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给朱由检下套

“什么!陛下!您的意思是,要以自己为诱饵,将信王给引出来?”

魏忠贤震惊道。

虽然他和陛下都知道落水案是信王策划的,但是苦于没有证据,而且,满朝文武支持信王的人也不少。

魏忠贤也不能无端端的杀了信王,现在,陛下居然要趁着这个机会,引得信王露出马脚,然后将其杀掉!

“魏公公,朕可不仅仅是要将信王的马脚引出,同时,还要将隐藏在锦衣卫之中的奸细引出!”

林凡沉声说道。

“恩!陛下,您的意思是说,锦衣卫之中有信王的人!这怎么可能,锦衣卫一直在我东厂的监视之下!”

“而且,锦衣卫指挥使一直听命于陛下,怎么会!”

魏忠贤听到林凡所说,心中震惊无比。

要知道,现任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那可是自己最忠实的属下,只要六部尚书的位置,有任何一个空缺出来,他绝对要将此人提拔上去。

林凡说道:“魏公公,朕落水的案子,若是没有内应的话,你觉得信王能够做到天衣无缝吗?”

“东厂之人,乃是魏公公在执掌,朕相信绝无奸细,但是,锦衣卫作为朕的近卫,又是朕落水案子的主查部门。”

“查到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呈上来,你不觉得很蹊跷吗?你我都能猜到的事情,他们却查不到,难道信王的手段有这么高明?”

林凡接连反问,让魏忠贤犹如是醍醐灌顶,锦衣卫之中,绝对有信王的奸细啊!

“陛下,您的意思是?”

魏忠贤问道。

“朕御驾亲征之事,必然传入了信王的耳中,你回去后,便让锦衣卫准备人手,暗中保护朕的安全。”

“到时,信王的奸细必然要主动站出,承担暗中保护朕的职责,你让田尔耕顺着他们的意思,派他们暗中出来即可。”

“到时,你派出部分东厂锦衣卫暗中盯着,他们一旦有所动作,杀,朕的羽林军,也不是吃素的!”

“至于信王,他或许觉得派出锦衣卫去刺杀朕,是一步妙招,但是,他绝对想象不到,这其实是他最愚蠢的地方。”

“朕御驾亲征,将大半的官员都带走,忠心于他的锦衣卫也被带走了,此时,你若是要弄死他,岂不是轻轻松松?”

“大不了朕回来的时候,封他为候,按照皇帝的礼节进行葬礼都可以,反正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

林凡沉声说道。

魏忠贤听完林凡所说,面色不断变换,此时的陛下,他觉得好陌生,怎么城府会这么深的?

“陛下,老奴明白了,此事,老奴绝对会办好的!”

魏忠贤沉声说道。

“魏公公,朕这一生,如履薄冰,你说朕能走到终点吗?”

林凡看着魏忠贤问道。

魏忠贤双目闪烁异芒,难道,陛下先前的幼稚、无能都是装出来的?自己哄骗陛下,其实,是陛下的刻意纵容?

片刻后,魏忠贤沉声说道:“陛下,若您的脚下是薄冰,老奴就在水下驮着,即便是这一身老骨头碎了,也不会让陛下您出事的。”

“魏公公,朕全靠你了,在朕御驾亲征的这段时间,大明的江山社稷,就靠你守着了。”

林凡沉声说道。

呜!

魏忠贤直接哭了出来,接连给林凡磕了几个响头,说道:“陛下,您放心,只要老奴不死,这北京城,绝不会出事的。”

“恩,有你这句话,朕就放心了,魏公公,以后你想做什么,放手去做便是,只要有一个度,朕都不会怪罪你。”

林凡沉声说道。

这是一个允许,代表着魏忠贤可以干作奸犯科之事,可以杀害敌对自己的大臣,但是,决不能干出动摇江山社稷的事情。

魏忠贤听后,痛哭流涕,不断的在地上磕头,发誓一生效忠于林凡。

随后,林凡便是让魏忠贤离开,去安排锦衣卫的事情。

而此时,信王朱由检也是得到了林凡要御驾亲征的消息。

“什么!我这个哥哥真的是个傻子吗?这个节骨眼他敢御驾亲征!”

朱由检震惊道。

顾大章就站在朱由检身侧,笑着说道:“嘿嘿,殿下,这是咱们的机会啊,在他御驾亲征的途中,杀了他!这大明的江山,还不是您的。”

“此事一定要小心谨慎,我那哥哥这次出征,可是带着羽林军随行的,那一万羽林军可都是精锐!”

朱由检沉声说道。

顾大章狂妄自大,他却是很小心谨慎,毕竟,在林凡那里,他已经吃了太多的亏了。

“殿下,此事也简单,我已经得到了消息,魏忠贤那个腌狗,要锦衣卫派出人手暗中保护陛下的安危。”

“嘿嘿,您只需要知会北镇抚司一声,北镇抚司本就是直接面对陛下,为陛下收集信息等,保护陛下的职责,自然是落到他们的身上。”

“而北镇抚司可都是咱们的人啊,嘿嘿!到时在保护陛下的时候,暗中动一些手脚,那陛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顾大章阴笑着说道。

朱由检听的意动,按照顾大章所说,此事的可行性很大,但是,若是将北镇抚司的人派了出去,自己在这北京城之中,可就陷入无人可用的境地了。

“你的主意倒是好,可若是北镇抚司的人被派了出去,在这京城,我可就无人可用了。”

朱由检沉声说道。

“殿下,您糊涂啊,您仔细的想一想,若是陛下死了,如今这大明,还有谁更适合做这个皇帝?”

顾大章问道。

“自然是我。”

朱由检说道。

“既然陛下死了,这皇位就只有您最合适,那咱们还需要做别的吗?只需要等着文武群臣来请您去太和殿登基啦!”

顾大章笑着说道。

“也对!我那哥哥早就想要御驾亲征,而那时,就有大臣提出要我来监国,这说明朝中大部分人是支持我的,我只需放手一搏即可。”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哥哥,你自己找死,可就别怪我心狠了!”

朱由检冷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