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十套别墅

人事总监看了方梦婕一眼,心中松了一口气,原来和自己没关系啊?

“好的,我马上让她离开!陈总,您还有别的吩咐吗?”人事总监语气极其恭谨,小心翼翼问道。

陈阳摇了摇头:“前台是公司的门面,再招人的时候,要谨慎一些。”

人事总监额头上出汗了,“是陈总!这是我工作失误,请您放心,我一定改正!”

陈阳点点头,看也不看方梦婕一眼,径直向外走去。

人事总监抬起头来,冷冷看着已经彻底傻掉的方梦婕:“收拾东西,明天不用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方梦婕难以置信的低语了一句,声音有了哭腔,“总监,不要开除我好吗?”

人事总监目光中投出一股幸灾乐祸和同情,居高临下问道:“知道刚才那位是谁吗?”

“知道,他是……不,我不知道……”方梦婕彻底凌乱,眼泪都快出来了。

“他是我们的董事长,明白了吗?”

“董事长?!”方梦婕声音都高了三度,张大了嘴巴。

陈阳走到公司门前,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已经停在了那里,旁边站着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精壮青年,神情严峻,满脸锋锐之气。

青年冲着陈阳干净利落的一弯腰,说道:“陈总您好,我叫凌风,是您的专属司机兼保镖。您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吩咐!”

陈阳点了点头,心中轻轻叹息了一声。

这种场面,他过去只在电影里看过。

真像是梦幻一样。

“请问陈总,您现在要去哪?”凌风为陈阳打开了车门,恭敬问道。

陈阳刚要说话,方梦婕已经快步冲了出来,丰满的身材被职业装束缚,跑动时吸引了不少目光的注视。

“陈总!陈总等一下!陈总,姐夫!”

凌风转身,一步跨前,拦住了方梦婕。

陈阳已经坐进了车里,想了想说道:“让她过来吧。”

凌风让开身,方梦婕冲到车前,扶住了车门,弯下身,满脸哀求的看着陈阳。

“姐夫……”

“不要叫我姐夫!”陈阳冷冷说道。

“陈总,我错了!”方梦婕用撒娇的语气,楚楚可怜的看着陈阳,“我很需要这份工作,求求您了,我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陈阳玩味的看着方梦婕:“之前你骂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

方梦婕眼泪流了出来,梨花带雨的看着陈阳:“陈总,我有眼不识泰山,求您原谅!我……您也知道我马上要和李辉结婚了,要是现在被开除,我,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求求您了……”

听到李辉,陈阳脸上露出厌恶之色,脑海中出现了当日他羞辱自己的画面。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方梦婕,一眼不发。

方梦婕不断哀求着陈阳,越靠越近,几乎要坐进车里,贴到陈阳身上了。

一边凌风面无表情,视而不见。

“你想留住这份工作,可以。”陈阳忽然笑了。

方梦婕看见陈阳的笑容,不知为何,忽然打了个寒噤,眼泪顿时止住了。

他从没看见过陈阳这样的神情,里面蕴含着愤怒,还有一丝疯狂。

“今天晚上十点,去希尔顿酒店开个房间,等着我。”

“啊?”方梦婕神情惊讶,没想到陈阳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知道我的手机号,把房间号发给我。”陈阳又冷冷说了一句,伸手将方梦婕往后推,关上了车门。

凌风迅速上车,启动。

“对了。”

陈阳摇下车窗,看着已经完全呆滞的方梦婕,补充道:“带一套有情调的衣服……嗯,工装就不错。”

车窗关上,车子缓缓离开了。

方梦婕看着远去的劳斯莱斯,脸孔刹那间涨的通红,露出羞愤至极的神情。

但紧接着,她的神情就开始犹豫,挣扎,许久之后,竟然露出了一丝笑意。

那笑意妩媚至极,跃跃欲试。

鸿盛集团董事长!

姐夫,你简直就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

陈阳坐在车里,体会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人生体验。

豪车是什么感觉?

仅仅是舒适和有面子吗?

不,豪车真正的作用,是将有钱人和普通人,进行了隔离和划分。

车内很安静,凌风一言不发,而发动机的声音,几乎也听不到。

在这种安静下,陈阳看着车外,看到了许多他没有见过的微妙景象。

车开的并不快,如果是他开着高尔夫的时候,可想而知他会被蛮横的加塞,干净利落的超过。

但此时此刻,大部分行驶的车辆,几乎都和他保持了距离。

即便是超车,也是在确保安全距离的前提下,小心而温柔的超越。

仿佛陈阳的车是一名娇柔的公主,每个人都在小心呵护,生怕磕碰了这朵玫瑰。

这种距离感和谨慎的态度,让陈阳下意识的感觉,自己和车外的芸芸众生,产生了隔离。

他的内心没有突然暴富后的膨胀和不可一世,只有一种平静的叹息。

原来,同样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看到的风景却并不相同。

回到和李嫣共同的家,一进门,陈阳就觉得一阵心寒。

他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被收拾打包,扔在了门口。

原本属于两人共同回忆的东西,全部被扔到了垃圾桶里。

地上散落着撕碎的照片,是他和李嫣的婚纱照,现在只剩下了一半,都是他一个人。

李嫣还没有回来,这显然是她家人来收拾的。

已经如此迫不及待了吗?陈阳眼中闪过一丝寒意,心中再也没有最后一丝对李嫣的念想。

凌风走进屋来,一言不发的将陈阳的东西往楼下搬运。

等陈阳下楼的时候,一辆皮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到了楼下,等在了一边,陈阳的东西都装在了里面,显然是凌风安排的。

“陈总,东西拉到哪去?”凌风问道。

陈阳有些茫然。

他现在已经没家了。

见陈阳的神情,凌风从车上拿下一只公文包,递给了陈阳。

“这是吴老让我给您的,里面是一张银行卡,具体有多少钱我不清楚。还有一张电子房卡和一本房产证,是天虹花园的一套别墅。吴老说您可能暂时不愿意回家,可以先住在那里。您要是不喜欢天虹花园,吴老说在您名下还有十套别墅,分布于秦海市区各处,您可以任选一处。这些都是少爷您的产业,董事长很多年前就为您置办好的。”

陈阳接过那个鼓鼓囊囊的公文包,整个人都呆滞了。

别墅,十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