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这小妖精!谁见谁不迷糊?

叮!

“恭喜宿主,完成在各地建设那民营收容难民任务,奖励十万点皇帝积分,奖励顶级谋士一名。”

顶级谋士信息。

张良:熟读四书五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善音律知兵法,乃当世少有的人才。

一觉睡醒,林凡正躺在张嫣的怀里享受呢,就听到了系统的提示声。

居然是张良!

这让林凡想到了刘邦身边的那位谋士!

张良,秦末汉初杰出谋臣,西汉开国功臣,政治家,与韩信、萧何并称为汉初三杰。

张良先辈在韩国任过五代韩王之国相。力劝刘邦在鸿门宴上卑辞言和,保存实力,并疏通项羽季父项伯,使得刘邦顺利脱身。

凭借出色的智谋,协助汉王刘邦赢得楚汉战争,建立大汉王朝,帮助吕后之子刘盈成为皇太子,册封为留侯。

此人精通黄老之道,不恋权位。

晚年,跟随赤松子云游四海。

张良去世后,谥号文成。

《史记·留侯世家》专门记载了张良的生平。

汉高祖刘邦在洛阳南宫评价他说:“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

而且,后世还有一句俗语,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由此可见,张良在后世的知名度也是极高的。

乖乖嘞!

系统这次奖励给自己的人才终于是靠谱了一次了!

“系统,张良在哪呢?”

林凡问道。

“宿主,此时张良正在乾清宫等候呢。”

系统恢复道。

林凡看了看天色,已经是深夜了。

“宝珠,你先休息吧,朕要去御书房批阅一会儿奏折,最近,官员们对朕的意见很大。”

林凡沉声说道。

张嫣温柔的说道:“陛下,您千万不要太过劳累了,以后,以后要多陪一陪妾身。”

“宝珠,朕有时间,就会来陪你的。”

林凡笑着说道,然后在张嫣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回到乾清宫之后,林凡发现这乾清宫冷清了不少,毕竟,被钱大炮杀了不少。

此时,还能在乾清宫活着的下人,都已经害怕,不敢再随意的将林凡的信息告诉魏忠贤了。

回到自己的寝宫,林凡便是听到门外有声音传来。

“属下张良,求见陛下!”

恩!

是张良来了,林凡清了清嗓子,说道:“进来吧!”

紧接着,便是看到一名身穿灰色素衣的女子走了进来,长发披肩、大长腿最少也有一米、身材婀娜、还有三十六F……

林凡震惊的睁大了眼睛,这居然是个女子!

他这才意识到,刚才那声音似乎也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系统果然是不靠谱啊!

听到张良二字的时候,自己还以为是刘邦身边的那个牛逼谋士,结果,居然是个同名的女子。

“你是张良?”

林凡问道。

“陛下,小女子正是张良,深夜潜入皇宫,乃是为了报答陛下的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愿意以身报答。”

张良说着,便是解开了自己的上衣。

“你干什么!快点把衣服给我穿上!你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我何时救过你?”

林凡问道。

他猜测,自己救张良的这段剧情,应该是系统安排的,但是,这系统为何不提前把剧情告诉自己。

“陛下,张良乃是颍川人,因父母被乡绅逼死,在一个夜晚,那乡绅想要霸占我的身子,我激烈反抗,将其杀死,因此被捕入狱!”

“本来,小女子必死无疑,但是此时陛下却大赦天下,小女子因此被放了出来!”

“虽然陛下并不知道小女子的存在,但是,陛下对小女子的恩情,小女子确实不能不报,今生,小女子愿为陛下鞍前马后,只要陛下需要,小女子绝不会有半句怨言。”

张良沉声说道。

林凡看着跪在地上,一脸认真的张良,心里不断的吐槽,果然,人长得帅就要多一点防范意识啊,不然,随时都有人想对你图谋不轨啊!

不过,这小妖精的腰真细啊!

不行!自己可是当朝皇帝,怎么能干出这么没品的事情!

而且,自己还有张嫣呢,绝不能赶出背叛皇后的事情。

“咳咳!原来如此啊,你快些把你的衣服穿上,以后,你就留在乾清宫服侍朕吧!”

林凡干咳了两声,说道。

“是!小女子一切都听陛下的!”

然后,张良便是站了起来,然后将自己的衣服缓缓穿上。

“陛下,小女子不才,也有一些才学,陛下以后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吩咐小女子去办。”

张良又说道。

“恩,朕知道你有一些才学,只是,你是一个女子,朕虽然也有意让女子为官,但还不到时机,你就暂时在乾清宫做一个侍女吧!”

林凡说道。

他在心内腹诽道,你若身材不佳,我还能让你换上男装去上朝,你现在这个样子,穿上男装也隐藏不住啊!

唉!

林凡不断的摇头,却看到张良还站在那里,丝毫没有退下去的意思。

“你先退下吧。”

林凡说道。

“陛下,我要退到哪里去?”

张良问道。

额……

林凡无语,他喊来曹正淳,让曹正淳带着张良去宫女居住的地方,自己则是先睡下,毕竟,明日还要早朝呢。

第二日一早,宫女们进来服侍林凡穿衣,林凡又看到了张良,此时的张良,已经换上了宫女的衣服。

这。

林凡看得都要喷血了!

这小妖精,谁碰上谁不迷糊?系统这是故意派个小妖精来考验自己的吧?

哪个皇帝能经得起这样的考验?

林凡穿衣服的时候,眼睛不时的往张良那里撇,等到换好衣服,林凡依依不舍的去太和殿上早朝。

而此时,在太和殿之上,崔成秀的脸上,带着狞笑之色,手中,也是拿着一份奏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