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们不合适

一个大妈悄悄下来,拿着一条湿毛巾,小心翼翼的上前,一点点擦干了陈阳脸上的血。

“小伙子,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你快回家吧,别让人家笑话。”

陈阳看着这个素昧平生的大妈,心中五味杂陈。

“谢谢……”

陈阳站起身来,小声说了一句,慢慢朝前走去。

大妈关切的看着陈阳,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终究是叹了一口气。

陈阳的车是一辆低配高尔夫,开了很多年,却还被小心翼翼保养的很好。

一辆崭新的本田皓影停在他的车旁,没有牌照。

看着这辆车,陈阳一阵发愣。

他曾经跟李嫣说过,自己有钱了,就要换一辆皓影。两个人那天在网上看了一夜,配置,颜色,价格,说笑着,仿佛已经拥有了它。

陈阳开车回到了家,翻箱倒柜的找起来。

为今之计,他只能用房子和车子去做抵押,去借一笔钱,先给妈妈看病。

但在原来放房产证的地方,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陈阳直觉感到不妙,他拿起手机,给他一个银行工作的哥们打了电话。

“陈阳,我帮你查过了,在一个月前,你的房子做了抵押担保,贷款了八十万。”

陈阳十分吃惊:“怎么办的?这怎么可能?”

“我这边能看到的信息不多,我找人给你详细查一查,你稍等。”

五分钟之后,电话回了过来。

“陈阳,查清楚了。贷款方是一家叫宏图金融的信贷公司,担保材料里有你的证件和签名,手续齐全。”

“我绝对没有去签过名!”

哥们谈了口气:“兄弟,这里面肯定有暗箱操作。但现在很多贷款公司其实都不正规,不过无论如何,你的身份证件肯定是有的……我想,你应该去问问嫂子。”

陈阳沉默了,他忽然记起来,大概一个月前,李嫣找了个借口,用过他的身份证。

“而且……”对方犹豫了一会儿,又道:“贷款人的名字是你,所以这笔钱,得由你来还。”

陈阳惨笑了一下,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开始布局了吗?李嫣,你这是要把我往死里整啊!

“陈阳,你没事吧?”

“我没事……”陈阳苦笑。

“对了,和你说一下,这个宏图金融,背景是赵氏集团!他们手眼通天,你就算去打官司,恐怕也不好办。我有个朋友在赵氏集团工作,要不要我帮你想想办法?”

赵氏集团?陈阳皱紧了眉头,怎么又和赵氏集团扯上关系了?

自己到底怎么得罪了这家巨头,要这么处心积虑对付自己?

陈阳百思不得其解。

“谢谢你兄弟,你帮我问问,有信了跟我说一声。”

“客气啥,等我消息!”

挂掉电话,陈阳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满脸疲惫。

为什么李嫣会这么对自己?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要置我于死地?

怎么办?

陈阳走到窗边,望向楼下停着的车子。

卖车吧。

这辆车曾经承载了他和李嫣许多美好的回忆,如今已经没有意义。

那些过往,已经不复存在。

“很抱歉陈先生,您的车辆已经做过抵押贷款,暂时无法交易。”

车辆交易市场,陈阳再次听到了让他无法相信的噩耗。

“已经抵押贷款了?!”陈阳整个人都傻了。

“是的。”

“是多久的事?”陈阳全身力气仿佛都被抽干了。

“一个月之前,在还完贷款之前,您的车辆是没法交易的。先生……先生您不舒服吗?要不要帮您倒杯水?”

陈阳的脸色煞白,把业务员吓了一跳。

“不必了……谢谢……”陈阳挥挥手,强撑着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朝外走去。

失魂落魄的从车辆交易市场离开,陈阳内心已经绝望到了极点。

他麻木的拿起手机,拨出了李嫣的号码。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李嫣的语气十分不耐烦。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陈阳惨笑着问道。

“我做什么了?”

“还要继续装吗?房子,车子,都是怎么回事?”

“你都知道了?”李嫣的语气有些心虚,但迅速调整了情绪,淡淡说道:“陈阳,我跟你这么多年,吃苦受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最好的青春都给了你,我现在拿点补偿,不过分吧?”

“你早就想和我分开,在一个月之前?为什么不早说?”

“陈阳,请你成熟一点!你难道没感觉到吗?我们不合适!”

“哈哈……哈哈哈!”陈阳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我们在一起五年了,我一没有出轨,二不吃喝嫖赌,甚至连公司应酬,我都和女同事保持距离!无论下班多累,我都赶回家给你做饭!你想要什么,我省吃俭用都给你买!你现在说我们不合适?那之前的感情算什么?都是笑话吗?!”

“陈阳,你就这么自私吗?”李嫣的语气无比冷漠。

“我自私?”陈阳瞪大了眼睛。

“对,你自私!你以为你给我的是我喜欢的吗?你觉得对我好,就是对我好了吗?你根本不懂我!我希望你回家给我做饭吗?我希望你省吃俭用吗?我想让你有本事,有出息!我需要钱,我要过衣食无忧的生活!我不要弟弟结婚了,你连一点点钱都拿不出来!!我不要这样的生活!!”

李嫣说着,声音越发冰冷。

“我的朋友有什么?就说张馨,她什么都不缺!高档衣服,奢侈品,名牌化妆品!我用的都是她剩下的!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我哪点比她差?!就是因为跟了你,这些我都没有了!我的生活一眼就能看到头,都是拜你所赐!!”

陈阳愣愣的拿着手机,他想要说些什么,却觉得语言那么的无力。

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和李嫣的三观差别,竟然是如此的大,大到他无法想象的地步。

“李嫣,你听着。”陈阳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情绪,“所有的一切我都不在乎了,我现在只求你念在夫妻一场的份上,给我三十万,给我妈做手术!这笔钱之后,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你的所有条件我都答应。我可以给你写借条,这笔钱,我也一定会还给你!”

“陈阳,念在夫妻一场的份上,我也劝你一句,别在你妈那继续花钱了,不值得!”

说完这句话,李嫣直接挂断了电话。陈阳再打过去,她已经关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