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一丘之貉

陈阳心中冷笑,都这样了,还要装什么呢?

他轻轻一伸手,揽住了方梦婕的腰身。

“你还不坏吗?婚还没离,就要勾引小舅子的女人,你不是坏蛋谁是?”方梦婕眉眼含情,挑衅的看着陈阳。

陈阳叹了口气:“别人不清楚,你还不知道吗?李嫣骗我害我,离婚也是她提的。至于你……不是我勾引你,是你勾引了我。”

说着,陈阳在方梦婕腰上轻轻捏了一把。

“你讨厌!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方梦婕嘴上说着,却娇嗔一声,顺势靠在了陈阳肩上。

陈阳呵呵一笑:“没勾引我,你穿的这么少干吗?不过,我喜欢!”

方梦婕轻哼了一声,抬起头问道:“阳哥,你会不会觉得我太轻浮了?”

“怎么会呢?”陈阳摇了摇头,“李辉不是好人,你也太单纯了。像你这么好的女孩子,跟了李辉太可惜。”

“可是,你让人家来酒店人家就来了,你会不会看不起人家?男人得到的太容易,就不会珍惜。”

“怎么会!”陈阳心中嗤笑,转头却深情款款的看着方梦婕,“我马上就要和李嫣离婚,你不嫌弃我一个离婚的男人,我一定会珍惜你的。”

“阳哥!”方梦婕抱住了陈阳,闭上眼睛撅起嘴:“吻我!”

陈阳把方梦婕抱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房间里霓虹一片,映衬着窗外的夜色,仿佛深渊注视。

……

许久之后,尘烟散去。

陈阳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支烟,看着天花板。

方梦婕像只羔羊一样蜷缩在他怀里,指尖轻轻摩挲着陈阳胸口。

“阳哥,你要对我负责啊……我现在背叛了李辉,如果你也不要我,那我就……”方梦婕说着,露出楚楚可怜神色。

陈阳转头看向方梦婕,不知为何,只觉得她此时的嘴脸十分恶心。

“你真的想跟我?不怕李辉生气?”

方梦婕撇了撇嘴:“怕他生什么气?他就是个废物!只知道靠姐姐照顾,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哪有阳哥你优秀!每个女人都知道该怎么选!”

陈阳心中冷笑,这种话语,果然和李嫣是一丘之貉。

“你要是真想跟我,就要帮我出气。”

方梦婕炸了眨眼睛:“我?我怎么帮你啊,你这么大个董事长,要对付他们还不简单吗?”

“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你可知道,他们一家人从我手里,至少坑走了一百万。”

方梦婕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这一百万里有五十万,可是李辉给她的财力。

“你别误会,我没有其他意思。”陈阳搂住方梦婕轻声道:“你想过没有,如果你跟了我,李辉给你的五十万,可就没有了。”

“啊?”方梦婕愣了一下,她还真的没想过这点。

“可是……我们还差他那点钱吗?”

我们?

陈阳摇摇头:“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我有一个计划,需要你配合。我们想办法把李嫣坑我的钱要过来,事成之后,这笔钱就是你的。你就算不需要,也可以给你家人。”

“真的吗?”方梦婕顿时来精神了,“真的给我?阳哥你有办法吗?”

陈阳淡淡一笑,趴在方梦婕耳边,悄悄说了些什么。

“这样真的行吗?李辉他……会不会生气了找我的麻烦?”方梦婕心动了,眼中露出了深深的渴望,只是还有些犹豫。

“你是我的女人,他敢找你麻烦?”陈阳脸露不屑,“他们本来就是从我手里骗的钱,要是真敢找你麻烦,我就报警,你觉得他们怕不怕?”

方梦婕兴奋了:“那你说的计划,真的能让李辉把那一百多万都给我吗?”

“他肯定会给你,你放心。”

“阳哥你真棒!”方梦婕娇笑一声,搂住了陈阳,“你是个真男人,有智慧有本事,我好喜欢。”

陈阳顺势翻身,抱住了方梦婕:“让我看看你有多喜欢我!”

屋内旖旎再生,久久不散。

……

第二天早上醒来,方梦婕早已经离开,陈阳吃完早餐下楼的时候,凌风已经开车等在门口,车上坐着刘岚。

两人去秦海最好的公募,挑选了一块风景绝佳的墓地。

回去的路上,陈阳一言不发。

刘岚感受着他的情绪,想了想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办葬礼?我家人也一起来参加……只是大舅三舅那边,可能会有些问题。”

陈阳的养母有兄妹四人,上面有个大哥,叫刘志国,养母排行第二,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刘志强和刘志刚。

刘岚就是小舅刘志刚的女儿,这些年也只有小舅和养母有来往,其他几个人,从养母收养陈阳开始,基本就不见面了。

陈阳摇摇头:“无所谓,我对他们也并不熟悉。至于葬礼……再等几天吧。”

刘岚欲言又止,想说些什么,终究没有开口。

回到鸿盛,刘岚刚刚下车没多久,迎面过来一个人钻进了车内。

陈阳看清了来人,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是张馨。

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修身短裙,背着限量版的GUUCI手包,戴着一副夸张的黑色大边框墨镜。

看起来颇有些名媛的气质,明晃晃的大长腿亮的陈阳有些眼晕。

张馨摘掉墨镜,看着陈阳,眼神中有意外,有惊讶,还有一丝恍然,以及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的?你怎么阴魂不散?”陈阳无语了,他严重怀疑张馨在跟踪自己。

“可以啊陈阳!”张馨拢了拢头发,微微偏头看着他,“想不到你还是个隐藏的富家少爷?你这是唱的哪出啊?这么多年我怎么不知道?你到底骗了多少人啊?”

陈阳一阵无语:“你到底想干什么?张馨,是不是我哪得罪你了,你想整我?”

张馨撅起嘴,神色委屈:“我就是喜欢你而已,你竟然这么想我,我伤心了,你道歉!”

“我道什么歉?你哪凉快去哪玩去,我还有事。”陈阳指指车门,“不送!”

张馨一把抓住陈阳的手指,顺势就要往自己胸口拉:“人家伤心了!你试试,心碎成好几瓣了……”

陈阳一把把手抽出来,伸手捂住额头:“你到底是个什么妖孽!张馨,你能不能说明白,你到底想干什么?”

张馨嘻嘻一笑,看着陈阳说道:“我来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

“赵磊最近在追求齐氏家族的大小姐,号称‘秦海第一美人’的齐诗兰。为了讨她欢心,直接买了一艘游艇,准备在下个月齐诗兰生日的时候,作为礼物送给她。”

陈阳一愣:“齐氏家族?齐诗兰?那李嫣呢?”

张馨唇角微翘:“李嫣是个傻子,赵磊只是和她玩玩而已,等玩够了自然就抛弃了!也就她傻到相信赵磊对她是真爱,放弃掉你这样一个好男人。”

说到这里,张馨深情的看着陈阳:“你有没有认真考虑过,和我在一起?”

陈阳彻底无语了,怎么这家伙和魔怔了似的,三天两头说这种无聊的话。

看见陈阳的样子,张馨嘿嘿一笑:“我可不是开玩笑,你认真考虑一下啊?”

陈阳看着张馨,很认真的摇了摇头:“你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我就当你是个玩笑。如果你不是开玩笑,那我就认真的告诉你,不可能的。我当你是朋友,也只是朋友!”

张馨叹了口气,遗憾的道:“真是难过,你就这么固执吗?”

不待陈阳回答,张馨忽然猛地一扑,措不及防的在陈阳脸上亲了一口,然后飞快的打开车门,跳下了车去。

“拜拜!记得要想我!”张馨笑着跟陈阳招了招手,一甩头发,像小兔子一样跑跑跳跳的离开了。

陈阳看着张馨的背影,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齐诗兰,齐式家族。

有必要找吴伯打听一下,这个家族的底细啊。

张馨离开没多久,陈阳就接到了李嫣的电话。

“陈阳你在哪?东西你已经拿走了,赶紧来,下午去办手续吧。”李嫣语气冷漠,不容置疑。

“不好意思,我下午没时间,得稍微等两天。”陈阳看了一下表,他和私人侦探越好的时间要到了,马上要去见面。

李嫣嗤笑了一声:“别傻了,你拖着有意思吗?我告诉你,我已经对你没有感情了,你别指望我会回心转意。”

陈阳觉得十分荒谬,这个愚蠢又可恶的女人,竟然会这么想?

“你想多了!就冲你和你家人做的事,我对你不可能再有半点留恋。”陈阳淡漠说道:“我和你已经没有任何情分!所以,要去办手续,得看我的时间!不是你说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

“呵呵!”李嫣冷笑:“你就死鸭子嘴硬吧,行!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三天后,不用你说,我肯定和你去。”

“好!我就再给你三天!希望到时候你别再找理由!陈阳,我再说一遍,我们不可能了,你不要心存幻想!”

不等陈阳再说什么,李嫣就挂掉了电话。

陈阳只觉得无比可笑,这个女人已经自大自恋到了疯狂,还以为自己对她念念不忘呢?

不过这样也好,她抱有这种愚蠢的想法,反而更利于自己计划的开展。

车开到了地下车库,一辆改装过的黑色商务车,早已等在了那里。

陈阳下车,上了黑色商务,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其貌不扬的男人正在摆弄身前的一堆仪器。

这个人就是凌风的战友,今年28岁,名叫楚华。

凌风喜欢叫他眼镜,这个人有很强的黑客技术,也是电子侦察、窃听方面的好手。听凌风说,他在部队犯了一点小事才不得不退伍,不然的话,像这样的人才,是不会轻易离开部队的。

看见陈阳上车,楚华笑了笑,将一个笔记本推到了陈阳面前。

“陈总,昨天李嫣和赵磊回来之后,一起吃饭然后去了酒吧,最后入住了君豪。登记用的是两个人的身份证,没有隐瞒。”

打开笔记本后,桌面上有个文件夹,楚华继续说道:“时间比较仓促,查到的东西不太多,但是够用了。这段时间,他们频繁入住酒店,用的都是自己的身份证。至于这个……”

楚华指着一个视频文件,低声道:“这个是昨晚房间里的视频,您要看一下吗?”

陈阳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楚华下车,将陈阳一个人留在了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