是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林凡,这个昏君,将奏折都给魏忠贤批阅,以后谁还敢给你上奏折了?

其实,这是林凡在敲打这些大臣,最近上的奏折都是与灾民、与土地、与乡绅们有关,还有部分人在提,提升女子地位的事情。

林凡要魏忠贤来批阅奏折,就是堵住他们的嘴,他们什么时候不提这些事情了,自己什么时候在看他们的奏折。

回到乾清宫,林凡便让曹正淳去找叶向高。

此时,叶向高已经走到了东华门,看着东华门上李三才三个字,叶向高心内很是感慨。

陛下先是将李三才的名字挂在上面,让百官都走西华门,然后,又让文官重新从东华门走,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陛下这是要让李三才做文官之首,也就是说,自己死后,李三才必然是新的内阁首辅。

咳咳!

叶向高干咳了两声,然后看向自己的手掌心,上面赫然有几点鲜血,看来,自己的肺痨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叶阁老,陛下有请。”

曹正淳出现,拦住了叶向高的去路。

“恩?陛下要见老臣吗?”

叶向高问道。

“没错,陛下如今就在乾清宫等您呢,还请叶阁老速速跟我去见陛下!”

曹正淳说道。

叶向高点了点头,跟着曹正淳来到了乾清宫,见到林凡之后,叶向高便跪在了地上,说道:“老臣,见过陛下。”

“叶阁老啊,你可知朕这次找你来,是为了什么事情?”

林凡问道。

“陛下,老臣不知啊!”

叶向高说道。

“叶阁老,你还要骗朕到什么时候?”

林凡突然问道。

叶向高一愣,陛下为何要这么说?自己什么时候骗过他了?

“陛下,老臣对您忠心不二,没有事情骗您啊!”

叶向高说道。

“呵呵!你以为你身患肺痨,朕不知道吗?”

林凡说道。

咯噔!

叶向高心里一凉,自己得了肺痨的事情,还是被陛下给知道了吗?

这几年,为了能够匡扶朝政,为了能够保住大明的江山社稷,他即便是身患肺痨,也是坚持上早朝,处理朝中事物。

更是不惜与阉党结仇,此时,自己身患肺痨的事情被陛下知道了,定然是要让自己辞官,可是!自己若是辞官了,自己的家眷可怎么办?

他是内阁首辅,阉党还不敢报复自己,若是自己辞官,怕是不出几日就要死了。

“陛下,老臣知错了,老臣不该欺瞒陛下啊!只是,大明处在风雨飘摇之际,老臣一心念着陛下,不敢将此事暴露啊!”

“否则,朝中定然有小人以此事为引,逼迫老臣辞官,老臣若是走了,陛下您可怎么办啊!”

叶向高大哭道。

林凡看着叶向高,却是弯腰将其扶了起来,道:“叶阁老,这种事情,你瞒着别人就算了,怎么能瞒着朕呢?”

“如今,你肺痨日益严重,若是朕不知道的话,你怕是活不过一年了吧!”

“唉!如今这大明的朝堂,不能没有你啊,朕从奇人异士那里,得到了一个方子,你若是每日服用此药,最少可以保你五年无事。”

林凡沉声说道。

什么!

叶向高一愣,陛下不是要让自己辞官,而是要给自己保命的方子!

“陛下!您说的都是真的?”

叶向高问道。

“朕还能骗你不成?这个方子珍贵无比,你千万要按照方子上抓药,如今,正处在大明变革的关键时期,朕,不希望你有事。”

林凡沉声说道。

扑通!

叶向高看着手中的方子,上面的字迹歪歪扭扭,定然是陛下亲手撰写的!

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重重的给林凡磕了一个响头,说道:“陛下,老臣即便是万死,也难报陛下的恩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