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绝对忠心耿耿

马亮也不敢反驳王锐,就是在那哭个不停。屋里众人面面相觑,袁永业看了陈阳一眼,脸色一沉,朝着马亮呵斥道:“哭什么哭!你身为永业的一员,私自打压员工,与重要业务对象发生冲突!你还有脸哭!收拾收拾东西,今天就滚蛋!”

“不要啊袁总!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袁总!”马亮跪在地上,爬过去抱住袁永业的大腿:“这么多年,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上有老下有小,袁总您不能就把我这么开了啊!”

袁永业躲开身,怒声道:“求我有什么用!你得罪了陈总,谁敢留你!”

听到这句话,马亮一个激灵,掉转身躯,又要爬向陈阳。

“别,打住!”陈阳一挥手,看向王锐:“王哥,你觉得该怎么办?”

王锐虽然嘴上调侃马亮,但他毕竟心软善良,看着马亮的样子,也有些于心不忍,犹豫道:“我,我倒是觉得,其实他这样认错也就行了。不过,陈阳,我的意见只是参考,还是得你说了算……”

陈阳微微点头,他看着地上马亮充满哀求的眼神,想了想说道:“这样,马经理,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从今天开始,你来担任王锐的副手,降一级,做副经理。我要你好好帮他,要尽快让他工作进入正轨,你能做到吗?”

马亮松了一口气,心中虽然稍觉难受,但总比被开除好多了,急忙连连点头:“谢谢陈总!我能做到!保证一点问题没有!”

陈阳看向袁永业:“袁总,我这么安排,没问题吧?”

“没问题!当然没问题!”袁永业爽朗的一笑:“陈总,只要您愿意注资永业,别说让马亮当副经理,您让我去当副经理都一点问题没有!”

“袁总说笑了。”陈阳说道,“我这次注资,目的就是想把永业打造成鸿盛的一个核心业务点,袁总也清楚,我毕竟刚到鸿盛接手,很多东西,还需要去重新发展。希望袁总能和我一起,让永业的业绩再上心台阶。”

“明白!”袁永业大喜,陈阳的意思,就是要打造自己班底了。虽然他到现在还是不知道,陈阳为什么成了鸿盛董事长,但这个秘密,对他来说却已经无关紧要。

重要的是把握住这个机会,跟着鸿盛这条大船,让永业也一飞冲天。

“陈总,晚上我来安排,咱们为合作庆祝一下!请陈总一定要赏光!”袁永业已经迫不及待,要和陈阳建立良好的关系。

陈阳摇摇头:“等我们合作事项谈好之后再安排不迟,后续事务,我会让刘岚和袁总谈。”

说到这里,陈阳看了看还跪在地上的马亮,道:“袁总,我有点私事想和马经理谈……”

“明白!”袁永业点点头,朝着王锐挥挥手:“小王,你跟我先出去,让陈总和马经理聊。”

王锐答应一声,跟着袁永业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陈阳和马亮,马亮神情尴尬,站也不是,继续跪着也不是。

“起来吧马经理,我有点事想问你,你知道我想问什么吧?”

马亮如获大赦,挣扎着爬了起来,跪了这么久,他的膝盖都酸了。

“陈总,我明白。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请您放心!”

马亮凑前,小声的说起了唐文耀当日联系他陷害陈阳的经过。

唐文耀当日给马亮打电话,按时这单业务把陈阳踢走,让他来接手,唐文耀可以保证合作能成。但是马亮当时是心存疑虑的,所以唐文耀就告诉他,这背后是赵氏集团公子的意思。

马亮如果能办成这件事,唐文耀还可以帮马亮牵头,和赵氏集团也合作。

甚至唐文耀还暗示马亮,等合适的机会,他可以引荐马亮进入赵氏集团,成为核心管理。待遇和发展,一定会比在永业强。

听完之后,陈阳面无表情,心中却十分疑惑。

赵磊并不喜欢李嫣,要不然也不会打算下个月去讨好齐诗兰。按道理说,他睡了李嫣,本身自己是受害方,为什么赵磊还要把自己往死里整?难道他就不怕自己怒了,鱼死网破?

绿别人这种事,一般都是做的悄无声息,像赵磊这样大张旗鼓,还主动去招惹被绿方的行为,真的是很奇怪。

难道仅凭他是赵氏集团公子哥,他就觉得自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还是这背后有什么隐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唐文耀又联系过你吗?”

马亮点点头:“找过我,他说他打算去赵氏集团,问我有没有兴趣,我没答应!他唐文耀的人脉和关系都很强,他去赵氏集团有好的发展,可我去做什么?事情没办成……”

马亮说到这里,声音低了下去,用哀求的语气说道:“陈总,我真的错了!我真的很想留在永业好好发展,求您给我个机会!”

陈阳沉思了一会儿,看着马亮说道:“你放心,我既然留下你,就不会给你穿小鞋。虽然你降级成了副经理,但鸿盛注资永业之后,永业的规模会扩大。你只要好好干,未来的发展肯定比现在强,懂吗?”

“懂!懂!我一定好好干!”马亮连连点头,揣测着陈阳的心思,小心问道:“陈总,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你继续和唐文耀联系,他有什么新消息就告诉我。另外,我会嘱咐袁总,不要把我是鸿盛董事长的消息说出去,你也要注意保密,顺便告诫一下过去的同事,明白吗?”

“明白!明白!”马亮连声答应,想了想,又道:“陈总,您和赵磊之间……有什么仇怨吗?”

陈阳看了马亮一眼:“不该问的别瞎问。”

“好!好!我不问。”马亮连连点头,又说道:“陈总,上次唐文耀也跟我一样误解了,以为您是去举报他的。他那次跟我问了您的一些消息,可能要想办法报复您,您要多加小心。”

陈阳轻笑了一下:“我不惹他就算他运气好,要是他还敢惹我,那就是自己找死了。我把联系方式给你,有什么情况随时告诉我。”

“是!陈总您放心,我马亮从今天开始,就誓死跟随您!绝对忠心耿耿!”