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的心死了

许久之后,陈阳在病房里醒了过来。

天色已暗,窗外映衬着灯火,陈阳能看到对面楼里,那些生病的人和陪床的亲属。他们还有希望,对家人的爱的希望,和仍然在一起的温暖。

陈阳起身,走到了窗前,久久不语。

他打开窗户朝下看去,楼层很高。

陈阳有恐高症,以前这么站在床边,他会觉得头晕脑胀,全身哆嗦。

但此时此刻,他却觉得这个世界如此的空灵,内心一片宁静与舒爽。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陈阳没有动。

门开了,外面的人明显愣了一下,然后疾步冲到陈阳身后,用力拉住他的胳膊,把他拖离了窗边。

陈阳漠然转头,是张馨。

她穿着一件黑色长裙,极淡的妆容,就像一朵黑色的百合花,安静且深沉。

“陈阳你……你千万别想不开啊……”

张馨怯怯的开口,仿佛自己犯了错一样,声音可怜又哀求。

“我知道你很难过,很痛苦,可是阿姨一定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

陈阳目光没有焦点,仿佛完全没有听到张馨在说什么。

张馨从陈阳的脸上看到了一种绝望,那种绝望到了极点的沉暮,没有任何的留恋。

“陈阳你听我说,孙阿姨都告诉我了,说李嫣拿了做手术的钱……陈阳!”

张馨用力的晃着陈阳,但陈阳毫无反应,就像是个木头人。

她快要哭了:“陈阳你别这样!你别想不开啊!”

“陈阳!”张馨定定的看着陈阳,见他没有反应,脸上露出犹豫神色。

许久之后,她轻轻一咬牙,拿出了手机,打开翻找了一会,举到了陈阳面前。

手机上是一段视频。

视频的画面是在健身房里,李嫣正在做深蹲,她身后站着一个男人做保护,两个人几乎是紧贴在一起,感觉十分暧昧。

那男的高大帅气,体格健壮。而李嫣似乎很享受这个状态,脸色都有些微红。

陈阳目光慢慢汇聚到视频上,露出了一丝疑惑的表情。

他的大脑仿佛宕机了,一连看了三遍,才回过神来。

“这是……什么?”陈阳开口,声音沙哑。

张馨没有回答,她继续在手机里翻找,打开了朋友圈,找出一条给陈阳看。

还是这个男的,在飞机上自拍,底下的配文是:三亚三日游,有美女作陪,人生乐事!

他怀里搂着一个女人,两人神情无比亲密,相拥亲吻。

这个女人,正是李嫣。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男的是谁?!”陈阳眼睛红了,神情变得无比凶狠,一把抓住了张馨的手腕。

“你弄疼我了!”张馨发出一声惨叫。

“说,他是谁!?”陈阳怒吼,没有松手。

张馨眼泪都流出来了,哀求道:“求求你松手,我和你解释……”

陈阳松开手,张馨手腕上留下几道深红色的印痕。

张馨揉着手腕,小心翼翼的说道:“你记得前阵子我说……有个人在追求我吧?他叫赵磊,是赵氏集团的公子哥,有钱多金,有能力有本事。”

赵氏集团?陈阳一怔。

“继续!”

“我没有接受赵磊,后来就不怎么联系了。前阵子我听一个朋友说,赵磊可能和李嫣搞在了一起,我还不信!直到看到了这条朋友圈……”

陈阳握紧了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

“他们是怎么搞在一起的?”

“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在一起的,可能是那次我带着李嫣和赵磊吃饭,两人谈到健身的话题,就互相加了微信……”

陈阳什么都明白了。

他只觉得全身冰冷,如堕冰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怪不得……李嫣的态度会忽然变成这样。怪不得,她会如此干脆的提出离婚,原来,她早就已经移情别恋!

业务泡汤,房子被卖,毫无疑问,都和赵磊有关系。

这对奸夫淫妇,早就设计好,要把自己往死里整!

张馨看着陈阳痛苦的样子,起身走到陈阳身边坐下,顺势靠在了他的身上。

“陈阳,我其实……一直很喜欢你!如果你愿意,我可以……”

张馨姣好的身姿靠着陈阳,一股芬芳扑面而来。

陈阳此刻脑中一片混乱,被背叛的愤怒,耻辱!心碎的悲痛,难过!都在冲击着他的灵魂,让他忍不住想要爆发,想毁灭一切。

他有一股冲动,就这样把李嫣最好的闺蜜推倒,狠狠的报复她。

可是他转念一想,就算自己真这么做了,李嫣会在乎吗?

不!这样不算报复!这种程度,不够!

陈阳摇摇头,将张馨推开了。

张馨看着陈阳,眼神复杂:“你还真是个正人君子?这里没有人,你内心不希望一点安慰吗?你可知道有多少男人,做梦都想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安慰?我不需要安慰!”

陈阳眼中涌出一丝疯狂,声音无比冷漠:“没有任何东西能安慰我!我的心,死了!我要让他们身败名裂,我要让所有人都付出代价,包括赵氏集团在内!”

张馨愣住了,她觉得陈阳疯了,赵氏集团是整个秦海市数一数二的大集团,手眼通天。你有什么本事,能让他们付出代价?

“陈阳,你千万别做冲动的事!”

“冲动?”陈阳冷笑了一下:“是啊,过去的我太冲动了,总觉得生活很简单。以为靠真心和努力,就能换来一切,就能让人对你好!”

“我错了!”

“从今天起,我再也不是过去的那个陈阳。对我好的人,我会对他好。对我不好的人,我要让他下地狱!”

“陈阳,你别这样……我有点害怕!”张馨被陈阳身上莫名涌现的情绪震慑了。

“你走吧,谢谢你告诉我真相。”

“陈阳……”

“我累了,请你离开!”

张馨看了陈阳一会儿,轻轻点了点头,起身走出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